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达摩院:会技术和懂技术是两回事

阑夕 2017-10-14 21:11 阅读:498
摘要:文|阑夕谈到BAT各自的创始人时,话题很容易就会谈到马云不懂技术这件事情上。马化腾1993年从深圳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而早在大学时期,马化腾就已经开始折腾编程开发,算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程序员。李彦宏则是

文 | 阑夕

谈到BAT各自的创始人时,话题很容易就会谈到马云不懂技术这件事情上。

马化腾1993年从深圳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而早在大学时期,马化腾就已经开始折腾编程开发,算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程序员。

李彦宏则是最初就读于北大信息管理专业,后来在美国获得了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的计算机硕士,并加入了当时著名的Infoseek公司,他的「超链分析」技术专利在整个搜索技术发展史上都是重要的里程碑之一。

三个人中似乎只有马云没有做过程序员。

但会技术和懂技术其实是两件事情。

看上去不会技术的马云,其实在此前的每一次技术变革的抉择中似乎都找对了方向。正如他所带领的阿里巴巴,在大多数人眼中,淘宝天猫和支付宝背后的买买买是它的关键词,却不知道阿里云已然是全国最大的云计算公司,连续8个季度营收增幅超过100%,市场份额超过Google。

「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或许最朴素的荀子所讲的这个朴素的道理,也恰恰是马云真实的写照。

在1995年马云创办中国黄页之初,文科生出身的马云甚至不知道互联网是什么,他对互联网的很多理解来自于他上一个项目海博翻译社的美国外教比尔。

1995年年初,海博翻译社刚刚开始盈利,马云作为翻译到洛杉矶出差,结束工作后飞到西雅图,比尔带他见了当时西雅图第一家ISP公司VBN,这让马云被触动。

这个不会技术的年轻人回国后第一件事便是关掉了自己的翻译社,创办了中国黄页,这一年中国邮电部刚刚宣布向社会正式开放互联网接入服务,全球网民总数不过4000万。这样的大背景下,当时的马云也是屡屡碰壁,在其游说望湖宾馆开网站的时候,杭州还没连上互联网,马云甚至被怀疑是骗子。

「失败了也无所谓,我至少把一个概念告诉了别人,我不成功,会有人成功的……」当时的马云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正如华尔街投资人吉姆·罗杰斯所言,「与众人反向而行需要勇气,事实是,这世界上从不曾有哪个人是只靠从众而成功的」。

尽管不会技术,但马云比当时的很多人更相信技术的力量。在此之后,他几经浮沉,从杭州到北京,再从北京回到杭州,虽然一度落魄,但始终相信互联网技术的颠覆力。

「所有评论网络的人,分析师,投资者,包括媒体都在网外,他们认为网络最好的时候,我不以为然,现在他们都不看好,我却觉得正是发展的好时候」。马云曾面对媒体这样回忆道当时的情形。

后来的事情,大家或许也就都熟悉了。

当然除了大多数人熟悉的阿里巴巴B2B、淘宝天猫、支付宝之外,阿里在云计算等技术方面的投入一直没有太多出现在聚光灯之下,以至于马云都在阿里云栖大会上戏称阿里是「别人眼中 BAT 里技术最弱的一家公司」。

其实在2009年阿里云成立之初,当时外界对阿里云看衰的偏多,甚至很多人认为云计算都是需要100年后才会实现的事情,马云确认为云计算不做就会死。

时间或许是争论最好的解决办法,时至今日,2016年中国公有云市场规模150亿人民币,阿里云独占了近40%的市场份额。而在全球范围内,Google、亚马逊、微软都纷纷入场搏杀,云计算成为了巨头的标配。

在人工智能浪潮来临之后,马云提出了阿里的「NASA」技术,点名机器学习、芯片、IoT、操作系统和生物识别等五大技术,志在2B领域实现技术输出,而阿里云则成为这些技术输出的重要载体。

德鲁克说,「企业需要的管理原则是:能让个人充分发挥特长,凝聚共同的愿景和一致的努力方向,建立团队合作,调和个人目标和共同福祉的原则。」马云虽然不会技术,但却知人善任,能够指对方向,足矣。

云计算之后,无论是在2015年提出的DT,还是2016年举起的新零售大旗,马云对技术趋势的看法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以至于马云将众多技术大牛聚集在一起,准备做「高冷」的基础科研时,外界已不太会感到意外,质疑声也少了许多。

「我们要做很多东西,做新零售,做智联网,也要做计算平台,算法,自然语言学习等等,但是我们也一定要做底层,芯片、操作系统都要做。」阿里成立 「达摩院」,拿出1000亿人民币搞基础研发,希望做的则是更底层的事情,想基础性和颠覆性技术突破。

谈到颠覆,马云或许从来都不缺少颠覆世界的决心,就如同当初马云将阿里巴巴的事业称作「把一艘万吨巨轮从喜马拉雅山脚下抬到珠穆朗玛峰顶」。

大公司成立研究院坦白讲并不是阿里独创,著名的贝尔实验室在历史上几经辗转,但却大事辈出;而如今IBM有大名鼎鼎的Watson实验室,微软和Google旗下的几大实验室更是各大人工智能排行榜上的常客。

当然,关于实验室最著名的故事或许属于施乐的PARC实验室,关于1979年的那个冬天,乔布斯在施乐的PARC实验室中究竟看到了什么,我们已无从而知,但施乐关于图形交互界面的创意确实是奠定了如今主流的人机交互方式。

实验室研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需要一个优秀的商人将这些「黑科技」实现商业化,否则前者不过是一堆paper,这或许也是马云为什么说 「达摩院」未来要「自给自足」。

技术的发展从来离不开商业的推动,同样也会在适当的场景下带动商业的前进,甚至带来一个新的商业时代。

当人们越来越担忧移动互联网后下一个科技浪潮在哪里,担忧人类自上一次技术革命之后已不再有颠覆性的技术时,马云这一次想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从基础科研开始。

或许,我们此时正站在一个新技术时代的门前,而门是虚掩着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9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