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圣彼得堡有一家俄罗斯喷子工厂,该厂有家美国分厂

杰罗姆新新媒体观察 2017-10-18 22:30 阅读:27
摘要:这两天,美国的社交媒体推特上在转一条爆炸性新闻(真假难辨),说有俄罗斯记者在圣彼得堡找到俄罗斯喷子工厂了。不少美国媒体跟进,但基本的素材来源于俄罗斯记者。之所以在这里讨论这条真假难辨的新闻,是因为杰罗

这两天,美国的社交媒体推特上在转一条爆炸性新闻(真假难辨),说有俄罗斯记者在圣彼得堡找到俄罗斯喷子工厂了。不少美国媒体跟进,但基本的素材来源于俄罗斯记者。

之所以在这里讨论这条真假难辨的新闻,是因为杰罗姆发现,至少有两位有影响力的美国记者喜欢了这条新闻。一位是刚刚从财富杂志离职,出任美国《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首席数字媒体记者的马修・英格莱姆 ,一位是不久前从纽约时报离职的名记者尼克·比尔顿,他也是《孵化 Twitter 》一书的作者。

有这两位著名、专业的科技、媒体口记者加持的报道,至少可以一读,是吧。

俄罗斯记者报道说,圣彼得堡有一个喷子工厂,名叫 The Internet Research Agency,这个喷子工厂有一个美国分厂,2016年美国大选高潮期,有大约100人在从事分裂美国人民的活动。IRA每年的人头费在百万美金级别,这个数字并不怎么恐怖,另外有大约20万美金拨款用于购买广告,也就是活动经费的意思吧。 IRA美国分厂的负责人有名有姓, Dzheikhun Aslanov,来自阿塞拜疆。

上面的消息很难说是不是假新闻,或者半真半假。因为,美国媒体在转载这则报道时最后进行了注解,说,圣彼得堡的确有一个 The Internet Research Agency不过两年前已经歇业了,也就是在2016年大选前。但有人相信这个机构换了块牌子继续存在着,业务照旧,至于这个机构的新名,门牌号码,重要吗?报道中说,Dzheikhun Aslanov 也确有其人,可以找到真身,但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否认自己与什么俄罗斯喷子工厂有关系。

俄罗斯人以其战斗民族的性格,十分主动,俄罗斯英文媒体在美国的公开活动十分引人注目,向美国人提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视角。如果说这些新闻报道活动是“分裂美国”,当之无愧。显然,俄罗斯方面非公开的宣传与“分裂活动”应该更多,就象美国方面分裂俄罗斯的宣传活动一样。

坦率地说,要喜欢这样五个W不全,充满了匿名信源与主观臆测的报道,真有点困难。不过,目前,在美国,相信俄罗斯喷子工厂大规模操弄美国大选是政治正确,报道内容细节是否牢靠,好像比较不重要了。主题先行,大胆假设,万一是真的呢?那可是可以问鼎普利策奖的题材。

就是这么复杂;就是那样简单。

顺便说一下,假新闻可以是俄罗斯人的武器;为什么不可以是其他人的呢,比如,美国人,以其人之道还诸其人之身?

口水战伤感情,总比真刀真枪好。继续围观。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