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ivo公司将建“超级高铁”,与马斯克的Hyperloop有何不同?

DeepTech深科技 2017-11-17 14:09 阅读:358
摘要:(《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英文版APP现已上线,年度订阅用户每周直播科技英语讲堂,还有科技英语学习社区哦~)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人们对待科技的包容态度让他们颇受硅谷企业的青睐。他们早已见识到了运送啤酒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英文版APP现已上线,年度订阅用户每周直播科技英语讲堂,还有科技英语学习社区哦~)

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人们对待科技的包容态度让他们颇受硅谷企业的青睐。他们早已见识到了运送啤酒的自动驾驶卡车,现在又迎来了“超级高铁”(Hyperloop)。

不过, 这次不是 SpaceX 公司的 Hyperloop,而是由 Arrivo 公司推出的“类 Hyperloop”高铁系统。11 月 14 日,Arrivo 宣布与科罗拉多交通部门已经达成协议,在整个丹佛大都会地区开发一个新型高速交通网络。交通网络与目前在日本和中国运行的磁悬浮列车系统非常相似。公司 CEO 兼创始人 Brogan BamBrogan 表示:“我们与 SpaceX 的 Hyperloop One 有本质上的区别,这种区别意义重大。”

图 | Arrivo 概念图

埃隆·马斯克在 2013 年的白皮书中首次公布了“Hyperloop”(一种高速管道运输)这一想法——在近乎真空的管道内安装轨道,上面悬浮着装载人员或货物的机舱。系统中几乎消除了所有的摩擦和阻力,意味着它能够以相对较少的能量消耗达到接近超音速的速度。从那以后,各种创业者和初创公司前赴后继,一直在试图实现这种 Hyperloop 概念,寻找一个成本、速度和设施建设可行性的完美结合。

虽然受到 Hyperloop 构想的启发,但是 Arrivo 做出了根本性的改变:抛弃真空,接受空气带来的烦人的诱导阻力(由于产生升力而诱导出来的附加阻力)。这样一来,实现超音速地面行驶将变得非常困难。但是 BamBrogan 表示,建造并保持一个真空状态的管道实在太复杂、太昂贵,甚至不值得一试。

在气压和环境的阻挠下,Arrivo 的列车最高时速约为 321 千米,这远远不及超音速(音速约为每小时 1224 千米)。但考虑到 Arrivo 的重点是 10~60 英里(约 16~96 千米)之间的短途直达线路,这样的速度已经足够了。BamBrogan 表示:“最高速度不是我们追求的真正价值,我们追求的价值是不受糟糕交通状况影响的点对点运输。”

该系统有望将市中心出发的 35~70 分钟车程缩短到 10 分钟。更好的是,Arrivo 放弃管道模式能够使系统的构建和维护成本降低。但是可能需要将车舱和轨道与外界隔离,以防儿童和杂物接近。

Arrivo 计划从位于丹佛东部南北向的 E-470 收费公路开始,途经城市的主要机场。Hyperloop 系统甚至可以在现有高速道路上行驶,只要在每个行驶方向上占用一个车道的空间。在奥罗拉附近,该公司将建设一个工程和技术中心,到 2020 年将增加 200 名员工。Arrivo 的资金来源于科罗拉多州,Aecom 公司基础设施合作伙伴、E-470 公共高速管理局和自己的资金,他们将开展可行性研究,希望在未来 4~5 年内,成功运行一个商业系统。

图 | Arrivo Hyperloop 概念图

Arrivo 的竞争对手如 Hyperloop One(BamBrogan 曾经是创始人之一,后因故离职)、Hyperloop 运输技术公司和埃隆·马斯克统统都把重点放在了建设城际交通网络上面。但是 BamBrogan 希望首先用轨道和列车连接各种城市内区域,有的车厢载人,有的载货。或许也能够把车从 A 点转移到 B 点,但是这辆列车并不是用来进行美国各州间的旅行或跨国高速穿梭的。

BamBrogan 表示:“如果让我选择一种交通方式在两个遥远的城市之间穿梭,我肯定会选择乘坐飞机,而不是坐在金属管内的低压环境中旅行。因为前者非常高效,乘坐体验顺畅,而且有免费的橙汁。”

如果我们用工程师思维来考虑一个问题:我们讨论的 Hyperloop(特指马斯克的想法)究竟是什么?目前看来,它不是一项发明。它是现有技术的一种巧妙包装——管道、真空泵和磁悬浮,它们堆叠起来就诞生了一种非常酷炫和科幻的概念,给人一种高大上的感觉。这就是马斯克魔力的一部分:通过重新构想我们已经拥有的技术,来产生巨大的兴奋感、支持和资金。例如,电动汽车已经存在了一个世纪之久,而特斯拉的诞生使他们成为地位的象征,并促使人类渐渐抛弃化石燃料。

图 | SpaceX 的 Hyperloop 概念图

尽管就 Arrivo 提供的 Hyperloop 高铁系统而言,大多数人会认为其本质就是存在多年的磁悬浮列车,但 BamBrogan 还是效仿马斯克,坚持用 Hyperloop 作为噱头。“我喜欢 Hyperloop 这个词,我多么希望我能(第一个)想到。但是我并不在意它的名字,无论它叫什么,我们试图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快速地)送你到机场”,BamBrogan 总结道。

这套说辞难免有几分野心面对事实时的无奈,系统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是如此:大胆的梦想和预算承诺都很容易被未来的事实所推翻。但是有梦想的 BamBrogan 不应该受到指责,万一真的实现了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5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