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停止清理同性恋视频,可同性恋内容真能获得“免死金牌”吗?

航通社 2018-04-16 12:24 阅读:5.6万
摘要:本文为“航通社”(ID:lifeissohappy)百家号约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4月13日,新浪微博称根据《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进行为期三个月的集中清理行动。被清理的对象包括“同性恋题材的

本文为“航通社”(ID:lifeissohappy)百家号约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4月13日,新浪微博称根据《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进行为期三个月的集中清理行动。被清理的对象包括“同性恋题材的漫画及短视频内容”、“包含腐、基、耽美、本子的内容”。据官方称,目前已经有多个宅腐类账号被关闭,五万多条内容被清理。 4月14日凌晨,定位为“中国首个公益性质同志资讯微博”的 @同志之声 表示“因不可抗力将无限期暂停工作”。@同志之声 在新浪微博拥有23万粉丝。

事件曝光之后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讨论,甚至在昨天《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文章,及时为喧哗的舆论降温。文章写道:

“对不同性倾向的尊重与保护,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着社会的文明程度……性倾向,在本质上是一种个人权利,只要不妨碍他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同性恋者在性倾向上是少数群体,保护少数人的权利,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必然。从情感上,各人对同性恋的接受度可以不同;但是从理智上,尊重他人的性倾向却应该是共识。”

新浪微博今日发公告称,本次游戏动漫清理不再针对同性恋内容,而主要是清理涉黄,暴力血腥题材内容。感谢大家的讨论和建议。

新浪微博进行本次内容调整,很明显是因为自己感受到的政策压力。那么,在《人民日报》发出新的声音之后,是否意味着微博对政策的理解有偏差?在微博上发起的这一轮对同性恋内容的清理行动,会否因此发生转变?

事件为什么如此引人关注?

促使新浪微博做出此番清理同性恋题材内容行动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首先是,新闻客户端以及其他资讯类产品,最近被查处力度明显加大。今日头条被迫永久关停内涵段子App,主程序在应用商店下架三周,火山小视频下架一周。如此严厉的处罚是近几年来少见的,因此其他平台必然唇亡齿寒,要开展比官方规定更严格的自查自纠行动。

其次是,在新浪微博存在非常多的同性恋题材内容。这是新浪微博传统上的其中一个强势项目。在过去一年整治力度明显加大之前,人们可以在新浪微博看到关于同性恋的多种内容,一部分是现实当中的同性恋群体生活、交友以及维护自身权益,如本次被停止更新的 @同志之声 。另一部分则是同性恋题材的文学艺术作品,如本次点名的“包含腐、基、耽美、本子的内容”。它们和Cosplay、同人作品等共同构成微博上二次元群体的聚集。

当包括耽美、基、腐等题材在内的同性恋内容,成为微博相对于其他UGC平台比较突出的一个特点的时候,将这个特点重点拎出来说也就不足为奇。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即使同性恋内容在微博中出现,相对于在其他平台可能更显着,也只不过是包罗万象的新浪微博内容的其中一小部分。

那么,为什么对同性恋内容加以整顿,会引发一波比较大的反对声浪呢?相对而言,在同一个整治行动当中的其他内容,并没有获得和同性恋内容同样力度的讨论。

合乎逻辑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同性恋者真的很多。他们就在我们身边,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而已。

众多研究显示,同性恋群体在社会当中并非珍稀品种,而是相当普遍。其占全体人口的比率有1-2%,3-5%,4-6%等多种说法。但不管有多少种猜测,在比率乘以13亿人口之后,这个群体总数就会变成数千万的天文数字。

2016年5月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性少数群体仅有5%愿意完全公开“出柜”。在已婚的性少数者中,有13.2%选择缔结“形婚”,还有84.1%服从于社会压力,最终仍与异性恋配偶结婚。由此制造的“同妻/同夫”群体造成了进一步的社会问题。

《中国性科学》杂志2017年2月刊文称,由于“非正统”的性倾向而遭受的歧视,以及压抑的社会环境,相比于异性恋群体,同性恋群体出现心理问题的比例更大,29.88%的性少数人群有抑郁倾向。性少数青少年和成人的抑郁高风险比例分别是全国样本比例的3倍和4倍。同时,他们又不擅长或者不敢求助,仅有7.02%接受过心理服务。

对于总数估计几千万的中国同性恋群体来说,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禁止他们所有人发出声音,也可以命令一部分人永久不准开口。但是想要永远禁止他们所有人说话,是不可能做到的。

同性恋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

同性恋是人类多种正常的性取向其中之一,同性恋者能正常生活、学习和工作。在中国,同性恋在法律层面已经不是病,更不是犯罪。

中国对同性恋的非病化,源自2001年《中国精神疾病障碍与诊断标准第3版》将同性恋和双性恋从精神疾病当中删除。2014年,在一起企图“矫正”同性恋者的争议案件中,海淀法院在判决书中表明“同性恋不是精神疾病,不需要被治疗”。

至于非罪化的标志性事件,则主要是1997年刑法修订之后“流氓罪”被拆分废除。虽然该罪并非专为同性恋而设立,但是在70到80年代的实际法律操作中,却常常被用来针对双方自愿,没有强迫的男同性恋者定罪,是一种不得人心的“口袋罪”。

中国古代并没有专门针对同性恋者的污名化传统,近代中国在引入西方法律体系,来制定中国自己的法律制度同时,也引入了针对同性恋的一些歧视性罪名,尽管这些罪名与西方国家的宗教背景密切相关。此后经历的一段全社会整齐划一、消灭个性的时代,让同性恋被视为“离经叛道”,是当今一部分“恐同”者的思想起源。

经过世界各国的科学研究、社会调查,以及同性恋者在不同国家工作、生活与学习的实践,同性恋者不具有社会危害性,并且是正常的性取向的判断,已经成为一种符合当今科学认知的判断,应该成为全社会的共识。而《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同样指出了这一点。

更重要的是,在中国庞大人口基数下成长起来的原本隐秘的同性恋群体,越发不能容忍自己的声音被忽视和压制。当他们开始站出来维护权益的时候,当然会成为社会保持和谐稳定的重大挑战。而由此引发的“形婚”配偶问题、同性恋者心理问题等并发症,进一步加大了社会稳定运行的风险。

即使从安抚民心的角度看,让同性恋群体走到阳光下也是有必要的。正如《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委婉提到的,“不能因急而生错,眉毛胡子一把抓”,否则“难免会引来舆论的焦虑”。

微博方面的理解错了吗?

在刚刚过去的一轮针对短视频及新闻客户端的整治行动中,并没有明确的波及新浪微博。微博上一次遭受整治是在今年年初,微博热搜榜功能被暂停一周。在整顿之后,微博热搜榜大量删除了之前的明星动向类内容,转而有了一些反映新时代特色的置顶内容。

只是暂停一项功能,跟整个应用暂时下架甚至永久关停相比,当然是非常轻微的处罚。但也正因为这一次预先警告,使得微博必须不打折扣,甚至留出一些提前量来执行上级的规定。那么,微博的上级是《人民日报》吗?恐怕不是。

从每年都在常规进行的“扫黄打非”活动来看,相关执法部门对同性恋的接受度,远没有社会的其他部分那么高。

2017年底,“某拥有10万+粉丝的网文作家”因非法出版、售卖作品,涉嫌非法经营罪,遭武汉警方刑事拘留。经网友确认,该作者是在晋江上连载耽美小说的“深海先生”,而举报者疑似是与其有利益纠纷的同行。

此前,耽美创作仍被认为在阳光下有一定的生存空间。作家青罗扇子的小说《重生之名流巨星》在2011年出版,而大风刮过的《桃花债》在2016年出版。但到了“深海先生”被查的时候,武汉警方对上海电视台(看看新闻)记者表示:“她的小说为了迎合部分读者的喜好,有大量低俗的内容,不可能通过正规渠道出版”。

由此可见,到底是以“扫黄”还是“打非”为理由查处“深海先生”对案情并不重要,因为作者已经不可能“合法出版”。

从2012年河南“耽美小说网”被查封开始,政策始终具有一贯性,说明以男同性恋描述为代表的同性恋题材文学,一直是被新闻出版部门区别对待的。

“扫黄打非”对耽美等同性恋题材小说查处,主要因素不是同性恋,而是色情描写。查处本身是正当的。但是,新闻报道和官方通报中用词“小说里涉及同性恋、恋童等内容”,似乎是官方在可自由裁量时从严处罚的依据。

这正是《人民日报》文章所言:“把同性恋内容与涉黄的、血腥暴力的内容相提并论,把同性恋视为性侵犯、性暴力一类的非正常性关系,难免会引来舆论的焦虑。”

即使《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和各界有识之士大力普及相关知识,但网站管理者不是对这些媒体负责,更不用对社会舆论负责。

现在,我们有几个可能永远无法解答的问题:

——新浪微博点名查封同性恋内容,是真的反应过度,还是反应并未过度?

——《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是仅仅代表了作者本人观点,还是其他?

——如果新浪整改后依然遭受下架或其他处罚,是因为自作主张引发恐慌,还是做的力度还嫌不够?

——如果同性恋内容此后有机会重新上线,是各方博弈出了新结果,还是我们都在虚惊一场?

但有一个问题是最好解答的:

不管是怎样的原因和结果,整个过程中最不被重视的和最不值得重视的,就是普通网民的声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6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