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第一大股东南非报业Naspers,会是第二个雅虎吗?

杰罗姆新新媒体观察 2017-11-23 08:51 阅读:34
摘要: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证券市场(JSE),2017年有一只大牛股南非报业(Naspers),已经涨了约75%。它之所以牛是因为它是腾讯的持有约34%股份的第一大股东。南非报业(Naspers)搭上了腾讯的顺

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证券市场(JSE),2017年有一只大牛股南非报业(Naspers),已经涨了约75%。它之所以牛是因为它是腾讯的持有约34%股份的第一大股东。南非报业(Naspers)搭上了腾讯的顺风车。腾讯最大股东 Naspers 为什么被称为“南非报业”?腾讯约 5000亿美元的总市值中,有三分之一强,属于南非报业。

南非报业总部,MEDIA24是旗下报业品牌

南非市场上那些没有搭腾讯-南非报业快车的投资基金,只能远远地跑输大盘,被投资者骂得狗血喷头。这些基金的经理人,为什么始终拒绝把南非报业纳入其投资组合呢?他们的理由显然站不住脚,因为他们已经输了,但是,目前他们仍然拒不投资腾讯-南非报业的理由会是什么呢?

跟钱没什么可赌气的。

这是个很有趣的话题,南非报业竞争对手旗下的媒体 Moneyweb 采访了南非一家15年来始终排名前十的投资基金 PSG Equity Fund 首席投资官格雷格∙霍普金斯(Greg Hopkins)。

PSG 基金2017年至今的收益达9%,并不算差,但是,不动脑子、被动投资的南非投资基金 Top 40 tracker funds 的收益是25%。这支基金的投资标的是南非市场前40大公司,其中包括第一大公司南非报业。那些重仓南非报业的投资者,收成之丰硕就更不用说了。

格雷格∙霍普金斯坦言客户对他们提出了很多质疑,许多人认为买入南非报业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他有不同的意见。

霍普金斯认为南非报业(Naspers)有两部分资产,一部分为腾讯的股份,这部分股份的市值就远远超过了南非报业的总市值。另一部分是其余的资产,这部分资产包括遍及整个非洲的付费电视业务、南非国内的印刷媒体业务以及遍布全球的电商业务,所有这些业务在证券市场看来,价值是负数,而且负得很多很多,数以百亿美元计。

PSG Equity Fund 首席投资官格雷格∙霍普金斯认为,腾讯过去的强劲增长并不能用来推断其未来的持续发展。他认为腾讯仍在成长,但速率已经下降了,其资本回报率也已经开始下降了。因此,南非报业收益大幅增长的最主要的驱动力已经不存在了。对于腾讯管理层最近的两项重大投资,霍普金斯就很不以为然:“他们花20多亿美元买下了特斯拉的4.9%股份,让我们觉得困惑;他们花另一个20亿美元买入麻烦缠身的Snapchat的股份,同样如此。这两项投资合起来,呈现了腾讯的某种投资模式。”

言下之意,霍普金斯觉着这些钱明珠暗投,也许会打水漂?

南非报业的另一部分资产,在霍普金斯看来就更不容乐观了。市场本身已经进行了冷酷的估值。

随着赢利的下跌,南非报业的这部分业务的现金流已经枯竭,南非报业管理层因此不得不到证券市场不断融资以勉强渡日。

霍普金斯手中可是有数据的,在过去的十年间,南非报业一共向非腾讯业务投入了巨额的资金与资源,累计达750亿兰特(1南非兰特约为0.4753人民币)。但是,南非报业的这部分业务每年都亏损累累,每年大约为100亿兰特。霍普金斯本人是投资者,他不认为为未来花钱、为未来承受损失是什么坏事,但是只应该为有前途的业务承受损失。过去,付费电视和印刷媒体都是南非报业的金牛,投资腾讯的3000多万美元资金就来自这些业务,但斗转星移,这些业务已经是亏钱的主,需要来自腾讯的收益来拯救了。

霍普金斯说,为了维持现金流,南非报业近些年已经通过发债与发股的方式,筹集资金780亿兰特。

你不能说霍普金斯关于腾讯的论点与论据完全没有道理,这位南非重量级投资人的视野,显然存在严重的局限性。特斯拉与Snapchat对于霍普金斯来说,是些无法理解的异形。遥远的中国,更不是他可以想象的。

但是,就近观察的霍普金斯对于南非报业集团除腾讯以外资产的评估,尤其是对于付费电视与报纸杂志业务的评估看起来是客观公允的。

杰罗姆一直在追踪研究南非报业集团,腾讯大股东 Naspers 的多事之秋,会给腾讯带来什么麻烦?将其视为全球范围内最为成功的数字化转型的传统媒体集团。但是,这种转型在传媒业、在新闻学语境中却是完全失败的,因为,南非报业的媒体业务,无论是数字媒体业务还是传统媒体业务,都没有因为资金与资源的源源不断的投入,而展现生机。

南非报业旗下,至今没有出现任何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媒体机构,其领导人也完全没有通过其驾轻就熟的资本运作能力,在媒体业务上建立全球影响的野心。南非报业通过数字转型赚到了足够多的钱(目前总市值约1300亿美元),但他们好像并不觉得传媒业是有前途的行业,值得奋力一搏。南非报业的传奇领袖、现任董事长库斯∙贝克就曾在几年前纽约时报接近破产之时坦言,我们完全可以把纽约时报(当时纽约时报总市值不到20亿美元,现值也不到30亿美元)买下来,但我们没有兴趣。

库斯∙贝克是一个带领南非报业走出非洲的了不起的报业领袖,但是,他本人不是报人,甚至算不上媒体人,他对于新兴技术如痴如醉,对媒体业务却似乎完全没有激情。

PSG 基金的首席投资官格雷格∙霍普金斯基于上述理由决定冒着投资者痛责的压力,拒不投资南非报业,是任性呢还是理性?也许,在他的心目中,南非报业就是第二个雅虎。

南非报业最终会像传奇的雅虎一样,压对了黑马(阿里巴巴),但最后落花流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