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DeepTech深科技 2017-11-23 08:02 阅读:1042
摘要:(《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英文版APP现已上线,年度订阅用户每周直播科技英语讲堂,还有科技英语学习社区哦~)今年7月,一则传言曾惊动半导体业界:联发科COO朱尚祖很可能加盟某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品牌。现在,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英文版APP现已上线,年度订阅用户每周直播科技英语讲堂,还有科技英语学习社区哦~)

今年 7 月,一则传言曾惊动半导体业界:联发科 COO 朱尚祖很可能加盟某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品牌。

现在,这个“智能手机品牌”终于浮出水面——它就是小米。就在昨天,小米CEO 雷军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朱尚祖正式加入小米,担任小米产业投资部合伙人。朱尚祖在联发科担任要职近 20 年,并协助联发科开创了其手机芯片事业高峰。这不禁让人猜测,小米投资部的胃口有这么大吗?这得从朱尚祖本人说起。

朱尚祖过去在联发科任职消费电子事业部和数码相机芯片事业部总经理,2010 年建立智能手机事业部,从芯片设计到 Turn-key 方案的建立,为联发科打下事业高峰的基础,后来更担任联席运营官,但因为联发科进攻高端手机方案失利,今年七月辞职转任顾问以示负责。

虽然业界认为,朱尚祖应该会寻找下个舞台,可能还是会跟手机芯片产业相关,但没想到朱尚祖去了小米。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图丨朱尚祖

实际上,小米的投资部拥有极为亮眼的投资成果——从 2013 年开始,小米开始布局生态链,在这数年的时间成功孵化约 200 家企业,其中更有数家成为了独角兽,而这也是 2015~2016 年小米在手机事业遭遇困难时,其市场估值仍在高位的主因。

但回过头来看,朱尚祖过去的资历和产业经验能为投资部带来什么好处?如果是寻找手机芯片设计或相关方案的目标,那朱尚祖或许能发挥所长。但小米需要吗?通过何种方式?

以朱尚祖的资历,其过去在联发科手机芯片事业部门的辉煌成就,加上小米同时也在布局自己的方案,甚至也在考虑把 AI 计算功能加到生态之中,如果依靠朱尚祖过去在手机芯片的布局与规划能力来落地其芯片方案的应用,甚至将自有方案打造成类似华为麒麟这个产品品牌所拥有的高大上形象,帮助小米扩大其所认为处于“核心价值”地位的手机市场占有率,或许也是个合理的方向?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图丨华为麒麟

而联发科也发言响应朱尚祖加入小米不会损害到联发科,因为小米过去两年在手机芯片的使用选择上几乎已经完全走高通体系,联发科方案仅使用在少数超低端手机以及平板产品,出货量极小。

朱尚祖来到小米,协助小米发展自有芯片方案,若能产生像华为麒麟方案取代高通高端方案的效果,对已经放弃高端方案的联发科自然不会有损害,反而会对高通产生打击,毕竟小米用了自家高端方案,肯定就会排挤到高通的方案。

且对于手机厂商来说,通常的做法都是自有芯片主打高端,中低端芯片采购,而未来联发科推出性价比更高的中低端芯片后无疑将极大增强自身的优势,由此看来,通过朱尚祖的关系重新打进小米供应链似乎也在合理的预期之内。

这或许也是联发科之所以乐观其成的原因。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图丨手机是小米生态的核心,未来可能也要加入 AI 元素,若要走华为麒麟模式,就需要像朱尚祖这种有力舵手来为其方案掌舵

小米的崛起、遭难以及重新振作

小米的崛起是以平价手机,高端配置,搭配饥饿营销,以及众多米粉的拥戴,创造了新手机公司的出货成长记录。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然而,在 2015 年之后,由于出货量扩张过快,小米的整体供应链追赶不上,且因为过度重视在线销售,缺乏线下渠道经营,因此当其竞争对手也纷纷加入在线销售之后,其渠道基础的差别就逐渐显现出来了。

小米不重视线下渠道,主要还是因为其定价策略,因为过去经营自有在线渠道,在渠道成本方面可以尽量节省,不需保留利润给渠道当营销奖励,但线下模式就必须砸钱鼓励销售,否则渠道会转而促销利润较高的产品。小米产品在额外增加了给渠道的回扣之后,过去强调的性价比优势大幅削减,且竞争者也纷纷仿效小米推出高性价比产品,大打价格战,小米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不再,且部分二三线城市可能还是比较依赖线下渠道,这也限制了小米的成长。

因此,在 2015 年和 2016 年,小米出现了出货衰退的现象。反之,华为、VIVO、OPPO 的出货都凭借在线销售与线下渠道的搭配,大幅扩增,一时之间,市场看衰小米未来的评论此起彼伏。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图丨除了苹果之外,国内的华为、VIVO和OPPO都是小米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然而,投资者对小米的估值却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还是呈现增加的趋势。

拜其投资部所赐,从 2013 年到 2017 年,小米投资了将近 200 家新创厂商,其中更不乏像做智能穿戴的华米、空气净化设备的智米、生产小米移动电源的紫米,以及小米平衡车的纳恩博(Ninebot)等估值都超过 10 亿美元的独角兽。

虽然手机业务衰退,小米生态链的快速成长稳定了小米的军心。然而,在 2017 年,雷军重新定义小米模式以及小米生态链:虽然其他投资业务或目标发展的很不错,但小米的核心价值还是在手机,其绝大部分的生态链还是基于手机生态的延伸。

为了追上市场对智能手机的定位,小米也重新调整其手机研发的逻辑,减少了产品线的类别,将绝大部分的研发资源投注在少数几款核心产品,比如说小米 6、小米 MIX 2,追求体验的优化,摆脱过去性价比高,但实际体验比不上竞争对手真正高端产品的窘境,即便价格要因此提升也在所不惜。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图丨小米 MIX 2“全面屏”手机

况且,中国目前的消费能力及产品选择价值观与小米发展初期已经截然不同,性价比虽然很重要,但消费者更愿意为了完美的使用体验、产品细节与外型设计及应用附加价值而付出更多钞票。

事实证明,雷军的观点没错,这些产品在市场上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小米的手机也成功在 2017 年重返荣耀,出货状况和营收都获得大幅改善,其市场占有率占到全球第五。

过去,走下神坛的品牌厂很少能有再次崛起的案例,但小米做到了——其小米生态链乍看之下好像样样都卖,但实际上背后都还是有个共通的逻辑在:结合云服务,让手机成为主导生态的核心。

为了强化对供应链的掌控,以及增加手机产品的差异化,2017 年小米也发布了两款芯片,分为中低端、代号为松果 V670 的澎湃 S1 芯片,以及定位为高端的松果 V970,V670 已经出货,其性能表现相当不错,规格上也超越了联发科同等级产品,不过以 V670 的产量,成本当然就无法相提并论。高端 V970 看来遭遇了点困难,年底应该比较难准时推出。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图丨澎湃 S1 芯片

然而,这时朱尚祖加入小米的行列,要说真的是纯粹为了布局投资?可能就比较牵强一点。

朱尚祖成就联发科手机霸业,高端方案失败非战之罪

朱尚祖在 2010 年为联发科创建智能手机芯片部门,相关方案推出后一洗过去在 2G 手机芯片的低潮,帮助联发科营收节节升高。

其主要的原因在于联发科在价格方面非常宽松,不像高通一开始会严格挑选客户,联发科不论什么品牌客户都照单全收,且尽量满足其需求。而联发科手上还握有最大的武器 Turn-Key 服务,依靠此一站式平台服务,手机的制造从过去的高科技产业转而变成家庭代工,可以说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做手机。联发科的市场占有规模因此获得大幅扩张。

根据调研机构的计算,2012 年起其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就超过高通,2015 年出货量甚至达到高通的 2 倍。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但 2016 年因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快速转移到 4G 时代,而联发科在 4G 方案的成熟度太低,导致错失市场时机。2016 年底时,因其 4G 芯片技术不到位,规格太低,且成本又太高,不符合中国国家电信标准要求,导致被最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排除在集团采购名单外,竞争对手高通方案趁此大幅扩张其中低端方案市场。

另外,因为低端手机发展与竞争过头,相关手机厂商几乎无利可图,因此整合倒闭时有发生,且因为这类手机使用体验极差,几乎不会有回头客,中国智能机市场消费者用过像苹果或三星手机之后,也逐渐懂得要求质感和性能,因此这类超低端产品的市场急速萎缩,加上展讯在超低端市场用几乎没有任何利润的价格出货,联发科的整体方案出货也因此雪上加霜。另外,高通的高通参考设计(Qualcomm Reference Design,QRD)也愈发成熟,Turn-Key 已经不再有任何优势。

在以上几个因素影响之下,2016 年联发科市场占有率被高通快速追赶,2017 上半年的季度出货甚至被高通反超。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另外,联发科一贯的作风就是就是走低价,但性能堪用,而朱尚祖为了扭转企业形象,并且创造更好的产品毛利,在 2015 年开始推行高端芯片计划,可缺乏高端平台经营经验的联发科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不是计划延期导致产品推出时规格已经明显落后于对手,就是芯片稳定性不佳,甚至曾有被小米退货的纪录。

而联发科在营收成长的压力下,逼迫朱尚祖弃守高端产品品牌定位,造成多次高端方案刚一推出就沦落为中低端芯片才有的白菜价,虽然出货量增加,赚了钞票,但赔了联发科的品牌名声。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实际上,朱尚祖很希望能够发展出真正的高端方案以作为其职场生涯的代表作,但高端方案在联发科这个以成本为导向的公司发展不出来,且过去联发科高层的决定让朱尚祖苦心经营的高端品牌形象一夕之间成了泡影,而 2016 年到 2017 年联发科手机芯片出货、营收与毛利都衰退更让朱尚祖心灰意冷,在遭遇挫折之下,也只好转身离开。

朱尚祖是个有能力开创市场的战将,虽然在联发科受到客观环境限制,导致其高端心愿受挫,但来到小米这个发展自有芯片方案,并期望能凭借手机平台打下更坚实的生态链的企业,或将成为朱尚祖完成自己心愿的最佳平台?

帮忙小米做投资是幌子?真实目的是要帮助小米抗衡华为?

实际上,小米过去在假想敌的设定上就是以华为为目标,从手机到笔记本,再到平板,似乎都是在走与华为类似的产品布局。就连手机芯片,不只和华为一样推出一高一低的方案配置,型号数字也都和华为的麒麟方案对标。

在低端芯片方面,小米的策略十分清晰:一、通过自制低端芯片作为议价武器,方便拿到包括高通或联发科更低的方案报价;二、作为差异化手段,结合自有软件发展优化体验。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然而,在高端芯片领域,华为凭借着麒麟 970 一举登上与苹果 A11 相提并论的地位,且在核心技术上还用上了神经网络核心,加速 AI 应用。

不可否认,麒麟 970 成为抢走苹果风头的全球首款 AI 手机芯片,这称号实在太响亮,雷军看了肯定内心不悦。V970 或许就是为此才推迟的,毕竟 V970 在初始设定上就是一款标准的高端芯片,没有什么特殊计算能力,和麒麟 970 比较之下,实在是毫无亮点。

此外,V970 的基带能力其实是颇受质疑的一环,华为已经能做到 Cat.18 的支持,但松果的基带技术来自联芯这家公司,虽然过去曾辉煌一时,但后来因技术水平追不上对手而慢慢被市场淘汰,中低端的松果 V670 基带只达到 5 模 Cat.4 的水平,明显追不上市场水平,可见联芯技术仍然没有太大突破,这样的基带技术水平要是用上 V970,肯定会被笑掉大牙。

一次看似平常的挖角事件:小米的野心伸向高端芯片,矛头直指华为

图丨小米搭档联芯科技

作为小米生态链的核心,虽然智能手机的销售量已经回稳,但在规格制定上,对手都已经先后走进AI领域,小米自有高端方案还需要更大的格局,才有办法面对对手在AI应用领域与生态的挑战。那么,这个更大的格局从哪来?

可以见得,以朱尚祖在高端芯片方案的规划经验与视野,雷军肯定不会只让他从事找寻投资目标的工作。或许小米能够借朱尚祖的市场眼光,以及小米投资部的雄厚资本,找齐自制高端基带所需要的专利与技术来源?也或许,朱尚祖、小米、联发科已经谈定合作方案,要帮小米打造基带,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大将被挖,联发科却如此气定神闲的理由?

这所有的疑问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04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