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为什么安排贝佐斯与特朗普互怼?

杰罗姆新新媒体观察 2017-09-30 22:51 阅读:472
摘要:因为贝佐斯是做媒体的人硅谷的倾向是众所周知的,面上公开挺特朗普的顶级大佬只有PayPal帮的彼得・蒂尔。不过,特朗普在硅谷也很少公开的死敌,在广义的硅谷也不多,大伙都是聪敏人,知道该怎么拿捏分寸。Fa


因为贝佐斯是做媒体的人


硅谷的倾向是众所周知的,面上公开挺特朗普的顶级大佬只有PayPal 帮的彼得・蒂尔。不过,特朗普在硅谷也很少公开的死敌,在广义的硅谷也不多,大伙都是聪敏人,知道该怎么拿捏分寸。

Facebook 的马克・扎克伯格以及谷歌的两位创始人谢尔盖·布林、拉里・佩奇的小心思,特朗普摸得一清二楚,马小扎据说还野心勃勃要选总统。但是,特朗普并不特别怼他们、并不特别推他们。前几天,特朗普借全民声讨Facebook 收卢布卖广告给俄罗斯人搞乱美国契机,顺便打了马小扎一个太极拳,说Facebook 一直反特朗普,马小扎立马申冤,说你说我反特朗普,还有人说我帮你把你推上总统宝座云云。有人把那叫做“互撕”,明明是搞暖味好吗!马小扎的董事会里有个叫彼得・蒂尔的人,因为彼得・蒂尔力挺特朗普,舆论要求Facebook 把彼得・蒂尔赶出董事会,马小扎挺身而出力排众议。这样的背景,小扎老特怎么翻得了脸?

特朗普反复叫板并往死里整的超级科技巨头只有一位:杰夫·贝佐斯。而贝佐斯也毫不留情,开玩笑要用他旗下玩火箭的“蓝色起源”公司造的火箭把特朗普送到外太空去。

为什么特朗普与贝佐斯爱互怼?

原因很简单,贝佐斯是“媒体人”,是《华盛顿邮报》的后台老板,华盛顿邮报与纽约时报、CNN等等所谓美国主流媒体一起,几乎每天都在怼特朗普。而硅谷的人,小扎、布林、 佩奇都不是“媒体人”,他们都自我定义为码农,都知道坚决地与媒体划清界线,都知道声称自己的形形色色的技术平台不是媒体,他们都知道这条莫须有护城河的重要性。虽然总有人要把“平台型媒体”的帽子往他们头上扣,他们总是婉拒。只有贝佐斯不知好歹,非要买下那张曾把尼克松拉下台来的报纸,特朗普能不起疑吗?


贝佐斯花钱买罪受?

贝佐斯是目前美国科技大佬中唯一一个拥有主流媒体资产的人,以前还有过一个,Facebook 的联合创始人休斯・克里斯 ,他曾买下百年老店《新共和》杂志,但玩了一把,亏下老鼻子钱之后,落荒而逃了。因此,现在,贝佐斯又落单了。谁都知道今天的媒体( Publishers )影响力虽大,但其实赚不了大钱,传统媒体式微早已经不是新闻,原生网络媒体 ( Publishers )日子其实也很难过。只要是内容提供商,无论网上网下,天花板都很低。名头响亮的原生网媒《赫芬顿邮报》、BuzzFeed等等等等,虽然让《纽约时报》心惊胆战,但瓶颈很快出现了,《赫芬顿邮报》现在还亏着,BuzzFeed上市叫了很多回,融资融了N轮,但估值奇怪地原地踏步,不见长了。至于《纽约时报》,虽然在数字转型方面收获不少,但是勉强赢利的财报,是通过不断的裁员、减支做出来的,弱不禁风。

谁都知道互联网上现在能赚钱而且能赚大钱的是内容分发的平台( Platform )。

贝佐斯为什么愿意为了一笔注定赚不了大钱的内容生意,得罪了特朗普,还乐此不疲,丝毫没有撒手的意思?这中间的原因,就不那么简单了。

原因可以有很多,杰罗姆喜欢的主要有两个故事。一个是贝佐斯曾经趴在他奶奶家的地板上看电视,电视上播的是水门事件听证会。那个少年当时还没有读过华盛顿邮报,但就此爱上了邮报。这事儿,是贝佐斯自个儿说的。还有一个故事也是他自个儿透露的,他说有一次逛淘宝,不对,是逛亚马逊,看到有人在上面卖华盛顿邮报,他贪便宜拍下来了。但他很快就想反悔,可惜退货无门,只能认账。

这两个故事都是贝佐斯的鬼话。前一个卖萌,后一个还是卖萌。概括一下就四个字,有钱,任性,其中的情怀,当然也可以有,但生意人,不说情怀也罢。

当然,华盛顿邮报带给贝佐斯的决不只是亏损与特朗普偷税漏税的指控。

华盛顿邮报在贝佐斯治下的新媒体实践,使贝佐斯成了某种形式的英雄,并被新闻界视为自己人,而他也以第一修正案捍卫者自居,在一系列美国新闻业利害攸关的大是大非面前,挺身而出。比如,在硅谷巨头彼得・蒂尔出重手绞杀原生网络媒体 Gawker Media ,并将其整到破产的时候,他是和 eBay 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一起出面公开怼彼得・蒂尔的不多的几位硅谷巨头之一。如果他选总统,美国的主流媒体(有人概括为“白左”媒体)铁定发社论力挺。在另一方面,谷歌十几年来虽然一直试图讨好新闻界,但一直被视为新闻业的公敌,马小扎虽然面善,但也因为抢走了太多新闻业的广告和读者,在新闻业民愤极大。

这是一个很长、很有戏剧性的故事。

贝佐斯的选择,以及他的坚持,虽然让他损失了不少钱,结了不少特朗普这样的超级仇人,但让他的形象前所未有地完美。也许,这个爱玩火箭的互联网大享,正憧憬着让华盛顿邮报把第二个美国总统拉下台来呢。对这位爱异想天开的梦想家来说,让已经拉下一位美国总统的华邮再拉下一位来,绝对是一个好玩的游戏。

这种揣测,当然也是鬼话。

你可以设计出100种动机,来解释贝佐斯下血本买华盛顿邮报并下血本做华盛顿邮报的举措。他对华邮的采编人员说,华邮的重生,需要人才、资本和耐心。而这三样东西,恰好我们全有。

这句十分自负的告白,很贝佐斯。亿万富翁很多,但没有一个亿万富翁愿意并且有底气这样说话。

恰好,这时候特朗普登基了。这是特朗普的不幸呢,还是贝佐斯的幸运呢?

本文并非为了八卦特朗普与贝佐斯这两个巨人的恩怨。杰罗姆在这两个人的恩怨中读到的是历史的隐喻与暗示。

新闻业的“贝佐斯模式”如果没有与“特朗普时代”邂逅,其戏剧性无法充分展现。

由苏兹伯格家族控制的纽约时报,在特朗普与新闻业的历史性对峙中,也许更像一号主角。但是,这家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丢了半条性命的独立报纸,财务上仍然显得十分脆弱,其数字化生存的前景仍然存在许多疑点。亿万富翁彼得・蒂尔利用代理人巨额诉讼追杀 Gawker 使其财务不断失血的血腥故事,可以十分轻松地复制到特朗普与《纽约时报》身上。这也正是“蒂尔门”所开的恶例令美国新闻业惊恐的根本原因。任何一家独立媒体,在面对拥有无尽资源的巨头之时,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生存能力。爱揭人隐私爱找茬的 Gawker 有一万个理由被道德审判,但是,没有一条理由被判处极刑。

不过,当贝佐斯的华盛顿邮报出场的时候,不对称的角逐逆转了。彼得・蒂尔擅长的技术性的巨额诉讼也许可以毁了《纽约时报》,但是根本无法撼动《华盛顿邮报》,因为,《华盛顿邮报》的主人,已经不是格雷厄姆家族,而是体量无限大的贝佐斯,要是比钱多、口袋深,彼得・蒂尔加上特朗普也根本不是杰夫·贝佐斯的对手。

在这里进行这样的讨论,是遗憾的。美国媒体的护身符,第一修正案,已经无法保全某一家媒体了。有人可以利用财富,技术性地切开某家媒体的财务动脉,用持续不断的诉讼费用,耗干其最后一滴血。某家独立媒体,在美国已经没有能力独善其身。贝佐斯模式的意义正在于此。

亚马逊最初卖的是书,贝佐斯本人还在亚马逊上写过书评,他知道内容对于生意的助力。贝佐斯做内容,究竟是太傻太天真,还是真聪明真前瞻?是贝佐斯看到了大伙都没有看到的必然趋势,还是他自以为聪敏,自作多情?

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谷歌、Facebook都越来越像媒体了,而贝佐斯的亚马逊几乎就是媒体。贝佐斯做电影做电视做新闻,并且引经据典谈论第一修正案,历史选择他与特朗普互怼,是不是一个有意思的布局?

把第二个美国总统拉下马来的报纸,真的还会是《华盛顿邮报》吗?

没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7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