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K CEO常程:做手机就是做自己

陈中 2015-07-15 10:37 阅读:1468
摘要:全中国最聪明的人都在做手机。

从G7高速上地出口出来大概2公里,便可以看到ZUK树立在办公楼上的标识zuk.com,其实我感觉常程应该把这个标识再做得好玩一点。

在常程火线上任ZUKCEO的第一次媒体见面会上,这个集微博大号、首席客服、技术宅为一身的CEO对着满屋子的媒体记者说,大家仔细看ZUK,想象一下K这个尾巴,这其实是一只猪在飞。

记者们会心一笑,常程这分明是想把ZUK比喻成一只飞在风口的猪。所以当我看到楼顶的zuk.com时,突然想到这个标识要是换成zuk猪会更带感。

办公楼门口还挂着很多幅“简单点”的条幅,常程似乎想给做ZUK的团队传达一种理念,别把手机做复杂了。

不过第一次见面会真是昏昏欲睡,面对每一个提问,常程几乎都是这个保密,那个过几天你就知道了,还有现在还不能说,这个不好说。

ZUK是什么?

ZUK的第一款手机Z1很快会发布,所以,ZUK是一个手机品牌。

ZUK的第一款操作系统ZUI已经在6月29日发布。常程强调,系统、软件与服务比硬件更重要。

手机市场绝对的竞争红海,外有苹果三星,内有小米魅族vivo与中华酷联,ZUK怎么玩才有机会呢?

常程说,在外人看来是红海,在他看来是蓝海。

在ZUK的办公室里挂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从fuck到luck,还有XX天。我问这是什么意思,常程说,这是一个倒计时,做手机太累了,每天都被fuck,但fuck完了就该luck了。

常程的办公室里有很多法拉利的车模,电脑屏保也是法拉利,足以看出他对法拉利的热爱。

常程说他每天只发一条微博,一些感悟,一些碎片,绝大部分外人看不懂,只有内部的人将一个时期内的微博连起来后可能知道他在说什么。他还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和用户的沟通和交流上,有数个QQ群,事必躬亲的回复每一个微博提问。

“每天5点到9点是我的微博时间,这可能是用户们和我保持密切互动的重要原因,因为看起来有一个像CEO的人在亲自回复,而不是微博里的代号。我也很喜欢和他们互动,甚至我会把工程机的图片发给他们,也会让他们试用。”常程说。

“难道你不怕他们提前侧漏ZUK的信息?”

“不会,这是基于双方的信任关系,我有这个把握。”

“但当你有一百个人的时候你不能控制一百个人的行为。”我继续追问。

“对我来说我先选择信任,互联网本来就是这样,你信别人,别人才能信你。”

“那看起来现在还好,还没看到所谓的谍照出来。”

“对啊,真机他们都看过了,所以你选择信任你会得到比你想的多的多的东西。”

不过我倒是建议在粉丝里埋点自己人啊,把一些谍照啥的侧漏出去。

目前微博还是常程的主阵地,每天早上发,周末休息。周一到周五5点到9点,剩下的时间是回,9点以后不回,只要9点前评论的肯定回。

“这是强迫的议程设置吗?”

“不是,习惯了。第一波粉丝实际是在微博上认识的,他们投诉这个投诉那个,实际他们找不着人,我们那时候在网上挂了一个号,后来转到QQ,因为沟通起来更方便,更实时一些。”

“看起来你之前和用户一直走的比较近,是不是这也是突然被任命做CEO的一个优势?”

“是之一吧,我在网上还比较活跃。”

“现在离用户近的人会更有优势一些。”

“很多别的粉丝原来追我,我大概是这些大V里面唯一还回复他们的,其他不待回复的,他们感觉终于碰一个活的,每天跟你聊聊。”

“你在微信上面有什么行为,除了在微信群里面?”

“我觉得微信还行,至少现在用起来还是蛮好。从运营上来说,特别从内容来说微信更厉害,还是内容,微博就是太杂了,我很讨厌微信里灌鸡汤。”

我问他,各家手机都为自己的用户和产品贴了标签,比如小米最开始发烧友,vivo贴音乐手机,那ZUK给自己贴什么标签?

“重度用户。”常程说,“这跟发烧友的概念还不太一样,发烧友我理解是顶尖上的,他们可能自己玩,花很多时间在手机上面。”

更多的问题请见下面,对答很简短,我就进行对话呈现,从对话中你可以判断判断他对一些事情的看法。

陈中:现在手机行业是什么生态?

常程:今年这种感觉跟当年做台式机笔记本很像,当年台式机最开始也是双核四核八核,升到八核升不动了,再往上面用户无感。再回来升CPU,四核、八核,用户又无感。手机也是这个感觉,硬件发展很快,很快透支完了。三星将来发展可能在别的地方,单靠硬件很难,S6做得很好,但是六千块钱售价会难一点,不足以让他重回巅峰。

陈中:用户是否对硬件无感了?

常程:硬件做到今天很难做出很大的差异,真是很难了。包括苹果我有同样的担心,苹果这拨的起是因为从4.7上到5.5,对大屏的需求,特别在亚太绝对是刚需,小女生在香港特明显,原来都是三星NOTE的用户,让它把这一波都撺掇走了。下一波其实还是一个问题,在我们看也是一样4.7到5.5最好的一个区间了,把这个用户覆盖掉,下一波也是一个问题。

陈中:你愿意做一个大多数人用但是不一定酷的东西还是愿意做一个一提到就很酷的东西?

常程:第二个。当然也不叫酷,至少把自己的性格充分表达出来。能听的懂的最简单的好看还是不好看。

陈中:好看指硬件还是里面的功能UI?

常程:UI。比如看着好不好看。

陈中:锤子不一直在说UI?

常程:不管苹果也好,大家选择方向不一样,方向不重要,关键是用户喜欢。苹果我自己换主题的。现在很多其它品牌包括三星手机用户是刷了米UI,一样的逻辑,为什么刷米UI,从厂商来说UI对它来说就是入口。其实跟我们做手机一样,我觉得成功的人当然有成功的地方,他们过去成功的地方也许是今天我们可以有机会去进去搏一下的。

陈中:拼硬件?

常程:硬件还是要拼的。

陈中:核心把里面的东西体验和交互做的很好。

常程:对。硬件还是要拼的,硬件没有其它没有。

陈中:主要依赖自己出硬件?

常程:对。

陈中:听起来有点像小米的路子?

常程:我们比小米机器少很多。

陈中:迷你版小米?

常程:不完全是。我们跟小米不一样,小米到今天说起小米比如跟粉丝聊天,他们更多记起红米,999。

陈中:可能是因为粉丝适合这个价位?

常程:没有,到今天为止小米这个记录,销量份额是第一还是第二,更多的是下面他想多卖,499的机器卖的多,999机器卖好多,实际上这样的机器我们不会做的。

陈中:做得高一些?

常程:我们认为硬件是有一个入门门槛,如果从体验来说,跟车一样,比如你玩车一定有一定的门槛,不是什么车都能玩。小米到今天这个门槛太低了,低到原来叫发烧,499的机器发烧吗?它出来时的形象和定位和今天实际上有很大的差异,这是我们要吸取的教训。我们一年只出一到两款机器,等我们发布会就知道了,我们都会用最好的东西,不会在硬件上面做任何妥协。我们想给用户的一个理念,你买我们的机器未来一到两年不用着急换机器,绝对够。

陈中:你很自信。

常程:这是必须的,做机这么多年这点自信是必须有的。这是我们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陈中:你对第一款手机的预期有吗?

常程:当然有了。

陈中:量级呢?

常程:上百万。现在重要的几家都发完了,华为的、魅族的,老周都没发,至少从我们拿到的信息来看还是挺有信心的。

陈中:老周最近被三角恋搞了,他在朋友圈说要fuck回去呢。

常程:老江湖不应该这样。

陈中:中国最聪明的人都在手机,你会不会亚历山大?

常程:我们内部开玩笑,联想洗了PC全球的,外国人搞不过我们,但是手机很难,手机全是中国人,中国最聪明的人都在做手机,雷军、周鸿掉、贾跃亭,全中国最聪明的人都在做手机,这个行当包括华为,将来外国人没戏,现在就剩三星跟苹果了,HTC看今天的财报挂了。手机这个市场有可能都是中国的。

陈中:你们会引入外界资本吗?

常程:会。

陈中:现在在做这样的接触吗?

常程:有。都会有,财务投资人战略投资人都会有。

陈中:都有谁,还是仍然不能说?

常程:你现在知道的BAT这些我们都有接触。玩手机没资本不可能,现在玩的好的雷军不说了,魅族拿了阿里的钱,老周也一样,带钱进去的,没钱肯定这行玩不了。钱还是需要的,做软件不需要多少钱,做硬件真的是得钱,硬成本。老罗也是一样,没钱不行。

陈中:你觉得你们失败的机会有多少?给自己多大这样的概率?

常程:我觉得今天跟你坐这儿谈话,我们真是用创业公司的心态,对创业公司来说失败是常态,很正常,OK,成功反而是意外,无所谓。试,这个东西你不知道什么东西试对了,还要跟外面大的环境匹配上,是不是逮住一个大的机会。首先心态得好,我现在心态就很好,做手机就是做自己。

陈中是WeMedia新媒体集团CMO,WeMedia自媒体联盟发起人之一,专注互联网观察。微信公众号:pipapong。

只讲故事,不讲道理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