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网络中立,中国运营商也不敢肆意妄为

马继华 2017-12-16 07:55 阅读:8967
摘要:很简单,在特朗普的领导下,曾经的网络中立被废除了。有人欢喜有人发愁。美国“互联网协会”认为,“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对提供商没有选择权,所以消费者的在线体验将被迫接受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干扰”。“美国电信协会”

很简单,在特朗普的领导下,曾经的网络中立被废除了。有人欢喜有人发愁。美国“互联网协会”认为,“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对提供商没有选择权,所以消费者的在线体验将被迫接受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干扰”。“美国电信协会”则发表声明说,宽带提供商重燃信心,将进行必要投资,加强美国网络建设,尤其在乡村地区缩小数字鸿沟。中国也不例外,只是互联网公司占据道德制高点,电信运营商学会了忍气吞声,不敢发言而已。

网络中立(Network Neutrality), 是指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所有互联网用户都可以按自己的选择访问网络内容、运行应用程序、接入设备、选择服务提供商。这一原则要求平等对待所有互联网内容和访问,防止运营商从商业利益出发控制传输数据的优先级,保证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性”。

当然,这样的法案能够被确立,就一定有其当年的合理性。曾经,很多电信运营商都做过控制网速的事,比如说comcast之前就故意降低文件分享程序的传输的速度,一直到联邦通讯委员会出手才停止。在中国,也有类似的事件发生,甚至一些运营商做的应用就是死于对手运营商的小动作。

其实,所谓“网络中立”,是指网络服务提供商必须平等对待不同公司的合法内容,不得向支付更高费用的互联网公司提供更快网速,即所谓“快速通道”服务,也就是说,电信运营商必须向所有的互联网公司提供同样的服务,不能看钱下菜单,不能看业务不同提供不同的服务,想法是保护公平竞争,但在实践中却难以做到,后果事与愿违的造成了互联网应用企业有恃无恐,互联网公司收益暴增科技股飙升,电信运营商却陷入低谷。大家都想开快车,却没有人去修路了。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发表声明说,奥巴马政府2015年推出的“网络中立”规定对互联网实施“严厉的、公共事业式的监管”,“减少了网络服务提供商在网络方面的投资,并阻碍了主要为乡村消费者服务的小型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创新行为”。

这句话无疑是正确的,在中国,如果按照纯粹的市场化规则,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在收入增长缓慢、大多数超级利润被互联网拿走的情况下,注定不会再增加网络投资,只是因为特殊的国情和有关方面的提速降费的政治压力才勉力而为。

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如今电信运营商建设宽带的成本都是巨大的,但边际效益已经非常小,农村地区的宽带建设更是赔本买卖。简单的计算,偏远乡镇的宽带一年也收不回两百元,而建设和维护成本高达万元,十年二十年都收不回来成本。

在现实中,人们可以为某款热门游戏一个皮肤或者付文购买投入几百几千上万元,但却对辛辛苦苦做着运维的电信运营商每月几十元的宽带费用怨声载道。修路的拿不到钱,不仅没有动力,也没有能力去继续修路,这是基本的常识,却在中国的舆论场被异化。

本质上,网络中立法案是美国电信行业与互联网行业博弈的结果,与消费者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大家都要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2017年年初,美国第二大的视频网站Netflix向运营商Comcast和Verizon付费以保证视频质量不被降低,充分说明了网络中立就是网络运营商和内容提供商之间的博弈,和用户宽带付费多少没关系。

即便有网络中立,运营商不能为特定的互联网公司提供快速通道,但一样有同类的业务诞生,各种加速卖钱产生了一个行业,而只是电信运营商没有拿到钱而已。在中国市场上,各种互联网公司定制的套餐都大行其道,而且还被媒体公众热捧,背后的大鱼吃小鱼并没有人关注,竞争早已脱离了公平轨道,这个网络中立废除对中国一毛钱的影响都没有。

取消了网络中立之后,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呢2013年Facebook携手爱立信,联发科,诺基亚,高通,三星电子等企业组建号称“旨在为贫困的发展中国家提供网络连接服务”的网络提供商。但是,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用户在接入这项服务之后发现无法登入Google以及一些竞争对手的网站,这样的事情可能又会发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96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