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人把美国媒体的首都从纽约搬到了硅谷?纽约客能搬回去吗?

杰罗姆新新媒体观察 2017-10-27 08:17 阅读:169
摘要:美国101国道旧金山至硅谷段,最近可以看到一块有趣的广告牌。一个会写火星文的码农(也可能来自火星)说:我对硅谷深感失望;一个不会火星文的纽约客说:纽约欢迎你。这块广告牌没有什么特别的背景,一个自负的纽


美国101国道旧金山至硅谷段,最近可以看到一块有趣的广告牌。一个会写火星文的码农(也可能来自火星)说:我对硅谷深感失望;一个不会火星文的纽约客说:纽约欢迎你。

这块广告牌没有什么特别的背景,一个自负的纽约企业家自费整了这个噱头,纽约市政府并没有掺和。

但是,你不能不说,这块广告牌的确突显了纽约与硅谷的某些恩怨,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版本的解读,比如硅谷与莫须有的“硅巷”。

杰罗姆由这块广告牌想到的是下面这张截图,这是杰罗姆为《从内容生产、内容平台再到算法,一文看清互联网媒体的“食物链”》配的一张图。

纽约一直是美国甚至是世界的媒体首都,不过,互联网崛起之后,媒体的首都已经迁到硅谷了。以算法为武器的硅谷媒体平台(谷歌、脸书、推特)攻城略地,把以内容为王的纽约媒体巨头们(默多克们、苏兹伯格们)打得找不着北,大有完全攫取他们的受众与广告的势头。这就是这块广告牌展现的趋势。

有人试图用一块广告牌改变这个趋势?开个玩笑。

杰罗姆不知道那位纽约企业家的真正用意,也赖得去搞明白。但众所周知,硅谷的媒体巨头们目前正处于危机之中,他们的媒体平台被指控为破坏美国民主的俄罗斯喷子们的帮凶,11月1日,他们将被集体征召到国会作证,具体交代谷歌、脸书、推特平台,是如何被利用来分化美国民众、左右美国舆论、摧毁美国民主的。呵呵,这些大帽子可以压死人。不用说,这些大帽子多半都是以传统媒体为代表的纽约客制造的。传统媒体借此机会复仇,狠狠地踩上几脚,并不过分。

事实上,纽约不仅仅有传统媒体,原生的互联网媒体在纽约长势喜人,比如,如雷贯耳的新兴互联网媒体《赫芬顿邮报》、BuzzFeed等一大批引领新媒体风潮的新闻机构都诞生在纽约。纽约还有一个名为莱勒西伯(Lerer Hippeau Ventures )的数字媒体导向的风险投资基金,其投资标的几乎百分百可以归结为“数字媒体”,由赫芬顿邮报联合创始人肯·莱勒及赫芬顿邮报前CEO艾雷克·西伯创办。肯·莱勒的儿子本·莱勒是这家公司的执行董事。《纽约》杂志把莱勒父子称为纽约数字媒体投资业的“庄主”(overlords),“儿子本·莱勒熟悉那些有创意的人,而父亲肯·莱勒熟悉那些有钱的人”。肯·莱勒投资赫芬顿邮报、Buzzfeed的巨大成功,以及莱勒西伯基金已经投入的约200家同类型数字媒体导向的企业,让人刮目相看;NowThis Media、Refinery 29、BuzzFeed、Pando、Mic 、The Dodo、Thrillist Media Group 这些名字,熟悉美国数字媒体业的人,都知道其斤两。

但是,在纽约野蛮生长的新兴数字媒体几乎全部都是内容导向的,做内容的,这与纽约作为媒体之都的传统相吻合。不幸的是,内容导向的媒体在互联网生态中是弱小的配角,他们无法自成体系、自立门户,与平台、算法导向的硅谷平台型媒体相比,都是小儿科,从中要找出一只独角兽来都十分困难。拥有十多亿美元估值的 BuzzFeed 勉强可以算一只,但这只独角兽最近几轮融资已经只圈钱,不涨估值了。

互联网世界归根结底属于来自硅谷的“火星人”,他们懂算法,会建平台,纽约客能把他们请回纽约吗?他们在纽约会水土不服吗?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虽然有俄罗斯喷子的神助攻,纽约要重新夺回对于媒体业的主导权,还是难。

且看101国道上的这块挖硅谷墙角的广告牌好意思打多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6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