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对Twitter、Facebook 投资背后的来自克里姆林宫的现金

杰罗姆新新媒体观察 2017-11-06 11:26 阅读:172
摘要:如果以“读书读皮,看报看题”的方式,来领略《纽约时报》昨天的这篇报道【亿万富翁对Twitter、Facebook投资背后的来自克里姆林宫的现金】(KremlinCashBehindBillionair

如果以“读书读皮,看报看题”的方式,来领略《纽约时报》昨天的这篇报道【亿万富翁对Twitter 、Facebook 投资背后的来自克里姆林宫的现金】( Kremlin Cash Behind Billionaire’s Twitter and Facebook Investments ),你有一个什么直观的印象?《纽约时报》又搞了个大新闻,是不是,来自克里姆林宫的现金染指美国主要社交媒体?

在“通俄门”、在美国国会一连三场公开听证会调查Twitter 对两家俄罗斯媒体动“私刑”,禁止其在推特上做广告俄罗斯人通过社交媒体操弄美国大选的语境中,这当然是个大新闻:原来克里姆林宫与美国最重要的社交媒体推特、脸书之间还有这样的亲密关系,推特、脸书通俄,至少在融资管道上。

认真读完全文之后,仍然要保全这样的印象,是困难的。这篇文章标题所要传达给人们的,只是一个有态度有目的的倾向性暗示,人家并没有提供什么明确的指控。爱怎么解读,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这篇长文的立论,可以参考下面这张截图:


简单地说,逻辑是这样的:有一位中国互联网业十分熟悉的名叫尤里·米尔纳的全球著名俄罗斯互联网投资人(DST)投资了脸书、推特;他的全部或者部分投资款来自俄罗斯银行、企业。这些信息大部分都是公开信息,在杰罗姆看来,真正劲爆的好像只有一条:这个俄罗斯亿万富翁,还投资了特朗普女婿拥有相关权益的房地产企业。

目前,对于美国人来说,俄罗斯是个飞沫传播的病毒,沾上一点就有麻烦,更何况,尤里·米尔纳本人就是个俄罗斯人,虽然他毕业于沃顿商学院,在加州拥有一个庄园,是否拥有绿卡,不详。

你恐怕无法挑战《纽约时报》编辑在标题中渲染的“克里姆林宫现金”这样任性的充满终极暗示的说词,病毒传播时代,《纽约时报》的编辑标题党些并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但是,这的确不是非常高明的措词,就象中国的一些任性的喷子一样。中国的一些喷子十分爱用的一个说词是中国的BAT不是中国公司,因为孙正义、杨致远(雅虎)是阿里巴巴的大股东,而孙正义是日本人,杨致远是美国人;因为拥有腾讯约34%股份的南非报业集团是南非公司,等等。这样荒谬、肤浅的推论,根本不值得讨论。

如果你在帝都或者魔都买了套房子,房款全部或者部分来自工农中建的贷款,你是否可以试试发一篇朋友圈或者公众号《我的地产投资背后的中南海资金》?也许可以是10万加爆款。

言归正传,尤里·米尔纳是全球互联网业的重量级投资人,他的主要投资载体是DST公司。他在中国也卓有建树。他大手笔投资阿里巴巴、京东、小米,都取得了惊人的回报。有消息指米尔纳在中国的投资总额,超过其管理资金的总值的一半,而回报也有约一半来自中国。这个投资高手有一个奇怪的甩手掌柜的作派,他一般不在其下注的公司中谋求董事会席位,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发言权。

媒体上可以查证的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6年美国大选前,DST募集了四支基金,前三支出资者大都来自俄罗斯,最后一支出资人来自几家主权财富基金以及美国的个人投资者,其中没有俄罗斯资金。

中国的舆论对尤里·米尔纳十分友好,摆渡一下可以找到各种造神式报道。其实,既然那么疑神疑鬼,不受待见,尤里·米尔纳不如带着美金和卢布,多多下注中国的独角兽,多多赚些人民币,开个玩笑。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被纽约时报盯上的尤里·米尔纳,已经染上了美国主流媒体上流行的“俄罗斯病毒”,他的感冒要痊愈,得有点时间。至于美国主流媒体的俄罗斯过敏症状,在“特朗普雄起”(“Trump bump”)“特朗普雄起”改变新闻业,改变多少?现象消失之前,是不会消解的,因为,那是个不错的卖点,有爆款基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7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