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俄罗斯广告相比,Facebook有一个更大的问题

杰罗姆新新媒体观察 2017-10-31 22:14 阅读:519
摘要:著名网媒Mashable日前发表了一篇文章《与俄罗斯广告相比,Facebook有一个更大的问题》。这个标题有点耸动,俄罗斯广告问题已经让马克·扎克伯格吃不了兜着走了,已经让美国舆论风起云涌了,更大的问

著名网媒 Mashable 日前发表了一篇文章《与俄罗斯广告相比,Facebook有一个更大的问题》。这个标题有点耸动,俄罗斯广告问题已经让马克·扎克伯格吃不了兜着走了,已经让美国舆论风起云涌了,更大的问题,不是要置马小扎于死地吗?


但是,如果你有耐心读完这篇文章,你很难有勇气说这篇文章哗众取宠,因为,文章的论点看起来可以自圆其说。

《与俄罗斯广告相比,Facebook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所说的那个“更大的问题” ,简单地说,就是Facebook建立的那个高效的系统。作者认为,Facebook的底层结构中就包含着恶的因子。(the underlying architecture itself is gangrenous

文章作者认为,Facebook的核心架构,或者说它的核心算法,让它有机会收集其用户的“大数据” ,通过对用户的“大数据”的开发,Facebook可以对用户进行“精确打击”,从而向用户高效地兜售任何你想兜售的东西,从新款跑鞋到政治偏见,都行。

问题在于,不仅Facebook有机会利用(包括滥用)用户的“大数据”,任何人,当然也包括俄罗斯人,只要愿意花一点小小的广告费,也都有机会高效率、低成本地参与利用(包括滥用)Facebook用户的“大数据” 。

这不正是俄罗斯广告风波展现给世人的马小扎所创造的那架算法支持的无敌广告机器的无边法力吗?俄罗斯广告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案例而已。

杰罗姆愿意继续补充一点,事实上,这不仅仅是Facebook的问题,这也是谷歌、推特等等所有拥有用户的“大数据”的平台型媒体的问题。这也是美国国会今天(11月1日)召开专门听证会,要求谷歌、脸书、推特交代俄罗斯人如何利用他们的平台操弄美国大选的原因所在。杰罗姆并不赞同作者那个拥有用户大数据本身就有问题的判断,但是,利用与滥用之间的那层窗户纸,的确架不住折腾。

事实上,这个问题,美国的科技自由思想家们早就在关注了,早就在不断地发出警讯了。

杰罗姆三年前写过一篇文章《为什么要跟苹果、谷歌和微软说再见 ?》,文章介绍丹∙杰尔默,一位难得的技术自由思想家,几年前就在高喊:“机器人将接管这个世界,而硅谷将控制它们”。他说:苹果、谷歌、微软都很好,很强大,但是,他们太强大了。他们控制欲太强了。我们不能把自己完全交给这些巨头,不能被他们锁定。三年前,丹∙杰尔默还没有把Facebook列入黑名单,三年后,Facebook竟然成了“首犯”,

杰罗姆去年写过一篇文章《Facebook董事彼得·蒂尔亵渎了硅谷的核心原则?》,文中介绍了硅谷亿万富翁迈克尔·拉泽罗描述的一幅相当惊悚的图景:“彼得·蒂尔支持并代表的Facebook,拥有16.5亿用户人际关系的实际图谱,拥有他们互相之间传递的信息,拥有他们所生产的海量数据,还拥有他们能看到什么(以及不能看到什么)的算法。由彼得·蒂尔创办的 PayPal 拥有你购买与支付行为的数据库;谷歌拥有这个世界上工作人口的大部分电子邮件;Uber拥有实时的你在哪里以及你将去哪里的地图,以及你曾去过哪里的历史记录。苹果手机更是几乎拥有你的整个生活,苹果上的信息可以被用来伤害你及你的家人。上面提及的每一家公司都有能力,常常也有动机,利用这些资产来进行商业竞争,来伤害批评者,来对他人过去的过错进行报复。”

对丹∙杰尔默、迈克尔·拉泽罗的观察,你可以有不同的意见,但在Facebook的俄罗斯广告语境中,重温他们的预言,也许可以帮助我们保持一份警觉。

杰罗姆愿意继续补充一点,加一句题外话:在中国,可以与上述“平台型媒体”对标的应用,是不是也可能面对同样的问题呢?丑话说在前头,他们早晚也将因为同样的问题头疼。或者说,他们早已经头疼过了、正在头疼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