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看,大撒币是老少咸宜的产品

冯先生失眠中 2018-01-13 01:31 阅读:82
摘要:答题赚百万是奥斯卡电影《贫民窟百万富翁》中的传奇场景,如今,这个传奇有了现实版本。1月12日,《百万赢家》在京举办“我是百万赢家”发布会,360总裁周鸿祎、京东CMO徐雷、花椒联合创始人&副总

答题赚百万是奥斯卡电影《贫民窟百万富翁》中的传奇场景,如今,这个传奇有了现实版本。

1月12日,《百万赢家》在京举办“我是百万赢家”发布会,360总裁周鸿祎、京东CMO徐雷、花椒联合创始人&副总裁于丹、103万获奖者小容出席活动。

活动上,徐雷授予主持人马丁“撒币侠”、获奖者小容“战神”称号。

《百万赢家》是360快视频与花椒联手打造的全民益智类超级IP,与江苏卫视《一站到底》独家合作,参与者只需答对12道题即可瓜分百万奖金,周榜前三还有机会参与《一站到底》录制。自1月5日开播以来,凭借高额的奖金和趣味的题目设置吸引了大批用户参与。

作为时下最具人气的直播答题IP,《百万赢家》不断推出全新玩法。1月11日,《百万赢家》京东专场推出“血战到底”模式,打破12道题限制,所有参与者一路拼杀直至决胜出唯一获胜者,冠军独揽103万现金大奖。

为了决出这位终极战神,《百万赢家》准备了近千道题,兼具知识与趣味性,涵盖天文地理、人文历史、体育科技、娱乐影视及热点事件等。当天共有77万网友参与答题,第八题“最接近人类指纹的动物是?”一题直接淘汰5万人,将参赛者锁定在13万人以内。随后经过多轮PK,最终在第29题“以下哪位历史人物被后人戏称为惨王?”中,花椒网友“小雪兒”一题制胜,成为当晚“战神”,独享103万现金大奖,创造了直播答题史上单人单场最高奖金纪录。

现场周鸿祎为大四女生小容颁发百万现金,并感慨“90后女生不只是会黑人,还能答题。” 此次周鸿祎出席活动,实际上也是为360快视频与花椒联手打造的直播竞答《百万赢家》进行宣传。

与此前自己撒币不同,近日花椒推出《百万赢家》由京东赞助,周鸿祎说:“没有京东,这么撒币下去我们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就真的成大撒币了。”

他还在现场分享了自己做《百万赢家》的原因。

圣诞节之前,王思聪联系到正在北海道滑雪的周鸿祎,现场将美国推出的直播竞答应用HQ分享给周鸿祎。王思聪告诉周鸿祎,自己很快就准备上线这款产品。周鸿祎看过之后认为是一款很有潜力的产品,最终决定让旗下的快视频和花椒联合推出了《百万赢家》。

对于直播竞答,不少人认为这种模式难以持续。但周鸿祎说他也不知道这个产品能不能赚钱,但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老少咸宜的产品,能够让不少人重温初高中的知识。他还表示过两天亲自主持十九大知识竞答专场。

京东徐雷在现场分享了京东赞助《百万赢家》的原因。他们认为直播竞答的活动本身很好玩,这种活动将娱乐和知识相结合,而且迅速吸引了大量的用户参与,所以京东决定与360进行合作。

1月11日,《百万赢家》京东专场推出“血战到底”模式,此次专场中不少问题涉及京东品牌,比如京东在线上数码市场的占有率等问题。花椒联合创始人&副总裁于丹说,在这种冠名活动中,用户对于品牌的关注获得了极大的提升,效果很好。与此同时,她还表示未来,360集团与花椒还将投入更多资源和专业化团队持续打造《百万赢家》超级IP,创新玩法和互动模式,引领全民直播答题热潮。

以下为花椒联合创始人&副总裁于丹及103万获奖者小容的专访: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来自广东,然后其实我们来自深圳,对于你身边的年轻人,或者是你的校友们、你的同学们有没有一些心得想跟他们分享?

小容:这件事情我希望我能为我的母校广州大学争光,怎么说,如果这一件事情能够说为我的母校争光那我会感到很容幸,我是一名广州大学的大四学生。

主持人:接下来今天的发布会,下面我就把这个场子交给我们的主持人马丁老师,然后让他来帮我们主持一下好吗?大家有问题畅所欲言。

马丁:我们的风格就是脱口秀似的,大家很开心,不弄的乱七八糟的那种,大家有什么关于她的问题,关于《百万赢家》的问题,关于花椒的问题都可以问,没关系,没有什么禁忌,反正你们不好回答的我们就不回答就完了。来,大家有什么问题想问吗?请。

记者:我问一个《百万赢家》的问题,咱们刚开始没几天,但是马上也有其他企业的专场在看着,但是我就想比较大的企业数量毕竟有限,咱们有知识类的答题,百万的方式,觉得可能会持续多久?比如说一个月、两个月,或者正常时间,或者咱们有考虑一个到时候形式的变换,关于这个问题。

于丹:你大概问了好几个问题,我先说一下,第一个就是关于这个事情的投入,你觉得我即使有商家来赞助那你可能还是觉得这个承担不了这个成本,那在前期你认为还是一个烧钱的模式,我能这样理解吗?

提问:对。

于丹:对,互联网的产品大多数是这样子来做的,那我想说,就是我们对这个直播竞答产品,是非常有信心的,我刚才在发言的时候也说了,我觉得直播竞答产品是给直播,不论是内容形式还是技术,还有商业伙伴都是一种赋能,所以我们对它的投入非常坚决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会一直让这个产品更好下去;

第二个问题就是说那这个产品是一直是这样子的还是怎么样。我们已经在做创新,大家可以看到后天纪连海会来直播出题,后天刚好是他的生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已经沟通好,他会来给我们出一个关于中国历史文化的题,我们会做这样的专场,也欢迎大家一块给这位学着在我们的直播竞答这样一个平台上给他庆祝生日,然后非常有趣。

我们会做文化的专场,后续我们还会想邀请一些老师来给我们做中国的民俗还有这种古诗词,还有就是电影、二次元、游戏,各种各种垂类的,甚至今天有人说我们应该办一个中学生答题的专场。总之就是说我们在这种他载体的知识面上会做一些垂类的拓展,包括高考教育,包括家庭教育我们都会做涉列。还有一块就是我会在内容的呈现的形式上会做展现,现在只是你问我答,对吧?然后我来选择答,那未来可能我们有很多很多的这个想法去做,我们有很多的创意团队已经加入到我们,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我相信我们会在大家说疲劳期,我们会在每一个没有到疲劳期的时候给大家一个更好的玩法,更好的体验。

记者:那现在就是每家都在做,因为人是固定的,比如说他在每家之间走,这种流量是突然上去,然后又会跟着活动节奏下来,怎么考虑长期稳定的流量的?

于丹:你的问题很好,是这样的,我们最开始尝试的时候我们会做晚上场,然后会增加中间场,那现在您可以看到我们是全天13场,这个主要是为了满足有不同时间的用户的需求,那同时也满足把用户的需求做最大化,另外一块我们也发现用户如潮水般涌入的时候,他也会看到我平台里面很多其他的有趣的内容,他也会产生关注,花椒新增用户增幅超过20%,用户的5分钟转化率非常之高,并保持着较高的用户粘性。

记者:比如我们现在怎么定义这种作弊行为呢?比如说我作弊了。

于丹:是这样,我觉得小川总我们的互联网大楼都非常的睿智,他们非常懂得借势营销,借热点来营销,这个更多的是一个营销手段,因为我也不是技术人员,我也专门跟我们一个最牛的一个技术工程师探讨过,他很认真的跟我说了一套一套理论,AR什么人工智能、语音识别,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目前的这种人工智能技术还有马丁老师,以及主持人的语速,他同时来做识别反应答案的话是不太客观的,所以我觉得这更多的是一个借势营销。

马丁:你可以试试。

记者:对,您可以试试。

马丁:能搜的出来吗?

记者:有的题是能搜出来的。

马丁:有的题。但是只要拐两个弯儿。

于丹:所以我们说人工智能包括花椒自己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人工智能技术,比如说我们做的蒙眼美颜会非常的好,其实这也是人工智能技术在直播中的应用,人们技术就是一个未来,如果未来技术可以更发展,能够实现说他可以机器人来答题或者自动来听语音可以解锁答案的话,那我们可能就要用人类的智慧去战胜技术。

记者:昨天还是前天有一个第二道的时候好像是你读的题和实际出的题是有误的,有印象吧?

马丁:有印象。

记者:你要跟我说一下就是比如说你在直播间的时候整个大概的流程是什么样的?

马丁:这个事儿特简单,其实你问这个问题特有意义,就是如何避免泄题?一个是刚才说的防王小川是吧?第二个是我们刚才说的只要把题折两次,转两个弯儿就搜不出来,比如说林志玲和比尔盖茨他们相差多少岁?10秒钟你能搜出林志玲,你也能搜出比尔盖茨,这个减法你未必能做对。只要折两三个弯儿就不容易搜出来,但是为什么会出现我读的题和出的题不一样呢?原因很简单我说了,这个题我们就是《百万赢家》的题,只有两个人知道,他神秘出题人是我们非常一个牛的工作人员,他在后台把题出好,我也参与了第一场《百万赢家》的出题,我们两个人憋在屋子里,其他人全都走开,我们俩出题,出到我们脑筋绞尽脑汁的出,出完了之后,第二场题我都不知道,在开始前我都不知道,只有那个出题人,他通过电脑在出题的时候把这个题贴到我们的界面上去,而他贴界面之前我是不知道哪道题的您知道吧?我知道所有的题,但是我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出哪道题,打乱了次序。所以他贴出去的时候我面前的提字期同步的是关于周鸿祎新书颠覆者的那道题,但是他贴的是另外一道题,但是用户以出现在他手机上的那道题为准来回答,所以他们说你念的跟那个题不一样,那就按照那个答就完了,我再念一遍那个题就OK了。我的意思是一我们保证了题目的保真,公平公正公开,真没人知道,就靠脑子、靠技术、靠团队、靠蒙都OK,但不能靠内部消息,不能靠作弊这是最重要的;第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出一些你刚才说的,我念的题和题面不一样,但是它不影响我前面所说的公正公开和保密性这就OK了,可能后面还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大家没关系,大家能理解,为什么会出现,出现这样的状况正恰恰说明我们的题是保密的,这个事儿是真的,不是假的,因为太多人质疑你是不是托,我们为什么把小容请来,我们就想证明真的不是托,要真是托的话我们敢把一个大活人,漂亮女大学生摆在这。因为她其实很担忧,她为什么要蒙围巾?就是说大家都知道了,人肉多可怕现在,我必须跟你说一句姑娘,这是代价。但是你看这件事情获得的利大还是弊大,可能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一些不方便,但是你自己凭真本事,通过答题,知识改变了自己生活的一小部分,这是一件好事儿,为什么不呢?

记者:我想问一下那个小姑娘,昨天晚上就是你获奖的时候你做了什么?

小容:昨天是天亮才睡着的,那会儿我跟我姐在答题的时候,我们刚开始看到人数几百万到七千多的时候我已经特别惊讶了,然后到七千多,慢慢我看到只有一千多,然后直到最后我看到只剩下88个人的时候,有一道题我忘了是哪道题剩下88个人,然后结果最后就剩下25个人了,我居然是1/25,当时真的就是那种不真实的感觉真的很不真实,我就感觉自己在做梦一样,直到最后一道题,就是答完林志玲和比尔盖茨那道题之后只剩下两个人,只剩下两个人,当时我手上还有一张复活卡,因为在那之前我答错了两道题,有其中两道题我是用复活卡才继续的,我当时就在想,因为林志玲那道题其实也是蒙的,然后后来到最后答完林志玲那道题,答完司马迁那道题的时候,就是屏幕上显示只有1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在做梦,其实当时第一反应是我不想太高调,所以可能像大家想到的我会发一个朋友圈,发个微博什么的,我什么都没有做,也是直到晚上快凌晨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他说他刷微博看到我了,问我是不是真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事情真的就是藏不住了,然后直到今天早上起来就被轰炸了这个事情。直到来到这个现场的时候,我还是并不太想露脸,虽然昨天晚上在连线的时候已经露过脸了,但是毕竟那是比较模糊的,可能看不太清,而且昨天晚上我还戴了帽子。昨天晚上为什么有好多人质疑说,为什么你一个在家里,好多人觉得我是托,我是演员,为什么大晚上在家还要戴帽子?其实当时就是临时戴的,就是想到要立马连线了,所以说因为我那时候穿的很随意,也是没有化妆,因为真的没有想到会是我,当时赶紧跟我姐说拿顶帽子来,因为我不想太张扬,也不想露全面,所以我特意戴了帽子。就是为什么很多网友质疑这个人在家还戴帽子那么奇怪,这就是我戴帽子的原因。

马丁:质疑你不说粤语。

小容:质疑我不说粤语。好多人说这人一听就是托,话一听怎么可能是个广东人,但是刚刚我在台上也露了两手,那我确实是一个本土的广东人,土生土长的,我是珠海的。至于为什么我的普通话说的可能比其他的我的同乡们稍微好一点,这个其实好多人问过我,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可能是语言天赋吗?

马丁:一般就是,也没有那么好。

小容:挺一般的。

马丁:千万别觉得自己说的特别好。

小容:也就是挺一般的,但是好多人质疑,所以刚刚我也在台上也说了几句粤语,那确实就是嘛,没有必要骗大家是哪里人,是哪里人就是哪里人,就算我是哪里人也不代表什么对不对,所以就有人说这个,我刚刚在台上也说了,就是这样。

记者:你得奖之后,中间有连线有个几分钟,这段时间你在做什么?

小容:是这样,当时我还记得特别清楚,剩下最后5个人的时候马丁老师念了ID,那个号我也透露了,坦白了,我以前是不玩花椒的,也不是什么主播。然后确实是因为想着就是说来凑个热闹,所以在前天左右,就是在我赢钱的就是前一天我才注册的,也跟着大家玩儿了几小把,中了几块钱什么的,我对我自己的ID号是没有意识的,我不知道哪个是我的ID号码,而直到马丁老师念出来的时候就是说现在只有5个人角逐这103万了,当时马丁老师念的时候我还在想为什么没有听到我自己的手机号码?我以为那时候念的是手机尾号,我不知道念的是ID号,直到后来当答完最后一道题,那个答题框弹出来,就是只剩下一个人答司马迁的时候,当时我就立马接到电话了,是花椒这边的工作人员就给我发来的祝贺,就跟我说接下来我们需要连线,我们需要点开什么链接,然后跟大家做一个见面。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一直在跟工作人员沟通,因为不太熟悉这个软件的操作,所以当时一直没有找到链接的入口,所以就是可能那个时间还耽误挺长的,中间还等了挺久的,就是一直在找怎么连线。

记者:获奖之后你自己最大的担忧是什么?

小容:说实话我是真的有担忧,好多人觉得说你这个一夜变百万富翁了,突然之间就那么一个小时,9点到10点一个小时之间你就拿了103万,会觉得很羡慕,你可以拿这个钱,女孩子你想买什么,你想要好看的衣服、口红、化妆品都可以啦,你也可以去全世界旅游,这笔钱很客观,够你就是说好好的想怎么用怎么用,说实话当时当然第一反应是高兴,但是高兴过后其实我还蛮,就是我不太想因为这个事情被推到一个焦点上。

马丁:不想红嘛。

小容:人红是非多嘛,我还是希望自己的生活不要太被打扰,我昨天也很怕被人肉,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刷微博,我就是怕上新闻,后来我刷了一晚上我发现没有,我就安心了,直到后来我同学说看到我了,我说你在哪里看到的,他就给我发了截图,我才知道还是有这个新闻,我搜了一下,有几家媒体是有发的,但是今天这么一来我就更担忧了,所以刚刚我一直就是在刚来的时候,马丁老师也一直跟我说没有感到,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我一直还是说希望能够请求能不能给我一个口罩,我不太想露脸,那后来口罩没给成我,刚好我自己戴了一个围巾,我就把自己裹起来了。那刚刚在周总跟许总的强烈要求下那我只能从了大家了,所以最后还是把这个围巾脱了下来。

记者:我想问关于花椒三种问题,我们现在也看到,市场上现在主要是有三款竞品,可以说以目前的形式来看,大家烧钱的金额可能会有一些微小的区别,但是同质性现在还是比较明显的,怎么样可以从那三种中间脱颖而出?

于丹:第一点我觉得我们已经在很多方面已经脱颖而出了,花椒是第一次实现商业化的,而且我们现在商业化已经做了很多场,我觉得这个数据还是不错的,证明说商家是最精明的,像徐总这种,是老江湖,他最知道把这个钱投到哪里,才会给他带来收益,从这点是对花椒的一个认可。另外一块我想说我们做了两年多的直播,大家在答题的过程中也会发现,花椒不会发生像昨天晚上某些平台崩掉了,以至于今天都完全没有开的这样一个情况,我们偶尔会出现一些念错题的问题,他们两个之间沟通的问题,但这个不会影响到新的用户的体验,所以我整体对我的团队是满意的,我们在产品的稳定性,用户的体验上我们现在应该是在产品里面是处于不错的。未来,一方面就是说内容的展现形式上我们要做创新,让大家觉得说这个东西玩儿起来没有厌烦感,另外一块我们会在内容上进行创新,我们会跟权威机构和大咖来合作,让我们的内容真正成为寓教于乐。

记者:其实我自己也是三个都试了一下,映客、西瓜,还有您这边,我发现在题目难度上其实差别还是蛮大的,我当时试了一下西瓜,真的就是12道题我就错一道,剩下11道非常简单,大家都知道,我觉得蛮简单的,咱们出题的考虑当时想着是能让很多用户都分到钱吸引他们参与,还是说在题目上其实会设置一下门槛,最后希望比较少的用户拿到钱,会不会让很多用户失去兴趣?

于丹:您说的确实是,因为花椒是这样的,我们《百万赢家》是跟江苏卫视的《一战到底》进行合作的,我们也知道现在江苏卫视的《一战到底》是国内益智类的这种卫视的答题节目中做的最好的,那他们主要还是有很专业的团队,所以我们在他们团队的指导下,我们在出题,还有题目的难度,还有这种专业性上会比其他的平台我觉得因为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团队支撑。第二点上就是说题目的难易的确会决定最后获胜人的多少,我们从这个过程中会发现就是说《一战到底》这种血战到底的模式可能会让我们的用户在答的过程中会高呼更过瘾,那我们有的时候就会做成全民场的或者是战神场的,全民场的小伙伴就是老少借皆益大家可以一块来娱乐,战神场就要真刀实枪要比试一下了,难度会高一点,大概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们会进行调整。

马丁:我补充一下。我问你一下,你觉得1万个人,一人分100万,一个人分20块钱划算,还是说自己拿到100万自己,你更愿意参与到哪种?

记者:每个人都分到钱可能在短期之内可能会比较吸引用户的团队,但是从长期来看,大家都是那样分钱的话都显不出特点,还需要在题的深度和专业性上有所提升。

马丁:我补充一下,是这样,就《百万赢家》一个人血战到底拿走103万这个事儿,是《百万赢家》独创的,这个不是《一战到底》他们提出来的,是《百万赢家》独创的,就是一个人在网上答题,一个人拿走103万,是我们《百万赢家》自己独创的,不是和哪个团队合作,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个挺重要的。

于丹:我还想剧透一下,这个就是马丁老师我们一块头脑碰撞的时候,马丁老师贡献的想法。

马丁:客观地说不是为了我们有功劳,而是说敢不敢让一个人通过网络答题把103万拿走,因为这个事儿没发生过,后来我们在开会的时候我觉得那样才会刺激,那样才会真的支持获胜。然后老周特别牛,老周说干,这个事儿一定要干,我们还在犹豫的时候,老周说干,这事儿干了,因为他觉得这是对有知识的人最大的奖励,这个事儿就出现了。所以后来我们拿到103万,包括我们这个小姑娘,我们说这是人类直播史上第一次有一个人通过答题,通过知识和幸运拿走了103万,这个其实挺重要的各位媒体朋友,我们毫不掩饰是我们的原创和我们第一个做出来的,你可以去查,别的平台也做了,他们比咱们晚了几个小时,但是我们放出这个小时之后他们马上也出说我们也要一个人拿走100万。

于丹:这个也很正常,是市场竞争,但是确实这也说明了这个是一个趋势吧,英雄所见略同。

记者:我们确定下来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因为我知道映客他们也做了。

马丁:你查一下,我们的第一场是前天,前天是几号?

于丹:10号的晚上的。

马丁:8点钟开始的到9点20。

于丹:不是不是,我们是这样子的,我们是10号晚上的6点钟先进行了一个10万场的。

马丁:一个拿10万。

于丹:一个人拿10万场的血战到底,到最后的话这个人拿10万块钱。

马丁:那个是一个公司的团队,15个人,关注八卦成长协会这个公司的15个人同时答题,在长沙的公司,15个人特别牛。

于丹:他们一起在玩这个游戏吧,其实它是一个益智类的游戏,然后我们这是一个预热场,先预热一下,让大家的心脏不要跳的那么快,然后之后我们在8点钟开始一个百万场的。

记者:所有直播平台的第一场。

马丁:第一场。

于丹:对,1月10号的下午6点的10万场应该是血战到底模式的第一场。

马丁:一人拿走10万,然后8点是一人拿走100万的第一场,比所有的平台都早,你说的映客是晚上9点钟,我也看了,我们这场做完了,我打开手机看了看那场。

于丹:他们调了一下时间。

提问:之后是我们单场百万的活动还要继续是吗?

于丹:这个我们看情况吧,因为这个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会根据市场的情况来调整。

⊙ 以上内容版权归微信公众平台「iNews新知科技 By 冯先生失眠中」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