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数据揭开:北京五环外1000万人的真实生活

DT财经 2017-09-06 17:36 阅读:1.0万
摘要:文/滴滴媒体研究院下了最后一站地铁,离家还有多远?本文转自公众号50KM(ID:FiftyKM)(图片说明:北京城市轨道交通线网图)上图是北京地铁最新的线路图,截止目前已开通19条线路(含机场线),三

文/滴滴媒体研究院

下了最后一站地铁,离家还有多远?

本文转自公众号50KMID:FiftyKM)

(图片说明:北京城市轨道交通线网图)

上图是北京地铁最新的线路图,截止目前已开通19条线路(含机场线),三百多个站点,每天承载着千万人的日常出行需求。

我们会不自觉的在地铁线路图上定位自己居住的位置、上班的位置,以此比较与他人的距离、时间、活动范围等情况。

每天,在2000万人口的北京,人们从一个地铁口奔向另一个地铁口,此时的出口又是彼时的入口,人们忙碌而有序着生活着。今天,我们通过滴滴大数据,来看看那些打车往返地铁站的行程又勾勒出一幅怎样的景象。

(图片说明:北京起点为地铁站的24小时订单热力图)

整体来看从地铁站出发的24小时订单分布图,在晚高峰后,地铁末端的出行最为活跃,在深夜23:00-5:00点,北京南站、北京西站、机场等交通枢纽依然热力不减。

(图片说明: 北京终点为地铁站的24小时订单热力图)

在打车目的地为地铁站的订单中,清晨,人们打车到地铁站,再乘地铁到达工作区,这些跳跃的红绿中,可能就有你奔忙的身影。北京之大,较远的行程单词出行不能到达目的地,需要采用多种方式相组合。

空间: 五环外的喧嚣世界

(图片说明:打车来往热度排行最高的前10个地铁站)

根据上图,打车热度最高的为国贸站,这里是10号线和1号线换乘枢纽,也是写字楼和商业聚集区,人口流动量大。6号线横贯东西,东部与“通利福尼亚”相连,有3个站点上榜,分别为物资学院路、北运河西和青年路。

除此还有5号、10线、亦庄线三站换乘的宋家庄站,10号线和7号线换乘的双井站,1号线八宝山站,13号线和昌平换乘的西二旗站。整体来看北京东部来往地铁站的打车热度高,西部和南北较低。

(图片说明:打车出行量排名前50的地铁站按区域分布)

分区来看,在打车来往地铁站出行量最大的top50中有34个位于五环外,主要分布在东部通州区、南部大兴区和西北部昌平区。由此可见,在一次行程中,尤其是长距离行程中,地铁和网约车均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一段的结束,也是下一段的开始。

时间:早晚潮汐现象明显

(图片说明:终点和起点为地铁站的打车出行时间分布)

具体来看时间,从终点为地铁站的打车出行来看,五环外的地铁站要更早苏醒,出行量从早上5点开始直线攀升,到7点达到顶峰,可以推测大家打车去往地铁站后,再乘地铁上班。

反方向,从起点为地铁站的打车数据来看,出行高峰在下班后的晚高峰时段开始攀升,在22:00-23:00点达到高峰, 这一时间也多为地铁运营的末班车,网约车便利了深夜回家的人。

将地铁站分为五环内和五环外,可明显看出上午时段五环外高于五环内,而晚间正相反,加之五环外的地铁站不到整体三成,说明五环外每一站平均打车出行量高于五环内,这些地铁站分担了更多的站均客流量。

结合2015年北京市统计局的北京环路人口分布数据,五环外有1098万常住人口,占北京的51.1%,打车数据也正好印证了这一点。

(图片说明:五环外地铁站分时段出行量)

分时段来细看,五环外地铁站作为重要的接驳点,在时间上形成了明显的潮汐和互补现象,即早高峰时段打车去往地铁站的人数多,晚高峰和夜高峰正好相反,并且分别比通勤早高峰早1个小时,晚高峰和夜高峰晚1个小时,具有明显的网约车+轨道交通通勤特征。

在地铁终点站下车之后

观察第一张的北京地铁线路图,可发现北京地铁就像一只八爪鱼,长长的触角从城区向远郊延伸,并且还在不断生长,将更多的空间纳入进来。在地铁线路末端,还有这样一些站点,他们是五环外的最后一站。

(图片说明:五环外地铁最后一站分时段出行量)

结合订单量,我们挑选出11个地铁站,发现在时间上它们均呈现这样的特点:到达订单向左倾斜,即早上出发人多,出发订单向右倾斜,也就是傍晚和夜晚到达人多。

潮汐现象最明显的为天通苑北,是亚洲最大社区天通苑最北的地铁站,北京市副市长曾说,北京每增加100万人口,就要新建5个天通苑小区,根据非官方统计,天通苑的流动人口可能会近百万。

再来看几个典型地铁站,俸伯站是15号线终点,位于顺义区六环外,首都机场的东北角,这里有众多建筑、物流、制造等公司;房山线终点苏庄处于北京六环边缘,这里有北理工房山校区等几所大学城、住宅小区和奥特莱斯,人流量非常大,尤其是清晨上班时间。

(图片说明:地铁最后一站覆盖范围)

也许你并不曾到过这些深入城郊的最后一站,但这里真实存在着一个流动的世界。上图中用不同颜色代表不同站点的打车覆盖范围,可以看到地铁最后一站结束后,人们的行程还在向四面方面延伸。

西北部昌平西山口覆盖至十三陵西山口村,这里有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等学校,距离西二旗还有30km的距离;向南最远到达大兴榆垡镇,远在六环外,距离北京市中心35km,与河北省固安县、涿州市接壤。

向东,通州潞城和土桥站远没有结束,继续向东延伸,到达北三县大厂、香河、燕郊的边界,因为副中心的光环,这里的房价也是节节攀升;向西,苹果园站是是中国历史最久,运行时间最长的地铁总站,从73年运营至今,沟通西部居民到城区的往来,人们到此后的出行范围又向西延伸至门头沟。

(图片说明:地铁最后一站平均覆盖距离和最大覆盖距离)

数据说明:

1. 此处的出行热度是指滴滴出行平台上起点或目的地为该地铁站的总出行量;

2. 平均覆盖范围是指所有订单的平均出行距离;

3. 最大覆盖范围是指距离最远的前10%订单的平均值。

再来看距离,随着城市的不断环状向外扩展,住宅小区和工作区也向城郊延伸,“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就变成“最后六公里”的烦恼。

平均覆盖距离最远的地铁站是南六环的天宫院,平均为7km,向更远的地方覆盖南城,覆盖距离最远的为24.5km,已接近河北;排名第二的是通州潞城,第三的是天通苑北,都大于6公里。对于那些生活在郊区的人,出行距离的最小单位可能不是1公里,而是10公里。

(图片说明:来往天宫院地铁站的主要线路)

最后,来看平均距离最远的天宫院。北京南部大兴线的终点是天宫院,在这个南五环外的村子里,人会觉得他们是大兴人,北京是还很远的地方。人们到达天宫院地铁这个枢纽后,还要再乘网约车回家,最主要的五条线路分别为到达庞各庄、魏永路东段、西芦垡村、榆垡镇和魏善庄镇。

当你走出地铁最后一站大概会看到这样的景象:地铁口守着两拨人,一拨男女白衬衫西裤,另一拨穿着随意,前者会逢人就说,看房吗?后者会问,去哪儿,打车走吗?没错,作为房价洼地,这里一般是二手房交易红火的地方,又因之交通不便,聚集了很多黑车。

“烤冷面”、“煎饼”这类小吃流动摊点也是地铁最后一站标配。来到街道上,你还会看到一街之隔,地铁这边高楼林立,另一侧就是低矮的民房,或大片荒地上停着挖掘机。

忙碌拥挤,凌乱简易,除了这些“目前是离奇,心里是芜杂”的景象,五六环之间还生活着千万人口,或许是刚刚来北京打拼的年轻人,或许是房子买在郊区的上班族。他们每天步履匆匆,在上班路上多花费的时间,就像比别人少活了几个小时。

这些公共交通暂未触达的地方,有1000万人在真实奋斗着,地铁和网约车一起将他们与城市连接起来,构成出行必不可少的一环。上班路漫漫,既是痛苦的煎熬,也是向上的奋斗,因为,即便挤在人海中,前方仍有希望。

想浏览更多数据侠文章?快关注DT数据侠吧~各路大牛带你玩转大数据!

数据侠门派

本文数据侠来自滴滴媒体研究院。该研究院成立于2015年5月,依托滴滴出行海量数据,专注研究城市智能出行,并与媒体机构、学术组织合作,通过文字、数据、图片和视频记录交通出行变迁,传播智能出行理念。

加入数据侠

“数据侠计划”由第一财经数据新媒体DT财经发起的数据人社群平台,旗下有数据侠专栏、数据大咖及爱好者社群、线上线下“数据侠实验室”系列活动等项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0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