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废除了“网络中立”法案,关我们什么事?

望月 2017-12-18 08:32 阅读:7400
摘要:对于美国的互联网生态,大多数时候我们是比较羡慕的。较为宽松自由和易于创新的环境,孵化出无数硅谷独角兽和世界巨头。然而,最近上到美国互联网圈下到普通民众都炸锅了。12月14日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

对于美国的互联网生态,大多数时候我们是比较羡慕的。较为宽松自由和易于创新的环境,孵化出无数硅谷独角兽和世界巨头。然而,最近上到美国互联网圈下到普通民众都炸锅了。


12月14日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相当于中国工信部)3:2投票通过废除“网络中立”(Net Neutrality)法案。网络运营商、共和党派对此表示了支持,而互联网公司、民主党派和消费者团体则强烈抗议。像Facebook、Amazon、Netflix等公司纷纷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反对的声音。美国网友们感叹“互联网已死”,一时间哀鸿遍野。

脸书FOO桑德伯格表示,这一决定“令人失望”“是有害的”。

Netflix则表示,“将与创新者、大小企业一同反对”。

而美国网民在白宫网站发起请愿,建立了多个网站呼吁大家关注和支持。

究竟“网络中立”是什么,又为什么会引发如此轩然大波?

“网络中立”是一种原则,亦称为互联网中立性,由哥伦比亚大学媒体法教授吴修铭于2003年提出。它要求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及政府应平等处理所有互联网上的数据,不差别对待或依不同用户、内容、网站、平台、应用、接取设备类型或通信模式而差别收费。

最初为了保护互联网这一新生事物的发展,美国政府采取较少干预的态度,并未将网络运营纳入如电话、电力等公共事业这种《联邦通讯法》规定的Title 2业务。但行业发展太快,先是有些运营商逐渐兼具运营和服务双重身份,之后随着2010年后网络视频的爆发,占用巨大带宽的内容服务商与运营商有明显的利益冲突。这时“网络中立”法规应运而生。

美国四大通信运营商

2015年同样是以3:2投票,奥巴马政府提名的FCC主席组织通过了《开放互联网法令》和《网络中立保护条款》。前者的核心原则是“不得屏蔽,不得限制,不得提供有偿的差异化接入服务”,而后者则将网络运营业务划入Title 2,要求运营商平等对待任何流量用户。

换句话说,在网络高速路上,即便某公司占用大量信令资源,运营商也无权收“过路费”,无权给付费用户开设“快车道”,每个人用同一速度上网。因此“网络中立”法案被美国网民看成是“互联网第一修正案”。但是,由于该法案只是FCC出台的法规,无需经国会通过,就给今日的废除留下了口子。

废除“网络中立”几家欢喜几家愁?

特朗普自上台以来怼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也不是一两回了,但这次也不是简单的党派之争,虽然确实代表着不同群体的利益。

关于“网络中立”的争论由来已久,双方也各有专业领域的支持者。就这次废除决定,现任FCC主席Ajit表示,这将有利于互联网自由和创新,能让消费者享受到更好的服务。值得一提的是,来自共和党的Ajit在2015就是FCC的委员,当时投了反对票。

Comcast,AT&T等几大运营商( ISP)当然乐意看到法案废除。因为“网络中立”的确阻碍了运营商成本回收和扩张。自2015年法案实施以来,ISP获得的投资明显减少,而网络搭建和设备属于高投入低收益收效慢的领域。从全球来看,美国的宽带投资相对落后,至少和它的互联网产业发展有较大差距,甚至不如英国、韩国。

另外,像Netflix视频流、BitTorrent下载等服务会占用大量带宽,影响其他用户体验。在无法增加投资扩容设备的情况下,ISP又无法向这些服务提供商收取费用,最终只能是牺牲服务质量。所以,废除法案会加快美国网络基建投资,至少更多贫困偏僻地区网络更好了。

美国带宽占用分配图

尽管FCC主席和ISP一再保证不会出现额外收费、不合法限制,但是互联网公司、创业者以及消保团体并不买账。没有了“网络中立”,互联网公司担心自己变成了“弱势群体”,在使用带宽方面失去和ISP议价的资格;创业者则会因为缺乏资本实力,无法购买“快车道”与巨头抗衡而死亡,这对社会创新和竞争来说是场灾难。消费者担心ISP将随意限制浏览,成了变相审查。

没有“网络中立”以前,美国的互联网生态是怎样的?

反对“网络中立”者指出,2015年以前互联网不也活得也挺好的,谷歌、脸书、推特等都是那之前诞生的。FCC官方也给出系列答复,认为上述担心没什么必要。但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2008年Comcast因对BitTorrent实行限速而接受FCC调查。2014年以前,Comcast还曾给Netflix实行了限速。通过谈判, Netflix支付了额外费用,获得了视频在Comcast上加载增速66%,而“网络中立”法案出台后谈判也不了了之。不过这笔费用还是转嫁给了用户:额外费用支付后,Netflix的月费涨了2美元。

许多人认为“网络中立”违反了自由竞争原则,然而事实却是几大ISP之间不断并购又维持微妙的平衡,实行区域垄断。2014年Comcast试图收购时代华纳有线(美国第三大互联网运营商)因司法部介入告终,2016年AT&T想收购时代华纳有线母公司时代华纳集团,也因司法部提起反垄断诉讼而失败。

Comcast收购时代华纳有线前各ISP市场分

现在还有一种情况是,ISP如Comcast既是运营商,也因为收购了NBC(美国第三大电台,旗下有hulu视频平台)而变成了内容提供商,同样还有AT&T,如果当时成功并购时代华纳(旗下有HBO、CNN),没有“网络中立”后,它们完全通过限流来支持自家平台从而分流Netflix用户。可怕的是,用户或将并非因为内容质量,而是因渣清晰度被迫默默转移。

随着互联网的深度发展,对于带宽的要求和依赖也不同,需要考虑到过去未曾发生的担心,并不意味着今后不会出现。

中国从未有过“网络中立”,但它还是与我们有关。

目前,中国没有“网络中立”原则,这一事实表现在多个方面。

2010年中国移动发现微信占用了自己60%的信令资源和流量,这事最后以两位CEO见面,腾讯支付额外费用暂时结束,但争执并未真正停止,直到工信部出面表态“支持互联网创新”。

BT、电驴等下载服务当年也遭遇过各地运营商限流、关闭端口。而普通消费者为了月底流量不清零、流量资费可以说斗争多年还未有满意的结果,这些看起来是不是似曾相识?

ISP也曾拥有先机,比如中国移动的飞信一度非常流行,但还是被微信代替,毕竟用户喜欢更好更便捷更人性化的服务。而如今BAT三巨头格局确立,混改之下的联通是反应最快的。

在高流量消耗、高资费的现实下,相信很多人听过或用过联通推出的定向免流量合作卡,如腾讯“大王卡”、支付宝“小宝卡”等,类似T-mobile在美国推出的Binge on。的确,这些合作卡让用户节省了一笔费用,但这种行为其实违背了“网络中立”原则,是一种差别对待。

从创新角度讲,如果ISP那里也采取“竞价排名”,巨头们资本雄厚,初创团队势必无力竞争,将越来越依靠其下游产业链过活,又或者,内容服务会出现质量下滑。从用户角度讲,会有短期受益,但有没有发现自己在默默“被站队”?ISP正在诱导用户的消费习惯,长期下去用户将面临无可选择的局面。

因为中美国情有别,“网络中立”确立对美国ISP的负面作用几乎不影响中国ISP,中国的网络基建有“看得见的手”在调控。但 “网络中立”废除对网民的影响,中美很相似。

虽然美国FCC已经投票通过废除“网络中立”,但真正实施要到明年,美国民主党派和一些团体已经开始准备提起诉讼驳回投票结果。无论成功与否,美国的联邦贸易委员还会进行监管,而中国的相应措施进展依旧缓慢。

“网络中立”的立与废牵涉各方利益,最终可能都会落到谈判桌上解决,而政府措施将扮演重要角色。即便废除“网络中立”,也可以通过分服务类型而不是分用户进行差别对待,防止垄断和恶性竞争出现。当下,在政策调控和公关压力下,运营和服务双方都不会选择一意孤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74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