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合伙人不为人知的故事

李书航 2017-12-03 08:47 阅读:48
摘要:航通社发布此新闻稿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对其内容做任何事实核查或持任何观点或立场。新闻稿内容及其著作权和解释权均归发布新闻稿之企业所有。阿里合伙人的公益时在阿里巴巴内部,几乎没人会因为这次36位合

航通社发布此新闻稿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对其内容做任何事实核查或持任何观点或立场。新闻稿内容及其著作权和解释权均归发布新闻稿之企业所有。

阿里合伙人的公益时

在阿里巴巴内部,几乎没人会因为这次36位合伙人的举动感到意外。因为公益早已内化为阿里骨子里的基因。这个基因,是从马云开始至上而下传导开来。

阿里合伙人是全阿里平均公益时最高的团队,没有之一

阿里巴巴员工内部系统,每个阿里人的个人信息页面,除了姓名、花名、电话、邮箱、职务等基本信息,还有其他互联网公司都没有的一栏:公益时。这是马云在2015年提出的“每人每年3小时”公益目标,这个目标还被纳入员工考核体系。

截至2017年11月,阿里巴巴36位合伙人在今年申报的公益时一共是269.6小时,平均每人做了7.5小时公益。如果把阿里合伙人算作一个团队,那他们是整个阿里系人均公益时最高的团队,没有之一。并且,他们投入大量时间和个人财富的公益项目,大多与脱贫相关。

阿里巴巴最没时间的人,用在公益上的时间最多

公益时最高的是马云,45.5小时。这一年,马云携阿里巴巴17位创始人及合伙人向浙大一院捐赠了5.6亿;与合伙人出资建“云谷学校”;在腊八节给来自13个省份100名优秀乡村老师颁奖;到非洲马赛马拉草原上给大象安装卫星定位器,以跟踪、研究和保护野生象群(那头被他自己亲自安装上定位器的母象还被起名为“杭州”);以及参与马云公益基金的日常活动……在2017年,马云以个人名义捐赠了数亿元人民币,但他的巨额捐赠仅仅折算了0.5个公益时。在多个场合谈及公益时,马云都表达过同样的观点,“公益不是慈善,不是捐钱捐物,更重要的是身体力行,投入时间投入力量。”

女合伙人的心愿:阿里巴巴活102年,我们公益做102年

阿里巴巴12位女性合伙人每人的公益时都在13小时以上,因为她们在这一年,一起发起成立了湖畔魔豆公益基金会,以个人名义首期筹集了一亿元人民币,用来关注女性和儿童,尤其是0-3岁的农村留守儿童,帮助处于困境中的母亲和孩子拥有平等享受安全、温暖、接受教育和人生发展的机会。

湖畔魔豆副秘书长舒敏说,彭蕾是发起并全力推动成立这个基金会的关键人物。2015年,毕节发生留守儿童惨剧,四个孩子在家中喝农药自杀。舒敏说这个悲剧对彭蕾触动很大。

2017年8月,甘肃康乐一名母亲杀死四个孩子然后自杀身亡,彭蕾在高管会议上问蚂蚁高管们:请大家好好想想,我们怎么做,才能帮助到杨改兰们?

9月,彭蕾发动其余11名女性合伙人,共同筹备湖畔魔豆。

让湖畔魔豆副秘书长舒敏印象深刻的两个细节,一是9月初,12名女性合伙人利用周末时间,到西安考察一个致力于帮助0~3岁留守儿童的公益项目,12位合伙人连续两个晚上都开会到凌晨十二点,第二天早上七点起床出发去考察项目,一去就是一整天。

二个是自己的权限之大。彭蕾对她说,你可以调动任何人、任何资源来支持你。于是,她调动了分管法务的合伙人、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俞思瑛亲自去和合作公益机构起草合作框架与合同,调动阿里云工程师搭建湖畔魔豆官网,调动钉钉产品经理为合作公益机构开发内部沟通系统,调动虾米音乐设计师为湖畔魔豆设计LOGO……

前中供铁军的“退休”生活

中供铁军中的传奇人物,当年全国排名第一的销售冠军孙利军是阿里巴巴36位合伙人之一,他曾负责农村淘宝,几个月前接手了阿里巴巴公益,负责统筹阿里巴巴集团各事业群及阿里系子公司的公益部门。

作为当年中供铁军浙江金华的负责人,他和当年一起打拼的老铁军们一直保持着紧密关系,他们成立了一个公益群,自掏腰包,每年到偏远地区建1~2所小学,约定要在一起坚持做十年。

这个想法缘于2015年,孙利军的太太(也是前阿里员工)带着7岁的儿子去贵州一所山区小学呆了一星期。回来后,孙利军发现儿子变了,不再大手大脚,还开始存钱,常买文具寄往贵州。

孙利军在老铁军群里感慨儿子的变化,结果引来强烈共鸣与热烈回应。十几个十多年前就走遍中国乡县,人手一个硬皮包装合同兼防狗的铁军们再又到中国的农村去,这次他们带去的是数以百万计的捐助,和重建校舍的方案。

在贵州建完一所学校后,另两位合伙人,人力资源部资深总监方永新、资深副总裁吴敏芝也主动加入进来。

孙利军说,这个公益群是开放的,加入门槛是能拿得出时间和恒心,能去坚持不懈地投入。他们在群里随时都在开展各种讨论,大家每个季度都会碰一次面,讨论进度、遇到的问题、以及下一年的规划等,以及每年起码要去两次当地。

你所不知道的阿里合伙人的“私生活”

36位阿里合伙人的平均公益时之所以是全阿里最高的,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

合伙人经常会组织和发起各种公益活动,二是合伙人的业余爱好大多都与公益相关。

在阿里巴巴,P10以上的员工都是组织部成员,阿里巴巴组织部目前有300多人。阿里HR将这300多位组织部成员分成36个组,每位合伙人做其中一个组的组长,组长的职责之一,是不定期的组织团建活动。他们组织的活动,大多与公益相关。

比如他们曾一起到偏远地区小学做义工,给他们上课,帮助翻新学生宿舍、刷墙、换床;去千岛湖考察水源;去大凉山走访和评估对当地小学的援助方案;到老人院看望老人家,给老人画脸谱,陪他们唠嗑……

此外,还有人发挥自己的专业能力,利用业余时间来做公益。比如阿里云总裁胡晓明的公益时20.5小时,仅次于马云。2017年,这位技术极客发动阿里云工程师利用业余时间自建了一个叫“蚂上公益”的技术公益平台,这个平台先将公益机构和爱心极客的需求和资源汇集起来,再将公益机构的需求数据化、结构化,以便匹配合适的开发资源。

有人自己设立公益基金。2017年,阿里巴巴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在自己和夫人毕业的中学各设立了对中学教师的奖励基金,各自1000万,两人还全程参与了对优秀老师的评选和奖励。此外,这位资深“文艺青年”还资助了各种画展,用了一年时间选址和装修自己出钱建的公众美术馆“芸廷小坐”,明年将对公众免费开放。作为马云公益基金理事,全程参与乡村教师的评选以及对公众的传播。王帅给自己申报的公益时却只有3小时,他的解释是“够了就行了”。

阿里技术人的“公益思维”

合伙人对公益的投入影响到了所有阿里人。“公益思维”,成为阿里人日常的思维习惯,最亮眼的,是以阿里技术人的方式。

2017年6月,湖南遭遇史上最强降雨,受灾人口达到1145.9万人。为了防止灾后疫情爆发,阿里云联合生态伙伴千寻位置利用50余架无人机,在6个乡镇开展作业,用云计算能力和北斗定位实现消毒剂播散的高效作业。

2017年9月,家住成都的八旬老人俞性佑一次偶然的旅游中得知,自己有一个失散已久的堂哥,但遗憾的是当时堂哥已经去世了。阿里云工程师们听说这个故事后,用3天时间,用分布式协作的云计算给老爷子搭建了一个“家谱网站”,现在已经能看到俞氏家族九代的家族树了。

蚂蚁的工程师和产品经理们,则在过去一年多里,做了多款落地于公益场景的产品。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在2017《蚂蚁金服CSR报告》的序言中写道:“有人问我,2016年这一年,我最满意的自家产品是什么?我的答案是,蚂蚁森林、为视障人士开发的“听支付宝”功能、以及我们区块链团队选择的第一个应用场景,是为一群听障孩子筹了一笔善款。这三款产品和应用,体现了技术背后人性的温度,以及一个事实:科技,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公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