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马克思、打太极,这个神秘亿万富豪的客户是FBI

硅谷密探 2017-11-03 08:42 阅读:1734
摘要:Palantir想必大家已经已经很熟悉了,这是一家估值200亿美元的大数据公司,主要客户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CIA,FBI,美国国防情报局...我们今天主要来讲讲Palantir的CEOAlexKarp

Palantir 想必大家已经已经很熟悉了,这是一家估值200亿美元的大数据公司,主要客户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CIA,FBI,美国国防情报局...



我们今天主要来讲讲 Palantir 的CEO Alex Karp,我们叫他"气功大师"卡普,绝对是硅谷最另类的CEO。



卡普大师虽然只和川普只有一字之隔,两个人却是天壤之别,比如,一个有文化,一个没文化。


作为一个技术公司的CEO,卡普却是个哲学家,或者说更像是个仙风道骨的“气功大师”(褒义,非王林那种气功大师)。


他在法兰克福大学师从本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哈贝马斯 (Jürgen Habermas) 学习新古典社会理论并拿到博士学位。



哈贝马斯学过社会科学的人应该都知道吧,他是公认的“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大家把他称作“当代的黑格尔”和“ 后工业革命的最伟大的哲学家。” 很多人都接触过市民社会和社会公共空间的著作。


学哲学的去做技术公司CEO,这种感觉的确如同气功大师王林出任一个互联网公司的CEO… 不过想想马云也是阿里巴巴的CEO,好像就更容易理解了。


不过卡普大师除了与王林大师一样会气功,他和马云大师一样会打太极,他应该是美国的亿万富翁里面里面太极打的最好的那个了。


而且带领公司员工在硅谷打太极,推广中国传统文化...


(一个西瓜,切成两半,你一半,我一半,这看起来是杨氏太极...)


看来马云没有做到的事情,他做到了...


对了,他同样精通德语、法语,当然这些都是为了他学哲学的需要。


学哲学其实都不算啥,在去德国学哲学前,卡普还有一个斯坦福大学的法学博士(JD)学位。不过读完法学博士之后,他就对丧失了做律师的兴趣...


真正是有钱任性啊!做律师多赚钱啊!说不做就不做了。


不过卡普大师是真有钱任性,他从德国返回美国继承了祖父的一大笔财产,开始做投资了,投初创企业,结果战绩卓著,引得土豪尽折腰,纷纷解开裤腰带摘下钱袋让他去管理。


于是他在伦敦成立了一个基金专门管理这堆钱,这个基金叫Caedmon Group,做得很成功。Caedmon是卡普的中间名,也是英国第一位名字为人所知的英国诗人,看来卡普的祖上也是个浪子。


继续说卡普的斯坦福生涯,他在斯坦福期间,硅谷著名的投资人彼得.泰尔是他的同学兼室友,人间自有真情在,室友不是马加爵,他们一起住在斯坦福的学生宿舍Crothers Hall。


尽管他们两个是室友,但是却经常吵架,特别是政治上立场截然相反。比如卡普非常讨厌川普,而彼得.泰尔恰好相反。



卡普是在宾夕法尼亚州长大,在宾州著名的文理学院Haverford College上的本科。卡普的父母都是嬉皮士,一个是艺术家,一个是儿科医生,周末都是打着小卡普参加民权运动,抗议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的各种政策。

而彼得•泰尔则是一个大右派,在斯坦福读本科期间就成立了《斯坦福评论》,可以想象两个人平时是如何唇枪舌战的。


尽管政见不同,但也不妨碍哥俩一起赚钱。从2004年起,他们就开始了在Palantir的赚钱之旅。


911之后,美国面临巨大的恐怖袭击威胁,然后反恐和个人隐私之间出现矛盾。而身为坚定的右派的Peter Thiel希望用技术手段来解决这个矛盾。


Palantir这个名字是Peter Thiel取的,来源于《指环王》:指环王里的Palantiri(比Palantir多个i)是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看到一切的水晶球,它可以帮助各位大神小怪和其它水晶球建立联系,从而可以看到附近的图像,我们可以理解为摄像头搭配监视器。


而 Palantir 这家公司,做的正是特定业务场景下的数据分析,尤其是对海量复杂数据的快速处:分类、聚合、可视化和建模。


但Palantir在创立之初并不顺利,整个团队都是靠Peter Thiel提供个人资金来养活,无论是在融资上还是找潜在客户上都遇到不少困难。


尽管当时Peter Thiel已经把Paypal卖给ebay赚了不少钱,但知名度和财富和现在远不能相比。


2004年还是做社交和To C产品最流行的时候,做ToB服务还是不被看好。卡普临危受命,作为联合创始人出任CEO,虽然没有技术背景及丰富的商业经验,但是他和投资人的深厚关系以及迅速理解复杂技术问题并能用极度简单的语言来解释,却打动了几位创始人。毕竟哲学教给人追寻本源的能力。


其实吧,CEO只需要干四件事情,找钱找方向找客户找人,卡普样样不差啊。


找钱是个小case


先说说卡普去欧美各地融资的能力:


最初的卡普的融资进程其实是非常不顺,硅谷传统的两大VC基金都对他们说了不:红杉的Michael Moritz(硅谷的VC双子星之一)在会议中一直心不在焉;KPCB的合伙人更甚,花了一个半小时来说服他们,Palantir 这个项目是一个必然失败的狗屎。


卡普大师想明白的事情怎么可能随便放弃,他锲而不舍,最后拯救他们的是CIA,不仅带来了订单,还通过CIA的创投基金 In-Q-Tel给他们贡献了两轮投资,超过200万美元。CIA最看重的是他们解读数据的能力。


有了钱有了客户,Palantir开始了正规的发展。


太极高手卡普


卡普找人的能力也不是盖的。虽然不是技术背景,但是凭借其跨界的优势和牛逼的忽悠能力,反而吸引来了不少明星工程师,即使在Palantir出名后简历潮水般涌来的时候,他还是最佳的试金石,能从众多的求职者中找到能力最强以及最适合Palantir文化的干将。


卡普不仅招人的能力很牛,留人的能力很牛。Palantir 在2004年创办后,前三年基本都没有收入,一心练内功打造数据平台。三年没有收入,却只有少部分工程师离开了公司,大多数人依然追随他,这大概就是类似乔帮主的现实扭曲力场。


毕竟让哲学家打造企业文化,就如同高射炮打鸟,卡普本身就是一个太极高手,善于将矛盾的事情统一。


比如卡普开头就是让·皮亚杰,闭口就是托马斯·霍布斯。让·皮亚杰的主要贡献包括认知发展理论,皮亚杰强调自由,而托马斯·霍布斯则是神作《利维坦》的作者,霍布斯认为非自由主义的强权政治是维护和平的唯一选择。


Palantir 内部公司文化是强调自由主义,但 Palantir 却某种意义上是强权的帮凶,他们的客户包括 CIA, FBI 等政府机构,这两种看似矛盾的思想却完美的融合在 Palantir 的企业文化中。


Palantir 对外是一家神秘的公司,内部对员工有极其的开放,员工能够接触到大量的内部数据。可能也只有卡普,能把“神秘”和“开放”协调地融合在一起。


Palantir 也是一家和马云的阿里巴巴一样坚持价值观的公司,Palantir 坚持的价值观就是“making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一定不能做恶,这种价值观据说在 Palantir 内部普遍认同,他们也因此拒绝了很多政府的大单。


为了保证公司的文化和价值观,在 Palantir 已经达到数千人规模的时候,卡普也坚持亲自面试每个员工。


Palantir 的办公室被 Palantir 命名为The Shire,名字来自于《指环王》作者的另一部小说《霍比特人》。Palantir 的年会也被成为是霍比特人大会(Hobbitcon),The Shire(夏尔)是霍比特人的圣地,Palantir 员工用价值观来维护这一片圣土。




和霍比特人一样天生就能够隐藏自己一样,Palantir 也喜欢神秘主义,在成立的前10年其实也鲜为人知。神秘主义的公司文化有利于塑造员工的使命感,而开放则让员工充满信任,Palantir 至今是员工忠诚度最高的公司。


Palantir的大方向


Palantir 早期的用户是政府部分,做得事情是在安防、情报等方面。但 Palantir 早就已经开始转型之旅,他们其实早就把目标用户想清楚了:那些缺乏数据平台的大型传统企业才是他们的目标,而不是互联网公司。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大数据就是新时代的金矿,传统企业都需要大数据平台来提高效率或者降低成本,而 Palantir 要做的就是新时代的数据分析平台提供商。


Palantir 的模式有点类似咨询公司,为大的机构搭建大数据平台,直接集成他们的内部数据。Palantir 现在有大量客户来自于商业领域,比如金融领域、航空领域等。


Palantir 早期旗下有两大核心产品支柱,Palantir Gotham平台和Palantir Metropolis平台,前者主要用于国防安全领域,后者更偏重于金融领域的应用。购买Palantir软件大概需要花费500万-1000万美元。在抓住并击毙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行动中,Palantir 立了大功,搞了一个大新闻。2013年 Palantir 还拿下过美国证监会(SEC)高达1.96亿美元的大单。




现在 Palantir 主页上已经更新为Palantir Gotham平台和Palantir Foundry平台,Metropolis 已经被放弃了。



Palantir的转型也颇为成功,不断扩展到华尔街和各种商业公司,到2015年政府部门贡献的收入已经占到25%以下,在收入多元化方面进展神速。


(数据来源:华创证券)



卡普的个人生活


作为吃瓜群众,大家最关心的当然是他的个人生活。


好消息是,卡普未婚,坏消息是卡普目前坚持保持单身,因为家庭生活会让其分神。卡普只有在练习气功、游泳及啪啪啪的时候才不想着 Palantir。


有得必有失,卡普持有Palantir的8%左右的股份,对应当前的市值,其仅在 Palantir 的财富就达到16亿美元。


据说卡普在 Palantir 内部最喜欢的一个事情就是与员工讲马克思,加上他对气功和太极的热爱,嗯,估计下一步他就要推广中医了。


想和探长聊一聊 Palantir?来加探长个人微信号 svinsight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73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