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新旗舰主打 AR 表情,为啥我认为这个功能会失败

航通社 2018-04-08 18:28 阅读:63
摘要:图片来源:三星官网本文为“航通社”(ID:lifeissohappy)百家号约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众多电脑和数码产品厂商,前赴后继的开发能将用户本人的个人印记,特别是生理特征刻印在产品当中的技术,认

图片来源:三星官网

本文为“航通社”(ID:lifeissohappy)百家号约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众多电脑和数码产品厂商,前赴后继的开发能将用户本人的个人印记,特别是生理特征刻印在产品当中的技术,认为他们可以用自己的产品,来假装成用户本人,或者用户心爱的人的形象,并以为这样是传情达意的好办法。


但是,通常用户对厂家的这种自作多情并不买账。


例如Apple Watch曾经大举宣传的其中一个功能。在初代Apple Watch刚刚推出的时候,也就顶数这种功能的宣传力度能比得上最主要的通知推送,以及运动健身功能了。这就是在手表表盘上画出一定的形状,比如说心型,指定的接收人的手表上可以同步显示图案;或者是感受脉搏,把自己的脉搏数据发送给对方,屏幕上一闪一闪的出现红色的心跳印记。


对于这种传情功能,截至目前没有一个明确的使用数据。但是苹果对手表的后续宣传和后代产品中,却并没有再过多提起这个功能。同时,我身边使用Apple Watch的人,也是以使用信息推送和健身功能为主。那么简单的说,就是这项传情达意的功能没有预想的那么成功。


后来我又看到陆陆续续有做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人,想要使用这两种技术,来把用户自己的真实形象放到屏幕上面,实现一种沉浸式的预期。厂商们似乎觉得,如果能用各种手段复制出一个虚拟状态下的用户自己,那么他在游戏当中似乎就更能有沉浸感。


但实际上,比起让自己的形状出现在视频或3D模型当中,人们更在意的是,这个形状是否更像是真人,或者更像是一个现实当中能存在,能被人接受的东西,而不会让他们感到奇怪,甚至是可怕。


特别是在涉及到真人头像的时候,一个久经考验的理论“恐怖谷”就会浮出水面。这个名词是说,当画出来或者做出来的人脸与真人的仿真度高到一定程度,但是又没有100%地完美的时候,就会让观赏的人感到恐怖。为什么呢?你可以说“ta”是人,但“ta”又和真人有无论如何不能忽略的区别,是一个让人感到诡异的存在。


很不幸,三星最近做出来的“动态萌拍”(AR Emoji)就是“恐怖谷”理论的又一现实例子。该功能宣称可以“自拍变成表情包”,将前置摄像头拍摄的用户头像转换为一个3D版的替身,并做出各种表情以供发送到即时消息中。


我理解三星要绕一大圈,在技术和建模并不成熟的情况下,硬上通过摄像头抓取用户面部图像的功能。这是为了和提前发布的iPhone X的“动话表情”(Animoji)相区分。虽然我们并不知道三星是否通过某种途径,事先知道苹果正在开发Animoji,也不知道三星自己的这个AR Emoji开发的周期是多长。


但是,成品中带给人一种赶鸭子上架的痕迹。不少人——包括The Verge的编辑们——在使用之后都觉得,AR Emoji能成功地将自己的发型,头部的几何形状,以及脸部的大体特征都把握住,而且成品大体上也像人的样子。但是这些细节共同搭配起来可能是一场噩梦,至少会让人微妙地感觉到,是不是自己很丑才会做成这样的表情?

(The Verge:“Samsung’s Galaxy S9 AR Emoji are kind of horrifying”,2018.2.26)


AR Emoji能区分人头部的不同部位,例如双眼、鼻子、嘴、头发和皮肤。但它选择的方式是分别描述这几个部位的特征再将其拼合。这会怎么样呢?


古人形容美人,会说“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杨柳细腰赛笔管”。OK,你现在试着把一对像柳树叶子一样的眉毛,一对像杏核一样的眼睛,一个像樱桃——稍作让步,车厘子也可以——一样的嘴等等组合在一起,看下是什么样子。


相比之下苹果的Animoji就抛弃了这种繁杂的工序,只剩下简单的一点,就是“对口型”。使用卡通人物,而不是复杂且时间仓促的真人模型,这本来就可以通过卖萌,来减少用户在功能不合预期时的愤怒。再加上iPhone X的原深摄像头,其实有能力捕捉脸部的细微变化,但苹果却只愿意把最终体验最流畅的一种相对基础的形态放上去,即使只用到了这个摄像头的一小部分潜力,可谓是“高射炮打蚊子”。但是这种方式也保证了用户在使用时的体验不会变形。


同时,苹果还吸取了Apple Watch当中传情功能的教训,并没有将这个功能单独做一个应用出来,而是将它融合到了现有聊天界面的表情包当中,把它调用出来就像是平时发消息一样自然和流畅,人们顶多只是发现多了一套表情而已。当然,三星的AR Emoji也是如此——只是用过之后如果体验不佳,这套“表情包”难免会被打入冷宫。


AR Emoji还让我想到另一个出现几乎一样的问题的产品。之前依托Xbox的Kinect所实现的NBA 2K15游戏的换脸功能,允许玩家把自己的脸型勾勒到他想操作的球员的头上,让这个球员换成自己的头。初衷本来还不错,官方给的效果图也还可以。但在实际使用当中,稍有不慎,这个脸就会变形走样,摆出非常夸张的样子。

你可以说是当时的机器性能不够或算法不够聪明。但是即使过去了3年,新一代的产品依然没有从根本上跨越“恐怖谷”,而几乎同期出现的所谓获得沙特阿拉伯公民权的第一个女性人形机器人,也长得蛮可怕的。不如说,在可预见的未来,任何想要让虚拟形象变得更像是现实生活当中真人的尝试,都可能会是一场东施效颦。


好在Galaxy S9虽然在AR Emoji这个功能上面不一定会收到预期效果,但它的其他主打功能是在摄像方面的新尝试,增强了在暗光等不同光线,以及快速抓拍、延时摄影等情景的体验,以及能够对作品进行即时、快速的剪辑和分享。相信在拍照方面的强大性能,会成为一部分用户选择它的理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6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