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一个拯救报业的悲情故事

杰罗姆新新媒体观察 2017-09-14 11:37 阅读:33
摘要:这又是一个悲情故事,这样的故事已经太多太多。2014年,一个对报业的未来满怀信心的资深美女报人,花3400万美元买下了阿拉斯加最大的日报,她要以自己的行动来证明报业仍然拥有未来,就象沃伦·巴菲特曾用数

这又是一个悲情故事,这样的故事已经太多太多。

2014年,一个对报业的未来满怀信心的资深美女报人,花3400万美元买下了阿拉斯加最大的日报,她要以自己的行动来证明报业仍然拥有未来,就象沃伦·巴菲特曾用数亿美元为报业投下信任票一样。但最终,2017年,她不得不扛下一身债务,并为这家濒临破产的报纸寻找未来。

这家报纸发行量4万多份,同时拥有阿拉斯加访问量最大的在线新闻网站,但每周平均亏损12.5万美元。

她最终以100万美元卖掉了这家报纸,以避免这张报纸关门,让阿拉斯加人能够继续有机会读到这份日报。破产法庭法官问她:100万这个价格公允吗?她答:不。这是我获得的唯一一个报价,别无选择。有不少人与她接洽,但真正出价的,只有这一个以当地富豪领衔的联合体。法官问买家,为什么要买这样一家注定将继续亏损的报纸?买家答,阿拉斯加人需要这份报纸。

她很高兴这份报纸能够继续出版下去,而不是破产关门。事实上,如果这个联合体只出价1美元,恐怕她也会接受。

她的名字叫艾丽丝・罗格芙。《华盛顿邮报》出身的艾丽丝・罗格芙曾任《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首席财务官,曾任卡特政府预算管理办公司的高级助理。2001年,她在阿拉斯加的一次旅行让她决定放弃华盛顿的浮华世界。此后,她在阿拉斯加狩猎、在北极探险。她爱开着自己的飞机纵横阿拉斯加,并经常为她的记者和摄影师前往偏远地区采访执飞。

这个细节让人动容。这就象贝佐斯专程坐自己的私人飞机远赴欧洲接回被伊朗长时间关压后释放的《华盛顿邮报》记者一样,充满了表演色彩。但是,有几个报纸的老板,愿意用这样真实的方式不辞辛劳地表演?

顺便说一下,罗格芙的丈夫名叫 David Rubenstein,是一位身价25亿美元的富翁。罗格芙2014年买报纸的时候,向银行贷款1300万美元,担保的就是她根据婚姻协议所拥有的资产。

艾丽丝・罗格芙悄悄离开法庭时落寞的神情,让人心疼。(见上图)她会返回华盛顿,回到她先生的身边去吗?让这个任性的女人伤感的可能不是被损失的那千百万美元。而会感觉心疼的人们在意的,可能也不会是人家的钱。让人感慨的是这个可爱的女人心中的那一个破碎的美丽的梦想。这些有感的人,心中大约也有着与她一样的梦想:如果不能拯救报业,那就拯救某一份报纸吧。

在数字时代这个大时代,有些梦想注定是悲情的。嗯,贝佐斯的《华盛顿邮报》可能除外。艾丽丝・罗格芙曾经属于《华盛顿邮报》。

对了,艾丽丝・罗格芙买的那份报纸的名字叫《阿拉斯加快报》。其实,名字有什么要紧的?这是罗格芙买下后改的名,现在,报名又要被改了。

在破产法庭听证现场,法官 Gary Spraker 深情地对罗格芙说,拯救这份报纸,符合当地社会的最高利益。

他说的很对。卖家(罗格芙),买家(阿拉斯加当地众神),以及作为推手乐观其成的法官都心存善念,他们都愿意作出某些牺牲与妥协来共同拯救这份报纸。但是,他们真的可以拯救《阿拉斯加快报》吗?他们究竟是在拯救某份报纸,还是在拯救自己内心那个正在远去的故乡?

而我们在此围观这个故事,究竟是出于对这些拯救者的仰望的敬意,还是出于对他们的鸟瞰的同情?

罗格芙留下的200多位《阿拉斯加快报》员工正等待被裁员,罗格芙耗巨资采购的高速印刷机正在等待被闲置。《阿拉斯加快报》可能还将存在,但是,存在的方式注定将完全不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