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记者问:纸质阅读还有未来吗?

方舟子 2017-09-17 14:09 阅读:62

(《北京晨报》的采访。同期还刊登了师永刚的相反观点)


  对我来说,电子书最大的优势是携带方便,而且不存在运输、储存问题。2009年我决定回国时,最头疼的就是有那么多藏书要处理,中文书都卖掉了,英文书舍不得,装了三十多箱海运回国,费了一些周折海关才放行。后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不得不再搬到加州,藏书只好再次装箱、海运一次。如果是电子书,再多也只要一个移动硬盘,就不用这么折腾了。所以有一段时间我是尽量买电子书避免买纸质书的。

  电子书还有一个好处,检索方便,输入关键词就能找到想要的资料,不用像纸质书那样一页一页地翻。以前整理、归纳某部古籍中某个字词出现的位置和次数也是一门学问,现在有了电子书,这门学问就消失了,想要知道某个字词在书中的情况,搜一下就全出来了。

  电子书还有别的好处。阅读的时候看到不认识的词,或想要知道相关的资料,搜索一下就有了。另外电子书不费纸张不砍树,很环保。

  纸质书市场的萎缩是必然的。美国电子书的销售已经超过了纸质书。但是我不认为纸质书能被电子书完全取代。至少在现在纸质书也有其优势。如果只是要浏览一本书,随意翻翻,纸质书更方便。我从小就被当做读书多,其实我只是翻的书多,翻到某一页看到某个内容某句话,记住了,有时在文章、谈话中用上,就被误会为看过那本书,而其实我对那本书的全部印象可能就那个内容那句话。像我这样的读书习惯,显然离不开纸质书。

  纸质书具有电子书不可能有的收藏价值。印刷精美的纸质书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特别是大型的画册,是电子书无法替代的。所以纸质书适合作为礼品送人。如果要获得作者的签名,当然也只能用纸质书。书籍自古以来就有摆设、装饰功能,摆上一墙的书,特别是摆上大部头,显得很有品味,虽然未必都读。电子书就没法作为身份的象征,总不能摆上一墙的电子阅读器吧?以前个人藏书主要是为了搜集资料便于使用,这项功能在网络时代已经消失了,想要什么资料上网搜索更方便、更丰富。但是图书作为艺术品、文物的收藏功能是会一直存在的。网络反而为图书的收藏提供了便利,我很多的二手书都是从亚马逊二手书市场淘来的。纸质书看过了可以二次利用,卖旧书或转送别人,这个功能显然也是电子书不具有的。

  所以纸质书不会消失,但是会变得越来越高端,越强化其收藏功能。年轻的一代可能不像我们这一代有藏书的习惯,但是如果书能印得很精美,也是能吸引到年轻人的。廉价版的纸质书倒是有可能完全被电子书取代。

  我本人是既买电子书又买纸质书。电子书是用来看和研究的,纸质书则还带着收藏性质,所以我更喜欢买印刷精美的硬皮本。以后不准备再搬家了,又收集起纸质书了,包括二手书,比如英美出的英语大词典我就搜集了很多种版本。《牛津英语大词典》在1991年出缩印本的时候我就很想买,但当时居无定所,不敢买这种大部头,直到去年三月才从网上买了一本二手的,只花了125美元,几乎是新的,非常值。我还连邮费共7美元买了《韦氏第三版新国际英语词典》,厚厚的三大册(美国最大型的英语词典)。历年出版的各种生物学教科书我也搜集了很多。这种淘书的乐趣是买电子书所没有的。

  其他的媒介,比如有声读物,我不习惯用。我可能是属于那种有照相式记忆的人,看书容易记得住,听书则印象不深。


  (《北京晨报》2017.8.3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6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