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公战秦琼:特朗普与扎克伯格,谁更强大?

杰罗姆新新媒体观察 2017-12-04 09:27 阅读:59
摘要: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教授朱丽叶∙华莱士(JuliaWallace)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特朗普与扎克伯格,谁更强大?”这个问题有点“关公战秦琼”式的搞笑,其实很严肃、很严重。这个危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教授朱丽叶∙华莱士(Julia Wallace)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特朗普与扎克伯格,谁更强大?”

这个问题有点“关公战秦琼”式的搞笑,其实很严肃、很严重。这个危险的资深美女说的不是单口相声。

杰罗姆一直认为马小扎(马克∙扎克伯格)面善,厚道,是个不错的奶爸。他开了很久的小飞度,他对于妻子与女儿的热爱,以及他的那口十分勇敢的结巴中文,都呈现了他内在的纯朴与憨厚。但这一点不妨碍杰罗姆为朱丽叶教授点一个大大的赞。好人做坏事的历史不要太多,就象坏人做好事的机会也是存在的。

朱丽叶∙华莱士教授把特朗普与扎克伯格搁一块,看起来有点用心险恶。但朱教授的学术理据相当扎实,马小扎的确有和特朗普一拼的潜质。

特朗普身为超级大国总统,似乎可以呼风唤雨,其实,受到的制衡无处不在,几乎什么也干不了,从上台那天开始就面临着被弹劾的风险。他要干什么,都会有人阻止、留难。白宫记者团24小时全天候准备跟他找茬。但是,以黑箱中的算法控制着人们看什么不看什么的马小扎,却可以为所欲为,很少有记者跟他较真。特朗普的“通俄门”从他登基那天开始,就有无数的记者穷追猛打,但是,扎克伯格以及其他科技巨头为俄罗斯人的假新闻大开方便之门,却一直不在追光之中。

按朱丽叶教授的说法,马小扎其实比特朗普更危险,更可怕,也更值得调查记者们去追击。朱教授不是要记者们去八马家可爱的儿科医生陈女士和她的小千金们,而是要大家关注马小扎本人的玩具:他的任性的算法。

朱丽叶∙华莱士教授显然是个明白人。她明白,码农马小扎对这个世界已经作出的改变,远远大于地产商人特朗普。而马小扎将对这个世界进行的改变,更不是那个地产商人所能想象的。阻止特朗普,几乎已经是地球人的共识,而地球人,似乎仍在骄惯马小扎。

朱丽叶∙华莱士掷地有声地说(直接引语):“Facebook和其他科技巨头对我们的民主和我们的生活方式是一种威胁。但是,强大的美国媒体在这些科技巨头面前,与其说是横眉怒目的“看门狗”(watchdog),不如说是乖巧喜人的“宠物犬”(lapdog)。”

当然,朱教授没有对新闻界一棍子打死。她提请人们注意两个例外,两家原生的网络媒体 ProPublica 和 BuzzFeed,他们分别对 Facebook平台上的歧视性广告与假新闻问题进行了揭露。朱教授说,传统媒体 ——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各大电视网,一直保持沉默。许多人与大科技公司建立了密切的业务关系,其中《华盛顿邮报》由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拥有。

朱丽叶教授这位资深报人、前考克斯媒体集团(Cox Media Group)高管,执掌过亚特兰大、凤凰城的几家报纸,直接经历了硅谷巨头们的冲击,显然对于科技巨头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显然对于主流媒体对科技巨头们的绥靖政策十分不满。

她的解决方案呢?

朱丽叶教授是报人出身的新闻学教授,没有什么博大精深的论述,但知道要害在哪里。她讲了一个新闻史上的著名故事。

20世纪初,美国有一个名叫艾达·塔尔贝尔(Ida Tarbell)的“扒粪”名记者(Muckraker)。1902年,她为麦克卢尔(McClure)杂志撰写了一篇又一篇关于美国标准石油公司的文章。她揭露了这个石油巨头的种种做法如何限制竞争、阻碍社会的发展。她的连续报道引起了强烈共鸣,直接触发了联邦调查,并最终导致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分拆标准石油公司。

朱丽叶∙华莱士教授设问:今天的塔尔贝尔在哪里?今天的科技巨头扒粪者(Tech Muckrakers)在哪里?

呵呵,马小扎们得小心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