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把在线答题视为风口时,暴增的流量真的有用吗?

百略网 2018-01-09 19:14 阅读:54
摘要:1月3日王思聪生日当晚,一场10万元的“撒钱”活动让“冲顶大会”被大众所熟知。3天后,喊着撒币谁不会口号的“芝士超人”单场101万的巨额奖金更是把在线直播答题游戏推向了高潮。至此,王思聪的“冲顶大会”

1月3日王思聪生日当晚,一场10万元的“撒钱”活动让“冲顶大会”被大众所熟知。3天后,喊着撒币谁不会口号的“芝士超人”单场101万的巨额奖金更是把在线直播答题游戏推向了高潮。

至此,王思聪的“冲顶大会”、映客的“芝士超人”、今日头条的“百万英雄”、花椒的“百万作战”……一场全民在线答题的剧目正式拉开帷幕。

在线答题新玩法,低成本引入高流量

谈到在线直播答题的玩法,还得说说这类游戏的鼻祖HQ,HQ继去年8月登陆App Store,短短四个月的上线时间,就以直播答题的形式成为App Store上升最快的产品。

国内的几款软件也成功的复制了HQ的运作模式。下载并登录APP,就可以进入直播答题,在直播过程中,会有一位情绪高涨的主持人负责把控整体节奏,带动直播间氛围。与此同时,屏幕上方会出现问题,一般都是三选一,你需要在规定的10秒内回答问题。如果你运气好,连续答对12题,就能瓜分平台给出的奖金。

但这类游戏并非是全天候直播,而是有固定的时间点,以“芝士超人”为例,每天有四场,分别是12点30分、19点30分、20点30分和21点30分。待游戏快要开始时,平台会自动弹出消息框提醒玩家。另外,玩家在整个游戏的过程中还可以通过邀请码成功邀请朋友后获得备用生命,俗称“复活卡”。

巨额的奖金当然是吸引用户的最大保障,但与HQ不同的是,国内采用明星担任出题官,则是另一个营销的手段。比如,花椒的“百万赢家”邀请主持人李好担任出题官,“芝士超人”则有谢娜、汪涵、陈赫等为之助阵。


归根结底,无论是冲顶大会也好,还是百万英雄,都是将早先《开心辞典》、《一站到底》等答题节目转移到了手机APP当中,以直播的形式代替了综艺,这样也摆脱了传统电视节目的限制,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至于商家为什么纷纷斥巨资来做在线答题?无非是想获取更多的流量罢了。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用现金无疑是获取流量的最快手段,想想支付宝现在弄几毛钱的推荐红包,就能吸引大量的商家和用户使用,更何况这十万、百万的现金瓜分了,低成本引入高流量的生意没有哪一个商家会拒绝。

而且从玩家的角度来看,这场零成本的答题活动也是更利于参与者的,毕竟能拿到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但是这种在线直播答题的风口效应又会持续多久?

风口依然存在不确定性

说到风口二字,首先得有资本的注入作为支撑,共享经济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虽然现在的在线直播答题有巨头加入,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未来是否能吸引新的资本入驻还有待商榷。

首先,就是用户体验问题。在这类在线答题的活动中,用户体验一方面来源于游戏操作中的实际体验,另一方面,来自于奖金是否能够合理分配。

随着产品的上线,一些App就已经出现了直播卡顿等影响参与者答题的情况。

还有用户抱怨自己“甚至没看到题目”“题目选择框都没有弹出”。虽然直播不是一项高门槛的技术,但是要保证用户能有一个良好的用户体验,不得不说,这些产品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至于人们所关心的奖金分配,恐怕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平台的对获奖的用户本身就采取不透明的机制,很难说平台是不是为了吸引用户存在奖金造假的行为。

以王思聪撒出的10万人民币做比方,如果答对这一轮所有题目的真实用户是100人的话,如果按平分机制,每人可以拿到1000元的现金,但是,根据自媒体”热点评议“的参与经历来看,一般奖励金额标注5万~10万奖金的话,到最后显示获得奖金的用户只能分到8元~10元左右,也就是说,这10万元的成本瞬间缩减至了1000元。毕竟参与者是无法了解终究是有哪些人猜对题目获奖了的,平台数据是否掺杂水份我们也是不得而知。

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毕竟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上面所说的,但是现在整个行业还处在竞争的初期,各平台还可以暂时禁得住几十万的奖励支出,但长此以往,最后的竞争势必成为各家比拼奖励金额的竞争,到时候,有谁又能保证不用1000元解决10万元的问题呢?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用户对平台失去信心,毕竟能吸引用户的只有现金奖励。

其次,这种在线直播答题的模式是否有盈利的可能性。

说白了,广告是互联网公司最常见的盈利方式,如果有巨大的流量保证,最直接的变现方式也是广告。但是回看当下的直播平台,快手、映客、花椒、陌陌等等,各家都还在寻求自己的商业变现之路。

如果说,前期有每天几十万的投入,流量吸引过来之后大概也会保持在每天几十万左右的奖金投入,但是广告费呢?恐怕这种热度直播里的广告费很难在短时间抽回成本。但是如果能围绕一个核心IP去维系并运营,持续的为用户创造价值,为用户营造归属感,盈利模式或许可以走向更清晰的模式。

但随着这场烧钱战争的持续演练,已经开始出现了外挂现象,根据界面新闻报道,目前已有人用Python(编程语言)写了一款能够在网站上自动检索答题信息的程序。

该程序可以修剪并识别图片中的文字内容(问题和选项),然后通过百度进行搜索关键字出现的次数,最后将统计的信息展示出来。

也就是说,在答题的过程中,利用程序就可以更加方便快捷的使用度娘,这样一来,参与者完全可以根据统计数据来选择相应的答案,极大提高了答题的正确率。不得不说,有游戏的地方就有外挂的存在。

下一个“在线娃娃机”?

在线直播答题的场景好像是一夜之间被王思聪推上了风口浪尖,这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在线抓娃娃App,都是在短时间内得到爆发性增长。这种生意不是不可以做,只是别让它成为风口上的猪。

对比两者,也是存在一定的共性。对于这两个App来说,如何留存用户、如何维持用户的新鲜感才是最重要的。但在线答题和在线抓娃娃一样,可能很难留住用户,为什么这么说?

目前的在线抓娃娃App主要有三大弊病:奖品没有吸引力;玩法单一;同质化严重。对比在线答题,除了奖品是真金白银以外,其他两点和在线娃娃的弊端也是大同小异。

从功能方面来说,现有的几款在线答题APP,其功能无外乎答题+直播,但是对于参与者来讲,可能想要的只有答题,直播与否无所谓,有很多用户甚至嫌主持人只是一个话唠,浪费大家的时间。因为在用户心中,只要答对12道题能瓜分到奖金才是最想要的。本质上,在线答题并没有将答题与直播、社交结合起来,或者是解决一些痛点。

在过去的一年中,面对直播市场带来的发展瓶颈,各大直播平台都想利用“社交”来重新留住用户,今日头条更是喊出了“短视频社交”的口号,但是如今在线答题就能解决直播平台的困境吗?

我们还要回到在线答题的未来上,依旧拿在线娃娃机类比。

在线娃娃机和当前的在线答题一样,凭借着超高的流量被大家普遍视为一个风口,迅速火爆。但被追捧的同时,很多人发现,娃娃机的流量过于分散,归根到底只是某一场景的附属,无法成为流量入口。线上的抓娃娃虽然解决了流量分散的问题,但说到底,抓娃娃依然是一种杀时间的游戏,很难成为流量入口。

那么在线答题这种形式能否成为有效的流量入口?知识问答类型的节目虽然门槛低又富有趣味,但是伴随着当下的火热,未来势必会有巨头的加入,巨头们纷纷烧钱来做这些高成本的游戏节目,且这种节目往往都是大同小异,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当烧钱比拼过后,若没有新的玩法,观众的审美疲劳是否来得更快? 这种流量是否会丢失的更严重?这些还都是些未知。

总之,当下被炒得很热的在线答题未来想象空间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不是所有的好生意都能叫做风口,也不是每一个新的直播形式就能轻易地赢得用户。各家烧钱的背后就是为了增加用户的粘性,从而让用户有着使用产品的习惯,但是烧钱终归会有一个尽头,未来如何成为一种现象级的产品对于现在直播答题App来说,才是要解决的难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