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荆州:窥中国之政,非其主不能守

周海滨 2014-12-20 17:50 阅读:2.4万
摘要:2014“寰行中国”•中国文化之旅系列第6篇文章,“探奇巴楚”Day1,荆州。

绣针锁龙凤,楚绣在荆州。

三千年的岁月在手起针落间慢慢积淀。

——文化寻访•荆州

周海滨_文  Buick_图

别克•中国文化之旅_行走支持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从武汉启程,迅疾驶来,与1200多年前的李白一样,千里江陵,快意荆州,继而恩施、广安、阆中,直指成都。这也是一段流丽飘逸,惊世骇俗,美轮美奂,但又不假雕琢,随心所欲,自然天成的美丽旅程。

一句“大意失荆州”,让荆州早已植入中国人的心中。荆州古城,外中内依次是水城、砖城和土城,其古朴典雅的古城门,见证了太多的战火烽烟。然而,公元208年赤壁之战后,荆州一分为魏荆州、蜀荆州和吴荆州。吴荆州治所在荆州,南郡太守周瑜亲自坐镇。魏荆州和蜀荆州分别治于河南南阳和湖南汉寿。因而,荆州为世人所淆,此荆州非彼荆州。

荆州城固。据说,为防止城基下陷,洪水泛城,右城脚条石缝中浇灌了糯米浆。

此处占尽地利之望。荆州城池“东望武昌云历历,西连巫峡路悠悠”。《三国演义》里,诸葛孔明曰:“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地,非其主不能守;是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

如今的荆州古城,三国遗迹遍布。荆州古城墙,就是活生生的三国遗迹。小东门是刘备迎娶孙夫人之处,吕蒙破荆州欲杀关羽从此门水路潜入。

《通典》载关羽筑荆州城,始见于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关羽北攻襄樊,闻荆州城为吕蒙所袭,叹道:“此城吾所筑,不可攻也。”

没有当年关羽筑荆州城墙,也就没有晋、隋、唐、宋、元、明、清的荆州城墙。行走在荆州古城,仿佛看到了关羽、张飞、周瑜、鲁肃在荆州沙场的金戈铁马,也仿佛目睹了曹操、诸葛亮、刘备、孙权等人在荆州故城的运筹帷幄。

在荆州,有关羽曾松甲的松甲山,曾卸甲的卸甲山,曾掷甲的掷甲山,有关羽赤兔马刨出的“马跑泉”,有纪念关圣帝驻军处的偃月城。马跑泉所在的八岭山上,还有落帽冢、安民冢等与关羽有关的景物。

在这里大谈三国荆州,其实是对荆州绵长文化的肤浅认知。其实,荆州是楚文化的发轫之地,二十代楚王定都于此,屈原、伍子胥、岑参、文学“三袁”等都由此入世。

成就春秋霸业的楚庄王熊侣,一鸣惊人,堪称“敢为”之君。他是创“县”先驱,后为秦郡县制所仿。庄王少年即位,面临朝政混乱,貌似三年不理朝政,实则暗度陈仓,带领荆楚将士饮马黄河,完成祖先“窥中国之政”的夙愿。正如他的名言:“三年不飞,飞将冲天;三年不鸣,鸣将惊人。”熊侣曾两次伐宋,让宋臣服,继而鲁、郑、陈俯首。

公元前591年,在位22年的庄王病重离世,传位共王。楚共王晚年,晋悼公声势滔天,霸权旁落。此后,楚灵王身死人手,楚平王奸逆当权,楚昭王几为吴灭。

庄王已去,人亡霸灭。一如荆州,湮没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不过,楚国鼎盛时的400余年,国都位于郢(即荆州),荆州的历史也因楚而具荣光,其地楚辞,也领风气之先,开创了文学新样式,骚体影响至今不绝。同时,楚绣也在荆州凤凰涅槃起来。

离开古城,回望处,砖城逶迤挺拔,该向中国最完美古城垣,暂别了。

2014630写于恩施

附:荆州博物馆

荆州作为古时兵家要地,荆州博物馆内的收藏自然及其丰富。其中以石家河文化的玉器和陶塑动物、楚和汉的漆木器、丝织品最具特色。它们汇集了历史文物的精华,展示了自远古至西汉本地区的历史变迁及多姿多彩的人文风情。褐玉覆面:玉器馆中的镇馆之宝,已发现的先秦玉覆面一般为若干块薄片玉器连缀而成,象这样用一块整玉制成的覆面,目前仅此这一件,楚人巧夺天工的手艺展露无遗。

夹纻胎漆盘:分量很轻拿在手上几乎没有感觉,盘子的纹饰叫做反转图,由2000多年前的楚人手工绘制而成,无论在哪一个角度看它都是对称的,充分展现了楚人敢为的创新精神。

荆州古城墙

始建于春秋战国时期,曾是楚国的官船码头和渚宫,后成为江陵县治所,出现了最初的城廓。经过三百五十年的风雨,现存的古城墙大部分为明末清初建筑。砖城逶迤挺拔,完整而又坚固,与当地人敢为的精神气不无关系。荆州古城墙也是我国迄今保存最完好的一座古城墙。

穿过宽阔的城门洞,沿着斑驳的城墙往东走,就到了寅宾门。这里有一个奇特的设计,每座城门均有“双保险”,前后两道门,二门之间建有瓮城,以便“瓮中捉鳖”,致攻城之敌于死地。

荆州楚绣

楚绣,作为一种用彩线刺绣的绘画艺术,在2300多年前的楚国都城便有“绣衣而豹裘者”的记载。刺绣人以普通的绢、锦等丝织品为绣地,在平整的丝织物面上勾画出花纹图案,再调配上棕色、深棕、橘红、朱红、金黄、黄绿等十多种绣线,以锁绣、辫绣、嵌绣、满绣等多种刺绣技法,借助自己对色彩和图像的艺术理解。

楚绣最基本的针法为锁绣针法,针脚整齐、掺色轻柔、虚实合度、变化丰富、具有浓郁的楚文化浪漫主义色彩。

寰行中国第七站《恩施:一场盛大的馈赠》预告:

2014“寰行中国”别克•中国文化之旅前往恩施土司城、恩施大峡谷,一起探寻土司文化和毕兹卡文明的神秘面纱和大自然的瑰丽。

寰行中国系列:

寰行中国1|上海:老建筑温热旧时光

随着租界的崛起和繁荣,上海城变得边缘而没落,成为闭塞、落后的象征。虽然守旧闻人认为祖宗留下之物不可动,但是拆城被历史洪流裹挟,不可避免。

寰行中国2|宣城:一张宣纸的"诞生"

有唐以来,那些选择在宣纸上挥洒传承的艺术翘楚,不惧怕束之高阁、不畏惧辗转流离,走向了时间的深处。那不蛀不腐、白如冰雪的宣纸,以纸寿千年的勇气,走出了这座徽州之城,在1500多年里,或轻柔或疾愤地记录着属于这个国家的记忆。

寰行中国3|安庆:一城一曲一沉浮

“闻黄梅飘香,叹皖韵悠长。一城一曲,如诗如画。”黄梅戏是一朵清香的蔷薇,永不沾水的荷叶,温柔了安庆的岁月,也舒展了人们的心。

寰行中国4|景德镇:不息的千年窑火

寰行中国5|昙华林:小巷深处多徘徊

景德镇的城市深处,件件瓷器在窑火里出落的白如玉、粉如颊,而艺人的双手却垂垂老矣。

如果,我能停留,我愿意选择在这个温柔阳光的下午,坐在咖啡店里,看着墙上的明信片,守着门口轻盈而过的少女,惬意而赏心地去虚度光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4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