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前例!国会议员“拷问”扎克伯格十小时 Facebook是否安全了?

航通社 2018-04-12 17:13 阅读:4164
摘要:本文为“航通社”(ID:lifeissohappy)百家号约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这两天,如同之前所承诺的那样,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山参加了总计10个小时的听证,接受美国国会数十

本文为“航通社”(ID:lifeissohappy)百家号约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这两天,如同之前所承诺的那样,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山参加了总计10个小时的听证,接受美国国会数十位议员的质询。

这是一次吸引全世界目光的听证过程,不仅被多家全球主流媒体直播,而且到达现场去提问的国会议员,都占据了总数的接近半数,在以前的听证会历史上也是少见的。

这些议员作为全美用户,以及全球多达20亿的Facebook用户的代表,以普通用户的身份对扎克伯格提出所能想到的最尖锐的问题,而在我们看到的直播画面中,扎克伯格都能一一化解。

他的表现是否已经符合全球资本市场对他的期望呢?这一点,投资者已经用钱投票做了回答。在听证会期间和结束后,Facebook的股票止住了连日来的跌势,开始稳步回升。

每一位普通用户对于扎克伯格的表现自然各有评说。那么,为什么资本市场已经能够认可小扎在这次听证会上的表现呢?

我们观看各位议员提的问题就会发现,其中涉及真正核心的技术、算法问题,或者是哪怕在公司经营方面比较难以解答的问题,都是没有的。

扎克伯格实际上是以车轮战的方式,重复很多遍回答不同议员提出的同类问题,有时候甚至是旁人听来非常幼稚可笑的问题。不需要扎克伯格本人开口,我们这些观察者翻查之前的媒体报道也能给出类似的答案。

有一种说法是,在听证会之前的几天,包括桑德伯格在内的Facebook多名高管,积极的花钱游说国会议员,就像以前那些需要做听证的传统大企业一样。这是美国政坛的一个公开的秘密,可能正是因为这些“封口费”给的到位,才让议员们没有把最尖锐的问题提出来,例如扎克伯格是否需要引咎辞职等等。

但是就算没有这种阴谋论的说法,我们也能想到议员们提出的问题并不可能过于专业化,让人难以回答。

其实,美国国会议员跟普通美国老百姓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可以作为人民的代表问问题。至于在具体问什么问题方面,这些人并不见得就比你我身边的随便一个人拎出来要更聪明。

这就决定了大部分议员虽然都很关心国是,可并不是特别了解高科技产业的一些特征。这就导致很多问题实际上是早已经由媒体和专家解答过的,只不过这些议员可能之前没有听说过。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最担心的是扎克伯格会不会因为接受议员的盘问,而透露出一些之前从来没有讲过的负面消息。这种就属于比较突发性的情况。既然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所以资本当然要把之前因为恐慌而抛售的部分补回来。

更何况,就国内外的各种或大或小的公关危机来看,即使是大型的舆论风波,也只是短时间内来势汹汹,过一段时间等到社会大众的记忆力逐渐丧失,也会变得风平浪静。

所以只要最危险的时候可以熬过去,这个事情本来对于公司的影响就不是长期的。只要整个听证过程当中,没有透露出任何对公司不利的,且之前从未说过的新信息,就算是扎克伯格的胜利。

但是扎克伯格从事件曝光直到现在,在任何应对媒体盘问和社会追问的场合,都显得极其保守,能不说就不说。他终于露出尊容接受CNN的采访,也是等舆论发酵了一两个星期之后;就算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也说只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自己才要过去,他本来希望是对这个问题直接接手,了解最多的工程师先出席听证。

既然对于在知识储备层面拥有相对优势的程序员来说,回答议员的盘问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那么,为什么扎克伯格之前对此态度始终非常保守,不愿意自己本人去听证会呢?

这就涉及到小扎作为全球最大社交网络掌门人,对自己的形象管理问题。

一个个性鲜明的创始人,可能会有助于吸引到兴趣相投的开发团队,如果他靠自己的人格魅力招徕生意,也有可能会有一部分忠心耿耿的粉丝。但是,这种个性能为他拉来初始用户,却同时拒绝了兴趣相反的另一批人,由此树立了看得见的天花板,不利于后续的发展。

如果是立志要做一个掌管全球70亿人的社交生活的大网络,以至于现在已经形成了有20亿用户的庞大规模,创始人就不应该有任何鲜明的个性。就好像北约这样级别的国家间组织,可能会有一些共同的意识形态作为连结;但到了联合国这么大的级别,却必须保持绝对中立的外部形象,不能有任何看上去拉偏架的征兆。

正如扎克伯格本次听证会期间的一个回答中说到,公司员工以工程师为主,内部文化非常倾向自由派(左倾),但公司在产品设计和运营上并没有任何偏向,保持绝对中立。

如果他不这么说,面对现在正在执政的保守的共和党议员们,质疑平台可能无故封杀亲特朗普的账号时,就难以给出自圆其说的解释。

在创业之初依然保留着学生气的扎克伯格,曾经以不太谨慎的姿态,拒绝了一些初始的投资人。这种我行我素的做法,为公司带来了潜在的负面影响。但是,当桑德伯格作为职业经理人的身份,成为公司的首席运营官之后,就发现必须要对这个书呆子型CEO的个人形象作管理,否则不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

所以,特别是在Facebook上市以后的这几年,我们看到的扎克伯格,越来越成为一个圆润光滑,八面玲珑,做事无可挑剔的完美形象。

他到北京在雾霾天的天安门广场前跑步,跟妻子一起坐在意大利某个街角啃麦当劳,在女儿出生时怀抱他病情面露笑容。但所有的这些照片背后,都有专门的团队进行管理,其选景和抓拍角度等都经过精心设计。

另外科技媒体TechCrunch也发现,他们曾经在几年前联系过扎克伯格,并得到他的私人回复。然而这些回复过了几年之后查询,都疑似被系统删除。要知道,Facebook删除用户间的私信消息,这可是非常严重的,并且在其他用户身上并没有出现过。

就这样,每年都会为自己立下一个小目标的扎克伯格,现在越来越作为一个神一样的标志存在,而很少有人能跟他在日常生活当中接触,并且感受到这个角色的人情味。如果说多错多,那么说得越少越好就是理所当然的。我相信只有这么几年的时间,不足以让扎克伯格本人的个性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所以对于更复杂的问题,他只好选择尽量减少对外出镜的机会。

目前对于公司来说,要安全度过这场危机的最大的风险,就在于CEO扎克伯格本人。只要他能够平安的度过现在和接下来的各种考验,而不是因为在这种场合下高度紧张,而说出什么失态的话来,这就是给公司及资本市场最好的答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16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