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进入第二阶段,将对全球经济造成实质伤害!

孙骁骥 2018-04-07 22:25 阅读:3781
摘要:中美贸易战,现在进入了第二回合。第一回合,大家互相喊牌、尝试摸底。这次贸易战早期的一个战场,就是在WTO。中国商务部早前已经公开呼吁所有WTO成员联合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而继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

中美贸易战,现在进入了第二回合。第一回合,大家互相喊牌、尝试摸底。这次贸易战早期的一个战场,就是在WTO。中国商务部早前已经公开呼吁所有WTO成员联合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而继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后,欧盟、日本也于近期宣布对相关产品采取贸易救济措施或进行保障措施调查。有人担心,贸易摩擦或将扩展至更大范围。

一面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同时,中国也在扮演“自由贸易倡导者”的角色。上周,中国商务部已派出贸易促进团访问印度开展双边经贸交流活动。其间,双方企业共签署了101项贸易协议,合同金额达23.68亿美元,涉及红茶、水产品、医药等60多种产品。

但是,欧、日、美也在WTO这个战场与中国针锋相对。从世贸组织(WTO)获取的两份文件显示,欧盟和日本要求加入特朗普政府在WTO就中国歧视性的技术许可要求提出的磋商请求。此前的3月23日,美国在WTO争端解决机制项下向中方提出磋商请求,指称中国政府有关技术许可条件的措施不符合《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的有关规定。

但是,目前这个阶段已经大致结束。第二回合,真刀真枪,已经悄然开始。

彭博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考虑对中国商品加征1000亿美元商品的额外关税。此前,特朗普政府表示,将愿意进行谈判。

在白宫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特朗普表示说:鉴于中国的不公平报复,我已指示美国贸易代表(USTR)考虑在301条款下是否有一千亿美元商品的额外关税,如果有的话,要确定征收此类关税的产品。美国一直的立场是:考虑中国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方面的不公平行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根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规定采取额外措施。

这个政策的大前提背景在于:美国对华战略正在经历史上第四次大辩论、大反思和重要调整阶段。在过去的辩论中,有人赞扬中国,也有人批评中国,但现在,赞扬中国的声音基本消失,几乎是一边倒的局面。最重要的一点是,过去的辩论认为美国对华战略应以接触加遏制为主。然而,本次辩论认为,过去三四十年,以接触为主、遏制为辅的大框架是失败的,这个战略性的调整,目前已经基本确定。

不过,中国目前的舆论造势是“针锋相对”,这些年来,中国经济体量的成长,并且,中国市场的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共存,对于经济战的抗压能力比美国更强。这也是中国面对美国态度强硬的主要原因。

所以,面对贸易战,中国一定会还手。在美股开市前,中国商务部就公布,将于北京时间晚上8时就中美贸易问题召开新闻发布会。上次一新闻发布会就讲,要对飞机、大豆等征关税。以后的贸易战名单还会持续开下去,每个人都在想:中国手上会打出什么新牌,还是已黔驴技穷。

美国、中国之间的贸易战进入第二阶段,开始短兵相接。不言而喻,这对于两国经济都有打击。

对美国经济的打击我们可以从一组数据来看:道琼工业平均指数的近期最高点为1月26日的26600;2018年3月23日 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引致的短期跌幅约为3月21日为24700 ;3月23日为23500 (跌幅为5%);2018年4月2日 大陆关税报复行动,对美国128项产品课税引致的跌幅约为(3月29日为24100、4月2日为23600)为2%。

由此看,美国因贸易战引起的跌幅为11%,一个很大的数目;3月23日美国行动引起的跌幅5%,表示它是一个决定性的行动;大陆的关税报复行动只引起2% ,表示美国认为它冇料到;特朗普再追击1000亿美元的宣布只引起道琼斯期货跌1.3%,可能表示市场已经对未来的贸易战有心理准备,已消化了讯息。

对美国来说,资本主义的一个特色是不断追求利润,凯恩斯主义的政府应运用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干预经济导致长波效应,即所有的经济小危机会被整平,埋下不可收拾的大危机。其第二个特色是金融经济永远大幅超前于实体经济,因为金融危机永远不能重现。

道琼工业平均指数从2013年4月的14500点约莫以一直线升至2018年1月的26600点,上升了1.8倍。中美贸易战正好为其过热的金融经济打一预防针。另外,贸易战可以帮助美元自然贬值,有利国内工业发展。

对中国来说,这次贸易战的近因是中国被美国指责偷它的高科技。它却以制裁低技术反击,制裁美国的“其他鲜果、冷冻草莓、鲜、冷的带骨猪前腿、后腿及其肉块、其他鲜、冷猪肉、其他冻整头及半头猪肉、鲜或干的去壳巴西果等。”

但中国在目前还是处于世界工厂的阶段,尚未发展到高科技立国,而美国受到报复的是农业,更加要注意的是,美国有一个十分良好的修复机制,这是美国经济的优势,中国没有。贸易战场主要发生在金融工具,中国在这方面的知识远远落后于美国。

美国的主要不确定因素,就是目前特朗普奉行的“要成功,先要疯,头脑简单向前冲”的哲学。从这个角度来看,贸易战会进一步扩大。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可能再跌一成,有可能触发全球楼市、股市的进一步回调。其最后结果,很可能的多方的“共输”,最后比拼的,就是谁的抗损耗、抗打击能力更强。这预示着接下来直到年底的美国中期选举之前,市场的波动性都不会停止。而贸易战很可能只是一个前奏,到2019到2020年左右,全球市场的可能会回调至短期的低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78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