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一句话让阿里游戏错失九年机遇(下)

Morketing 2017-10-07 23:45 阅读:479
摘要:在上文中,笔者提到阿里大文娱以全资收购简悦,成立游戏事业群,是为了打通文娱集团资金流出口,严格把控产品,循环放大IP价值的必要手段等等。而这次合作的另一个主角叮当(简悦联合创始人兼CEO詹钟晖),他又



上文 中,笔者提到阿里大文娱以全资收购简悦,成立游戏事业群,是为了打通文娱集团资金流出口,严格把控产品,循环放大IP价值的必要手段等等。而这次合作的另一个主角叮当(简悦联合创始人兼CEO詹钟晖),他又经历了怎样的故事?



马云的一句话让阿里游戏错失九年机遇(上)



文丨Seven



简悦联合创始人兼CEO詹钟晖



理想终究大不过市场。



叮当是怀着何种心情被阿里收购没人知道,市场变换太快,已经没有多余时间给一个创业者去整理心情。人们对他的了解仿佛停留在那个充满激情,饱含情怀的年代。 他的情怀与姚壮宪或者SE不同,只是单纯的想打造精品游戏,而这也正是他离开网易的原因之一。





六年前,当时仍为网易首席运营官的叮当定下了一张飞往杭州的机票,也许也是时候与丁磊谈一谈网易游戏今后游戏业务的发展方向了。他知道从06年到08年,公司发展处于阵痛期,产品连续失败3年,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虽然多次整改产品最终走上了正轨,但是市场上竞争者也开始多了起来,丁磊似乎已经有所不满,并且越来越多的插手游戏业务。

这不是他第一次去杭州,但是却从未感觉九百公里的距离会如此遥远,无力感透过后背传遍全身,他知道这一行必须要有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自己或许已经有了答案。





“游戏产品的打造要跟随公司战略,现在要改变思路而不是闭门造车”,在七楼尽头的 CEO 办公室里,丁磊反复强调着他的信条。但叮当却是个理想主义者,他会坚定不移的坚持自己的想法,“打造精品端游仍有盈利空间,踏实做产品最为重要”。话虽如此,他自己也明白这些话并没有多大的说服力。 丁磊有自己的整套道理,他想要的是各细分领域需要快速跟进产品,甚至是对游戏业务的直接管理权。

此次谈话以不欢而散告终,两人的出发点不同,策略也没有对错,错的只有时间节点而已。事情已然到了这种地步,丁磊的意图很明显,接下来必须要有人做出选择,而这个人不会是丁磊。

于是在2011年5月15日,亲自拉起网易游戏团队、见证了网易走向辉煌的叮当选择了卸职离开。 作出这个决定倒不是一时冲动,此时的他也早过了血气方刚的年纪。多年以前,叮当与云风(吴云洋)一起从广州骑车去珠海时就已谈到有离职的打算,只不过这一次的谈话彻底断了他的幻想。

当走出网易大楼的那一刻,叮当难免会有几分不舍,毕竟这是自己奉献了十二年地方,那些挥洒青春热血的岁月,日后也只能在记忆中重播怀念。然而对现在的他来说更多的还是如释重负吧,这颇有几分“纵有万般非吾属,伴得白马啸西风”的潇洒。

对于叮当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但是失去核心的网易游戏难免军心动摇,尤其是其多年叮当亲自招揽来的部下。关于这一点,丁磊早已料到。 在叮当离职后,丁磊专门奔赴广州,连续数天宴请叮当旧部。然而即便如此,仍按不住他们追随叮当的打算。

叮当离开网易后,首先找上门是半个中国互联网的“创业导师”李开复。在其多次邀请下,叮当也曾专程飞往北京,与李开复促膝长谈。



李开复到底是眼光毒辣的“老江湖”,他简明扼要的指出 智能手机将在中国快速普及,移动游戏也会迎来热潮,目前手游市场恰恰正处于蓝海阶段,此时不切入市场更待何时。 但是李开复苦口婆心的劝说改变不了叮当的心意,因为这一切对于叮当来说无足轻重,他从网易离职正是为了追随本心,去做自己想做的游戏,而不是一味的去迎合市场。

尤其是李开复更深层的想法是让叮当 专注手游业务,完全放弃多年端游市场,这与叮当的意愿是相背离的, 再怎么说他的根基可是在端游,总不能反向“往下走”吧。于是叮当放弃了李开复的投资,也放弃了全力进军手游市场的机会。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这段故事只是叮当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却足以改变其人生轨迹。

当然,李开复的一番话并非毫无用处,至少叮当坚定了在游戏领域创业的决心。只不过,叮当创业时的只想做一个产品经理,专注于游戏的打造。同是网易出身的李学凌向叮当提出了一个问题,既然决定创业为什么不做一个完整的游戏公司呢?一语惊醒梦中人,李学凌能够拿着雷军给的100万美元在一间民房中拉起游戏资讯门户多玩网和IM产品YY,自己难道就做不起来完整的游戏公司?



就这样,广州简悦成立了。只不过叮当没有注意到, 人民大学哲学系出身的李学凌很注重事情的本质,讲究顺势而为。而他在这方面缺少几分深度思考,这也直接导致了公司“危机”的诞生。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作为叮当多年的部下及好友,云风十分支持叮当的决定。 在叮当离职的三个月后,云风也辞去自己的职务,并加入到叮当的团队中。 从制作首款经典2D引擎 “风魂”而出名,到丁磊亲自打电话邀请加入网易,再到《大话1》失败后组团重写《大话2》、制作3D游戏引擎,最后成为游戏杭州研发中心总监,云风用了十年的时间。这十年间,云风反复思考的只有一件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多年前的丁磊还可以与云风一起听着民谣喝着酒,畅谈理想、规划未来,现在也剩一盒月饼以及公关味十足的祝福。

这倒不能说丁磊有多薄情,毕竟从2012年魏剑鸿带领《大话西游2》制作团队离开网易时,丁磊就已经受过伤痛,这也直接造成丁磊在管理风格上的改变。当年杭州酒吧中的抱怨与牢骚如今只剩麻木,“太晚了,该打烊了”,酒吧老板催促道。酒吧终要打烊,人心亦是如此,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叮当与云风这两大旗帜指引,众多网易高管以及骨干技术人员纷纷离职,加入到简悦的初创团队。前网易游戏员工占比一度达到80%,其中还包括前网易副总裁、网易暴雪合资公司总经理陈伟安。 陈伟安是个能人,证劵行业出身的他在加入网易游戏后负责代理运营《魔兽世界》、《星际争霸2》等产品,仅用三年左右的时间便将业绩从几个亿做到50个亿,成功让网易焕发第二春。可以说没有陈伟安,今天双头争霸的局面不会那么容易出现。

此二人的加入无异于雪中送碳,叮当终于能够完成网易时想做却没有做好的心愿:兼顾自主研发和代理运营。 一款成熟的游戏产品研发周期较长,因此在自研游戏时,市场部可以在空窗期依靠代理产品运营为公司输血,其中穿插着手游试水,以满足不断增长的移动游戏市场需求。

颇负盛名且经验丰富的管理层、成熟的经营理念和发展规划,加上相对完整的创业团队,资本市场自然青眼有加。 2013年,简悦全球顶级风投IDG投资近亿元,用于3D MMORPG《斗罗大陆》的研发。 极为鲜见的大额投资鼓舞了叮当对端游市场的信心,同时也对简悦未来的发展充满了期望。



然而,简悦的业务开展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顺利。公司成立之初曾花费500万人民币拿到《斗罗大陆》的改编权,但是这款基于Unity引擎打造的游戏在工作进度上一拖再拖,迟迟未能上线盈利。其代理的2.5D格斗网游《狂刃》在测试中问题显露,无论是BUG、加密还是优化等方面都需要简悦团队去擦屁股。

1500 万元的宣传费用,加上代理费用和运营费用,全部加起来已经接近3000万元。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公司的发展俨然受到影响。 叮当因其大公司视角惯性,造成代理游戏与自研游戏的发布节奏失控。各方面压力集中扑来,叮当百感交集,站在不同的位置所见所想“果然”不同。

是的,现实也绝非童话,骨干团队出走的网易能够持续一路走高,而简悦却问题重重,公司危机感十足。 简悦急需一款作品打响名声,改变公司不断亏损的现状,打消投资人的质疑,而制作周期相对较短且最容易被市场验证的平台非移动游戏莫属。 叮当带队快速做了一个移动游戏的试水项目,但是却找不到容易推广的玩家群体,此时他想到了同一年离职网易的唐岩。

当时的陌陌用户数已经突破3000万,唐岩也在考虑如何将陌陌商业化。 于是在这一年,人们可以看到陌陌新增了表情商城、会员功能以及陌陌游戏平台。不过平台上所拥有的游戏屈指可数,唐岩也需要大量游戏内容丰富平台,因而唐岩与叮当的合作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时隔一个月后,项目改名《陌陌争霸》并在平台上线。首月的激活用户就突破140万,月流水超过1200万人民币 。很明显,移动游戏的钱赚起来可是容易的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简悦相继上线了《陌陌弹珠》、腾讯独代的《天天来战》以及《心动庄园》等手游,成绩可圈可点。另外,拿到钱的简悦终于也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奢侈”一把,其首款单机游戏《暴击英雄》获得第七届中国独立游戏节“最佳美术奖”,并顺利登上Steam绿光以及Xbox One。

拿出几百万做一款纯粹的游戏,简悦可以任性几次呢?在公司本身资金不充裕的情况下,每走一步都需万分小心,会直接影响到公司是能撑下去还是卷铺盖走人。 从网易到阿里,叮当用六年亲自走了一圈终究才看透,想要专注于游戏本身,搭建自己的游戏生态必然需要借助强有力的资源后盾。 与六年前相比,叮当的收获是只有更大的自主权。

被全资收购后,简悦短期内依然会保持着自主研发、合作开发、代理运营并重的业务结构,但是阿里讲求战略纵深布局,简悦一家自研公司满足不了整个阿里文娱的需求 ,日后必然会吸收其他游戏研发公司并进行业务重组 ,因而简悦的这一结构具体能够保持多久没人知道,只不过希望他们归来时仍是少年罢了。



相关阅读: 马云的一句话让阿里游戏错失九年机遇(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7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