一只不咬人的狗如何成了恐怖分子

孕峰 2015-11-17 21:27 阅读:5753
摘要:前天在朋友圈看到这一则据说是广为传播的信息。就这么一条一个月的小狗,有锋利的牙,却也知道小心的不让你疼……善,是这个世界的本质。(来自鲍鹏山,拍摄并写在巴黎暴恐袭击日)

前天在朋友圈看到这一则据说是广为传播的信息。

就这么一条一个月的小狗,有锋利的牙,却也知道小心的不让你疼……善,是这个世界的本质。(来自鲍鹏山,拍摄并写在巴黎暴恐袭击日)

我为这条信息点了赞。但很快就从对小狗仔以及这个有善良本质的世界的柔情里抽身出来,问了一个问题。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恐怖分子?他们是从外星球来的吗?

可能只有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才有资格在继续消费对这个世界和这只小狗仔的柔情的同时,还能保持清醒,而不至于迷迷糊糊的爱,迷迷糊糊的恨。

一只刚出生的小狗,天然是善良的。只是这个世界一直都有咬人的疯狗。可能是这只小狗的主人,因为生活的遭遇,或者买到了假奶粉或者被公司裁员了,有了坏脾气,把忿怒发泄到小狗身上。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这样的故事。小狗开始变得狂躁,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某一天就有了要报复的念头。但主人很强大,穿着皮鞋,拿着鞭子,小狗无法报复。有天趁主人不在家,小狗冲上去咬伤了主人家的婴孩。它就是要报复,在它情绪高涨时,它不分辨谁是否无辜,这是它所能抓住的唯一的报复的机会。毕竟,它只是一只小狗,它不是甘地。

一只善良的小狗,就这样成了疯狗。《这个杀手不太冷》和《超体》的编剧和导演法国人吕克贝松,在一次恐怖袭击后写了一封公开信。其中一段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建立在金钱、利益、隔离和种族歧视基础上的社会。在某些郊区,25岁以下青年的失业率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人们仅仅由于你的肤色、你的名字就远离你。警察每天查你10次身份证,大楼的门栏把你隔在门外,没人愿意为你说话。谁会愿意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啊?把一个孩子或一只动物锁起来,几个月不给吃没有关怀,它也会变得暴戾。”

吕克贝松看到的情况,跟这只本有善意的小狗的遭遇是一样的。吕克贝松说到的只是法国国内的情况,若放眼到全世界的各国之间,恐怕还要更加极端。

婴孩是无辜的受害者。但若只是谴责小狗,把它拉出去猎杀,在大街上张贴告示揭露它的疯狂,激发所有人对它的恐惧,激发两个阵营的相互仇视,显然不能根本的解决问题。而这似乎就是大量的媒体在有意无意中用大量的证据确凿的充满各种概念和标签的报道所做的事。有一种谎言,就是只告诉你真实的局部的细节。然后你以为看到了全部,开始有了各种自以为合理的情绪和想法。

不妨忘掉这些被拥有很多知识的人制造出来的概念,就静下来用自己的本能想一想,一个生下来就具有这个世界的善良本质的小孩,是如何成为一个伤害无辜,也不珍惜自己生命的狂徒?那只不忍心咬伤你的小狗,如何成为了一只疯狗?就因为只是单单受到一群人的蛊惑吗?你自己会因为受人引诱而自杀吗?若真如此,最大的可能是你的生活本已充满了屈辱而看不到尽头。

主人家若不改掉自己的脾性,家里即使没了小狗作为施虐的对象,他也会把这股情绪和暴力发泄到其它东西身上,比如邻居,比如亲友,比如同事和老板,比如路上的一只野狗,然后反作用力就会迟早回到他自己身上,以及无辜的婴孩身上。

主人越是强大,越是不受制衡;小狗越是弱小,越是被逼无路;无辜的婴孩受到伤害的可能性就越大。

吕克贝松在那封信里继续说,“我向这个社会的强者、大老板和所有领导呼吁。帮助这些受到侮辱的年轻人,他们只是想融入这个社会,你们却不给他们机会。做善事就是最大的利益。你们想给自己孩子留下什么?钱财吗?为什么不给他们留下一个公平的世界。”

小狗咬伤了婴孩,年轻的狂徒劫持飞机撞上世贸大楼,残杀巴黎大街上的无辜然后自杀,可以称之为弱者暴力。他们施暴,以发泄自己的愤怒,情绪化的无视一切、不惜任何代价的暴力。因为他们是弱者,他们施暴之后往往自己也会毁灭。他们选择承受。弱者暴力会很快引起全世界的声讨和鸡飞狗跳。

主人对小狗的虐待,吕克贝松所说的那个社会体系对弱势人群的欺凌,欧洲人在几百年前登陆北美洲残杀印第安人并把这片土地占为己有,大国对小国的未间断的入侵,可以称之为强者暴力。他们同样施暴,引起的声讨却似乎要小得多。某种程度上,那是在大部分人的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之下。因为他们是强者,制定规则的人。

恐怕,只要强者暴力存在一天,弱者暴力就不会消失。这个世界永远会有着强者和弱者,就算弱者都消失了,强者中的一部分就会立刻变成弱者。当一些人可以不受制衡的虐待另一些人,那只原本带着这个世界善良本质的小狗就会有狗急跳墙的一天。就一直会有无辜的婴儿被伤害。

有人说,要向犹太人学习,用聪明的头脑夺回一切,而不是用AK47。吕克贝松在信里呼吁那些年轻人,“要工作,要学习,用笔而不是AK47。笔的影响力要比枪大1000倍。把握住权力,用规则来游戏。”可你我都知道,我们不是活在乌托邦里,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必然会有一部分人选择AK47而不是笔或者规则,还会有婴孩死在AK47之下。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在用冷冰冰的事实教育这些年轻人相信AK47,而不是相信笔和规则。几十年的经历,这是刻在他们骨头里的东西。让他们放下AK47,可能同让那些强者停止欺凌一样不易。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在朋友圈里祈福当然很好。但显然这不是本质。

我非常不喜欢那些急迫的把恐怖主义贴上某个族群某个宗教的标签的文章。似乎一夜之间,这个世界就变成了正义和邪恶、秩序和暴恐的对垒。这非常适合常人的胃口,我们从小就喜欢在电影和电视里问,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整个世界如此的黑白分明。我们忽然知道了谁是坏人,然后理所当然的把自己当成好人的一类,然后享受着对自己和同类的爱,对远在天边从未谋面的敌人的恨。我们内心深处的戾气忽然包裹上了一层正义的外衣。

世界绝不是如此黑白分明。我清醒的知道这一点。如果是我自己在前几天出现在巴黎的酒吧里被人扫射,我会很有信心的说,我不认为我是无辜的。我小时候杀死过很多蚂蚁,拔掉它们的腿,划燃火柴烤它们。我说过太多谎话。我当面骂过自己的父母,和一位老师。我为泄私愤而写文章骂人。我对一些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我设想过经历了一场灾难,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如果出生在法国的贫民窟,我不确定是不是也会拿起AK47。当然,我也有一些善良的品质。我自问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答案非常肯定,天使在我心里,魔鬼也在我心里。我如此,不知道你是否如此。

上次夺去几十人生命的爆炸案出来后,有过一篇文章,回答这个事故究竟是如何发生的。银行家们操纵股市骗老百姓的血汗钱,农民们用化学肥料甚至毒素催熟猪卖给城里人,记者们拿了红包就夸大其词哄哄读者,老师们在学校课堂上不好好上课反倒让学生们另外交钱上补习班,游戏公司吸引玩家到游戏里来烧杀抢夺和赌博。你骗我,我骗你,你毒我,我毒你。然后,忽然有一天爆炸就发生了,几十条命就没了。忽然有一天,那只小狗咬伤了我们的婴孩。

我们却以为这些事故与己无关,然后对那些失职的人充满愤怒,越发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一边悲天悯人,一边继续做着自己那些牟利图名的勾当。我们没有亲自扣动扳机或者引爆炸药。但我们每天都在为这个狂躁的氛围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那只无形的手,一直长在每个人的身上。

我相信,只要做好当下这份工作,尽好当下这份责任,不掺假,不掺水,不少斤缺两,不以次充好,不挂羊头卖狗肉,不滥泄情绪,不恃强凌弱。这个世界上就会少一个屈辱的青年,少一只愤怒的小狗,我们的头上被恐怖分子撞上一枪的几率就会小一分。答案不在远方,答案就在此处。答案不在概念,答案就在我心。

你若对这个物质的世界有远大的梦想或执着的野心,那你能做到这一点的难度就难以避免的非常的大。一旦对这个物质世界产生了欲望,你就需要很多的伙伴,有了很多的利益的关联,有了更大的所谓“责任”。在这样一个盘根错节、密不透风的现实世界里,你很难改变他们,你可能要做些妥协。掺假,掺水,说谎,隐瞒,少斤缺两,以次充好,挂羊头卖狗肉,情绪的发泄。多少会做一点,然后越做越多。

化解自己的欲望,可能是最看得见摸得着、最现实的一个答案。有一间房遮蔽风雨,有一日三餐果腹,看着流云繁星,如此就好。你想得到的越多,要做的就越多,被现实之恢恢大网束缚住的可能性就越大。

洁身自好。

清淡自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