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东方被指拖欠被投影院1400多万增资款只因“关联影院偷票房”

娱乐资本论 2017-11-17 13:38 阅读:18
摘要:作者/杨柳青连日来,A股上市公司当代东方陷入了一场“信誉风波”。今年3月,当代东方曾公告称,将收购位于石家庄的河北威丽斯影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丽斯),根据威丽斯的董事、创始人石辛栋的说法,当代东

作者/杨柳青


连日来,A股上市公司当代东方陷入了一场“信誉风波”。


今年3月,当代东方曾公告称,将收购位于石家庄的河北威丽斯影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丽斯),根据威丽斯的董事、创始人石辛栋的说法,当代东方的承诺包括:1、先投入1470万拿下威丽斯34%股权;2、再增资1496万取得51%的控股权;3、最后支付3000万作为财务支持,用于公司项目建设。



然而,就在最近,石辛栋却突然对媒体爆料称,当代东方在获得威丽斯51%股权后,拖欠1400多万元增资款长达半年,导致威丽斯陷入困境。


增资款迟迟不能到位的情况下,石辛栋曾提出,希望当代东方将持股比例降至34%等多种方案,但截至目前,并未获得当代东方的同意。石辛栋如今正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而当代东方对娱乐资本论表示,之所以没有继续支付增资款,事出有因。


当代东方称,威丽斯的关联公司因为偷瞒票房被监管部门停业整顿,且影院的实际运营状况与石辛栋等人提供的交易资料有较大出入,为维护上市公司所有投资者的权益,当代东方不得不暂缓后续款项的支付,并要求对威丽斯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再次进行核查。


究竟是影院方存在财务问题,还是当代东方遭遇了资金瓶颈?目前,双方各执一词,事件仿佛陷入了罗生门。


当代东方反呛:

威丽斯关联公司涉嫌“偷票房”


11月13日,石辛栋的爆料,将威丽斯和收购方、上市公司当代东方持续半年多的矛盾,彻底公开。


次日,娱乐资本论联系到当代东方总裁助理兼运营管理中心总经理李泽清,其表示,根据协议,当代东方已经依约依法履行协议,目前已支付股权转让款1470万元、增资款80万元。


至于为什么没有继续增资,是因为威丽斯存在两大问题:


第一,在股权交割和增资过程中,当代东方发现威丽斯关联企业“河北省辛集市新视界影院”偷瞒票房,这是《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后首批公开处理的326家影院之一,全国电影市场专项治理办公室认为“情节严重”,要求停业整顿90天。


第二,威丽斯后续由石辛栋等人负责管理运营,影院的实际运营状况与对方提供的交易资料有较大的数据出入。


此外,当代东方还发布律师函称,得知关联企业被处罚以后,公司要求重新对威丽斯的财务数据进行核对和梳理,以确保威丽斯估值的真实性,但是石辛栋等人拒不配合。律师认为,举报人(石辛栋)隐瞒本次事件的真实情况,损害了当代东方的商誉,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要求举报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消除恶劣影响,并保留追究举报人法律责任的权利。


对此,石辛栋2天前向腾讯财经解释,关联公司(河北省辛集市新视界影院)偷瞒票房的情况属实,但该影院与威丽斯并无直接关系,是威丽斯的股东投资的另一家公司,而偷瞒票房的情况在并购完成前已经发生,并已告知当代东方。

11月15日,娱乐资本论与石辛栋的助理联系上,其表示,关联公司偷瞒票房的情况媒体早有报道(今年3月21日左右),而且是事发之后当代东方才进行收购的(4月份)。


“就算是没有告知,这跟威丽斯有关系吗?我们公司股东的另一家公司出现偷瞒票房现象,该处理的已经处理了,该罚款的罚了。”前述石辛栋的助理说,“当代东方认为这可能会有一定的风险,它为什么不通过书面或者口头、微信、短信通知,不再给威丽斯付款了?”


至于当代东方质疑的第二点,即石辛栋方面提供的威丽斯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不符,石辛栋的说法是,威丽斯的审计工作均由当代东方指派人员完成,他们不可能隐瞒或造假。


但是,当代东方却质疑,“我们所审计的财务也是由石辛栋、秦向等原股东提供的财务数据,且其提供的影城预估营业额和利润与实际经营出现较大出入,团队不变、影院不变,为何盈利变成亏损?”


在原股东名下影城出现瞒报票房行为后,当代东方称自己高度重视,不断地要求对方提供向下影城的相关财务数据,根据实际运营后的影院进行数据分析,但是遭到了石辛栋方面的推托和阻扰,不仅强行收回影城公司印章、证照,还重置了银行U-KEY,导致威丽斯影城脱离了上市公司的规范化管理。


当代东方拖欠1400多万增资款

达半年之久


回顾整个事件,当代东方从今年1月份开始与威丽斯股东方接洽,3月29日公司披露了收购威丽斯股权并增资的公告。



公告称,为了加强在影院渠道端的布局,扩张影城数量,当代东方通过全资子公司北京当代春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河北新视界大地影业有限公司、辛集市维乐影影业服务中心(有限合伙)签署协议,以1470万元获得威丽斯34%股权,同时增资1496万元,增资后持有威丽斯51%股权。


根据石辛栋的说法,威丽斯已于今年4月19日完成了51%的股权转让和增资工商变更登记,以及人事和财务交接。按照合同,当代东方应最晚于2017年4月30日向威丽斯原股东支付1470万元购买其34%的股权,最晚于5月4日前支付1496万元的增资款。此外,当代东方还应在8月15日前落实给威丽斯3000万的财务支持。



出于对上市公司信誉的信任,在当代东方还没有完全支付股权转让款时,石辛栋就同意了威丽斯51%股权的工商变更。


但是,当代东方之后一直拖欠股权转让款。直到今年8月2日,用于收购34%股份的1470万终于付清,但用于增资至51%的1496万,以及3000万的财务支持并未实现。


这导致威丽斯很快就陷入经营困境,石辛栋称其目前已亏损200多万。这是因为,当代东方以上市公司的合规性为由,让石辛栋清退一些老股东,并清偿所有负债,却没有后续资金支持;另外,当代东方要求石辛栋等按照上市公司标准聘请大量财务和法务人员,使得威丽斯增加了大笔支出。尤其是,之前约定好的业务拓展得不到后续资金支持,停下来就要面临巨额损失。


而当代东方则认为,并不存在所谓“要求公司大量聘请高薪财务和法务人员”的做法,影城亏损200万元,也并非是当代东方单方面造成的。当代东方还表示:“威丽斯目前所有的财务收支均由石辛栋签字确认,我方也未向目标影城委派高管(业务)人员。”


对此,上述石辛栋的助理告诉娱乐资本论,过两天会有书面的回复。“你会看到,公司什么时候交接的公章,催款,财务情况等,都会以截图或者文件的形式出现,而不会是简单地说一下。”其言外之意是,当代东方目前很多的说法都没有文件资料或者截图、录音等证据支持。


当代东方否认资金不足,

拒绝降低持股比例至34%


提起当代东方,外界对它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不断地投资并购,其业务范围目前已扩展到院线、影视剧制作发行、IP运营、互联网和电视平台、演艺等影视文娱全产业链。


2015年,当代东方斥资11亿收购电视剧公司盟将威,从而正式跨界影视行业。当年,公司新增了包括东阳盟将威等在内的4家子公司;2016年,其新增的子公司数量翻倍,达到8家,包括华彩天地、当代浪讯等影院公司。


2017年上半年,当代东方新增子公司的数量达到12家,其中影院公司就有10家。下半年,公司又公布多起投资并购,其中规模较大的包括总价25.5亿(支付股份)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6至9亿投资王力宏2018年世界巡回演唱会,2.94亿元收购星斗企业持有的河北当代文化传媒49%的股权等;其余投资金额在数百万、一两千万的更是数不胜数。



石辛栋爆料时还提及,由于现金流困难,为了支付款项,当代东方曾提出过一份担保融资方案,由上市公司为威丽斯提供担保,向第三方金融机构借款3000万元,同时要求石辛栋签署反担保协议(担保物为石辛栋等持有的威丽斯49%剩余股权),但是被石辛栋拒绝。


其原因是,鉴于威丽斯已经陷入亏损,极有可能无法偿还这笔3000万的借款,最终可能导致石辛栋在威丽斯的股权被当代东方拿走,另外还会赔上两家影院。而石辛栋的助理则认为,这个担保融资似乎并无必要。因为股权转让款从今年4月份就开始拖欠,既然威丽斯有重大财务和偷瞒票房等问题,而且当代东方已经停止增资,那还做担保融资干什么?


“影城整体融资并非股东融资,影城所有股东都有担保的义务,我方作为大股东不仅提供融资解决方案,还承担了信用背书和担保责任,石辛栋作为实际经营团队和股东,对融资提供反担保合情合理。况且,这只是我方提供影城后续发展解决办法的若干方案之一。”当代东方的李泽清解释。


实际上,石辛栋一度打起了退堂鼓,如果当代东方确实遇到资金困难,他只要求当代东方把股权变回到34%,但是当代东方既不付钱,也不愿归还股份。


“在交易过程中,我方提出若干方案之一为退出威丽斯,石辛栋等原股东退还我方已经支付的款项,亏损部分双方按照工商登记的股权比例承担亏损。”李泽清表示,但是并未获得对方采纳。


至于当代东方为什么不愿变回到34%股权,李泽清称,“我们已经支付了全部股权转让款和部分增资款,控股威丽斯是本次交易的方向,参股影城不符合我们的战略发展要求。”


对于石辛栋提到的,当代东方是因为资金不足所以无法支付后续股权转让款的质疑,李泽清表示,当代东方“自身资金状况良好”、“融资途径也很通畅”。


“当代东方的主要模式是通过控股中小影院投资公司,来达到切入和控制影院的目的。不过,影院从签约到建设、到进入运营,每个阶段在投资公司的财报上表现出来的数据情况都不太一样,然后影院又有市场培育期、发展期和稳定期,在每个阶段投资公司甚至影院公司都有不同的需求,需要股东、战略投资人给予帮助,在什么阶段给予什么样的支持,恐怕现在大部分行外的投资公司并不太了解。”有资深影院投资人士表示。

“我认为作为影院母公司的控股股东,如果对业务的了解和控制力没有那么强的话,势必会出现类似跟威丽斯合作的这种风险或者分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