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杀专车的符号意义

马印杰 2015-08-15 23:49 阅读:296
摘要:本文为原创,于三周前首发于公众号“互加”(hujiatech)。因百家号刚刚审核通过,故搬迁姗姗来迟。

7月19日,上海新闻晨报在头版弄了一篇主标题为“上海启动大规模整治非法客运‘专车’”的文章,称上海相关部门一旦查实私家车的专车行为,除了巨额罚款、扣驾照外,还要通知专车司机的供职单位或所在街道。

罚款1万元,扣驾照3到6个月,这是早有的恐吓内容,简单说就是罚死你、扣死你,不信你不怕怕。通知供职单位或所在街道则是新提法,但这套路我们并不陌生,这是小时候老师对付学生的惯用手段:让家长颜面无光,学生由于对家长恐惧而选择向老师俯首认错。罚款、扣驾照是直接恐吓,通知“家长”是间接恐吓,相关部门的同志们小学没白上。

专车从诞生那一天起就争议不断,争议点主要是这么几个方面:

1、对城市原有出租车体系的剧烈冲击,除了既得利益者强烈抗拒外,也有人担心因此引发的失业、群体冲突等一系列公共问题;

2、专车的去中心化特征,将一定程度上瓦解政府部门的相关管理职能和相关利益,政府不乐意;

3、所谓的安全问题。

即便有争议,但考虑到这一创新经济模式的独特魅力、受大众欢迎程度,以及未来对人类社会和经济发展不可预估的推动作用,各国政府都采取审慎态度对待专车。

以发达国家中对待Uber相对严厉的德国来说,德国对uber采取了一定制裁措施,但并非全面封杀,只是禁止uber在德国提供UberPop服务,即没有出租车牌照的私家车载客服务。从这一点上来说,德国法官的判断与中国相关部门官员的判断并无二致。但是请注意,第一,德国法院的裁决以及与其类似的法国法院裁决都非最终裁决,uber可以就此进行上诉;第二,如果私家车司机申请了出租车牌照或加入了uber自有司机队伍,那么就可以正大光明地使用uber经营其Uber Taxi或Uber Black业务。在德国和法国,营业性小客车经营权不会被个别既得利益者垄断,uber可以花钱建立自己的合法车队,普通人也可以花钱办理出租车牌照。(这一部分论述来自媒体报道,本人并未到德国、法国实地考察)

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在于,在发达国家,对uber的禁令都由当地法院依据相关法律作出裁决。但在中国,通常先由官媒发出恐吓、栽赃并挑起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再由相关部门牵头钓鱼,再由官媒配合背书,最后由相关部门出台个什么规定。

也正是由于缺少相关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专车在中国其实是比较幸福的,经历了野蛮生长,专车在中国的规模和影响力在全世界范围内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而且还诞生了快滴这样的独角兽公司。

但是随着北京、广州、杭州,以及上海等城市地方当局对待专车态度的明朗化和不择手段的打击,中国的专车市场格局可能会发生较大变化。由于份子钱的缘故,一线城市出租车营运权向私家车开放几无可能,哪怕是有偿开放。指望政府联合专车平台通过管理手段解决安全性等问题,并赋予私家专车司机合法运营身份更是想都不用想。那么就看专车平台是否有机会大规模建立自营车队,即同现有的出租车公司展开正面竞争。如果这也没机会(尤其是uber这样的外来和尚),那么专车在中国可能就名存实亡了。

据吴晓波描述,创办了第一个中国农民城却又被官方人士不断“追杀”的温州龙港镇镇长陈定模曾经说:“一切改革都是从违法开始的”。无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倒卖小商品、还是今天的互联网金融,莫不是从雷区摸爬滚打过来或是正在摸爬滚打中。说白了,与社会进步相伴而生的,正是利益格局的重新分配。

从造势规模来看,上海要建设国际科创中心的决心非常大,上海非常想在飞速发展的互联网+和工业4.0时代打一场翻身仗。但正如此前一些质疑上海创新、创业环境不佳的观点认为,上海的硬件实力很强格局很大、国际化的壳子十分靓丽,但上海骨子里有保守的基因,就连查办专车这件事都办得相对猥琐。多年前上海相关部门钓鱼执法并分赃巨额罚款的新闻曾在全国范围内引发热议,如今故技重施的同时,还想出了通知“家长”这一招。相比而言,广州当局的做法虽然反弹之声强烈,但起码做得比较坦荡。

私家车通过专车平台开展经营活动,的确涉嫌非法经营(其实我也不知道非了哪部哪章哪条)。但是决策部门应该注意到:

1、私家专车与过去路边揽客的黑车有本质区别,不仅仅是乘客体验上的巨大差异,官方如果笼统地将专车定义为黑车无异于耍流氓;

2、整天嚷嚷着依法治国,需要通过法律和司法解决问题的时候,却总是用猥琐的行政手段代替,法很没存在感;

3、既不开放出租车经营权,又不赋予专车合法经营权,真心不要脸;

专车能有今天的繁荣局面和受欢迎程度,这是市场选择的结果,是社会有机体自我调节的呈现。对此,官方理应有清醒的认识和反思。能否坦诚分析其背后深刻的原因并作出勇敢的决断,这考验当局的执政智慧,很多问题,不要总是留给下一代。至于上海交通执法部门的龌龊行为,我只能说,你们生怕别人不知道上海的出租车市场被哪些家族垄断着。

回到新闻晨报的新闻,记者在文中有这样的述评,“一旦市场主导权由资本方掌控,利益趋导必将代替客运行业的公益性质,客运市场的安全保障、服务质量等势必下滑,不利于本市客运市场健康可持续发展。”多么熟悉的措辞,你跟我说说出租车啥时候变公益性质了?呵。

2014年元旦,新闻晚报结束了运营。不远的将来,会有更多报纸会变成回忆。历史潮流滚滚向前,但愿你能澎湃如昨。

(注:本文作者不是专车司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