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跌了16倍,暴风为何沦落至此?

华商韬略 2017-08-17 21:19 阅读:2.1万

| 本文由华商韬略原创

| 作者:迟玉德、张婵/ 责编:杨芷嘉

市场传言,暴风集团或许也开始出现资金链问题了。

前两天,暴风集团发布公告表示,拟发起“东方财富证券—暴风影音VIP会员费信托受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并通过计划发行资产支持证券进行不超过3亿的融资。按照公告,暴风的底层资产为未来五年VIP会员费,这个收入将作为信托贷款主要还款来源。

令人感到疑惑的是,目前各大视频网站尚不能依靠会员费来扭转网站亏损,而已然跌落至视频网站第二阵营的暴风,其会员费收入将达到几何?将来,其要用什么来保住视频网站在激烈的竞争中不倒退?

【魔幻的“妖股”】

在近一年内,股价飘忽的暴风市值缩水了近300亿。

这种情况若是放在其他企业上,可能不太正常,但在暴风的发展史上,却仿佛没什么大不了。因为比这更刺激的,暴风都经历过。

2014年春天,证监会重启A股新股上市,这一举动造就了让资本市场的一场“大戏”,其主角就是暴风。

2015年3月24日,暴风上市,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截止5月22日),股价从发行时的每股7.14元暴涨到了每股280元,总市值达到了346.8亿元!而后,其继续上行,最高时拉升到327.01元。

这种疯涨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媒体和股民在疑惑且震惊的情绪里,将其称为“妖股”或“神股”。

理解不了暴风何以创造出了这样的“奇景”,于是媒体便将目光投向了能为大家解疑答惑的人——暴风的董事长兼CEO冯鑫。

于是几乎被世人遗忘的冯鑫再次走到了公众的视野。

关于股价,他给出的解释是:从内部讲,暴风拥有靓丽的用户数据;从外部讲,暴风是乐视之后第一家在A股创业板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以及第一家主动转换资本结构、放弃赴美上市而回来上市的互联网公司,而当时社会上的流动资金比较大,巨量资本争抢极少资源的结果就是股价飙涨。

这个回答很中正,也和当时暴风疯狂的涨势相辅相成。

但是话锋一转,冯鑫却并不像“正常”的企业领导人那样,试图证明自己的股价有多么坚挺,反尔表示,任何一个人的成功巅峰都不超过三年,最终反正都是空,随时做好什么都没有的准备。

事实证明,他的这种自我预言超预期地实现了,距股价巅峰不久,暴风便开始疯跌,速度一如其上涨。很快,暴风的股价在A股创业板大盘上变成了一条令人惊叹的抛物线。就当时的报道,7月中到8月初的短短半个月,暴风的股价从每股200元腰斩至100元以下。

但是现在看来,这明显还不是最惨的时候。因为接下来的两年间,其从不足百元的股价,直跌到了如今的20元。

而其创始人冯鑫,也为了各种筹集资金,质押了近7成股权。

【要读懂暴风,需读懂冯鑫】

在成立暴风影音之前,冯鑫曾在雷军麾下,就任于金山。

2005年,他从金山辞任,想自己创业,于是跟雷军商量,“你把我原来的杀毒软件给我吧,你们这块钱不要赚了,我自己来经营。”

雷军只能无语地看着他,把眼前的一切只当成一个笑话。碰壁后,他又把当时台面上的软件大佬找了一个遍,包括关系不错的周鸿祎,结果没人支持他。

接连受挫后冯鑫决定自己单干,“我就不信喽!”

2005年,他成立了两家公司,一家叫“酷热影音”,做播放器,另一家做“流氓软件”。他原本计划做一个软件帝国,后来来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梦想大到不靠谱,于是就一个个排除,最后选择做播放器。

之所以选择播放器,是因为当时Window 自带的播放器播放格式有限且功能粗陋,而行业内又没有巨无霸型企业。他很清楚,播放器短期内难以盈利,因此同时做了一家“流氓软件”公司,这家公司两三个月就赚了100万。

立项不久后,酷热影音可播放格式就超过了100 种,仅半年时间就覆盖了全国将近20%的电脑。

这时候,刚刚小有名气的蔡胜文找到了他,要投给他300万人民币,他接受了,随后IDG跟投了1000万美元。这让他一瞬间找到了“暴发户”的感觉,他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花掉这笔钱,而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收购暴风影音。

暴风影音诞生于2003年,是哈尔滨软件工程师周胜军及其学生开发的一款播放器,以播放格式超全为特色,当时已经有几千万装机量了。冯鑫花1000多万元人民币买下了这家公司,并于2007年1月将酷热科技与暴风影音合并为暴风网际。

当年3月,暴风网际又吸收合并了老牌播放器超级解霸的知识产权和部分技术人员,完成了对行业顶尖团队的整合。

4月和11月则又分别发布了暴风影音2.0和3.0版本,日在线使用用户超过1000万大关,并快速成为国内本地视频播放软件第一品牌,是QQ和迅雷之外的第三大客户端软件,一度占有总网民数量的73%。

暴风影音的成功让资本继续追投。

2008年11月26日,暴风影音又获得了来自经纬中国和IDG的1500万美元融资。这是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中国互联网公司获得的首轮融资。这让冯鑫成为了具有光环的IT英雄。

然而当投资人对他抱有热望,希望助推他再进一程时,他犹豫了,他不知道要那么多钱要做什么。

另外,他在团队管理上也出了大问题,一些相关项目始终推进不动。

于是,当优酷、爱奇艺和乐视等在线视频公司迅速崛起时,他却在处理公司内耗。而当他2010年回过神觉得应该有所作为时,已经错过了网络视频行业的窗口期,沦为了一个陪跑者。

【曲折上市路】

彼时,暴风和这些公司进行正面竞争已无获胜可能,冯鑫只好另辟蹊径。他的对策是继续靠客户端优势进行差异化竞争,具体表现为拼视听效果,让用户看得更爽、听得更HIGH。于是,这接下来的几年里,暴风不断的改进用户体验。

本来日子并无太大风波,但2010年12月,优酷实现了在美国纽交所的上市,融资2.03亿美元。这刺激了冯鑫,他也想上市。

但去美国上市不现实,于是他一门心思的想要在A股创业板上市。而在A股上市有“上市前三年盈利”的要求,为了达到这一标准,冯鑫开始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此时,行业的主流模式是各大互联网视频公司购买影视剧版权、首播权乃至独播权,或者斥资拍摄自制内容,但要保住盈利的暴风影音不能这么干。于是,冯鑫只好一边提升视听效果,一边整合网络资源,并尽可能少地买影视版权。

这样做固然省钱,但也制约了营收的增长,暴风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广告,这么一整就只能去接一些中小型广告客户。这样做也有好处,虽然暴风的营收在行业内都排不上号,不过由于不走烧钱模式它还是实现了盈利,2012年、2013年、2014年其净利润分别为5584万元、3853万元和4185万元。

这种盈利对于一个互联网视频公司而言是微不足道的,甚至买错一部热门电视剧就可能陷入亏损,冯鑫那几年所面临的挑战也就可想而知。

而更让冯鑫痛苦的是,在他好不容易将暴风影音从一个VIE结构公司改制为股份公司,并于2012年3月提交了上市申请材料后,证监会却突然停止了创业板的IPO审批,而这一等就是三年。

【差点卖给阿里】

三年间,好多递交申请的公司都撤了,冯鑫就一直在那坚持着。有许多竞争对手上门来谈收购,开价最高的4亿元,最少也不会小于1.5亿元,他则总是听而不谈,直到2013年阿里出现了。

阿里派出了时任CEO陆兆禧,开价9亿美金,要买下暴风的大部分股权。冯鑫这回认真了,他甚至去了杭州两三次,差一点就卖了。

就在这个关键的当口,却有朋友给他建议——“一条道跑到黑”,“今年不上明年上,明年不上后年上,五年不上十年上,就是死磕。”

所幸,冯鑫听从了劝告,因为这以后没几天,就有朋友打电话给他,说创业板马上要开闸。

从此以后,他就跟阿里说拜拜了,于是有了上文涨停和跌停的故事。

【转型】

尽管2013年没有和阿里做成生意,但阿里的发展却对他产生了深远影响,他开始崇拜马云。

在股票连续涨停的那段时期,冯鑫面临的第一挑战就是规划战略,他初步构想出了一个宏伟战略,之后又将其逐渐丰满最终形成 “全球DT大娱乐”战略。

冯鑫计划用5到10年时间打造一个DT娱乐帝国。“暴风科技将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转型为互联网娱乐平台,在视频、音乐、娱乐、游戏等方面都要进行布局,在硬件服务和O2O服务方面也都要努力寻找新出口。”

他表示暴风将会在一下三个方面展开转型:

第一会通过数据的运算和产品的改造关联暴风的各项服务和商业模式;

第二在其现有用户群的基础上展开视频、音乐、游戏等业务;

第三在商业模式方面,暴风除了延续广告、增值服务等盈利模式之外,还将通过虚拟现实现场直播和点播带来O2O服务等新的盈利增长点。

这是一个向马云“致敬”的战略,因为“大数据时代”就是马云提出的概念,而从“以自己为中心”到“以用户为中心”的发展模式更是马云等互联网巨头早就践行的理念。

在大战略的基础上,软件方面,暴风计划全面涉足,覆盖影视、游戏、动漫、音乐等泛娱乐领域;而硬件方面,暴风挺进互联网电视,以及让股民兴奋的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设备领域,也就是此后的“魔镜”系列产品。

“魔镜”的产品确实刺激了股民,并成为支撑暴风股价连续涨停的最重要概念。

而且其全系列产品从79元起。人们一般认为,冯鑫这是在效法前老板雷军,即用超低的价位飞速抢占市场,不给竞争对手以挑战的机会。当然这种以超低价入市的做法会导致项目营收数据不佳,并极有可能导致公司整体性亏损。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冯鑫做了如下两个动作:

一、他将魔镜由暴风科技下的项目独立出去,组建成为一家新公司,撇清与股市的关系,让股民放心;

二、对外高调宣称,整个项目大约还要烧10亿级别的风投才能盈利,然后广泛吸纳各路资金。

【走下神坛】

不过,目前看来,虚拟设备并没有从根本上拯救暴风的业务,而其“烧钱”的特性可能还未暴风增加了一些负担。

2015-2016年,冯鑫就曾用股权质押融资。截至近期,其质押个人股权已经12次,其中质押比例最高占冯鑫个人股的69.73%,占公司总股本的14.77%。

而大股东频繁质押股权的同时,集团也迎来了机构的清仓式减持。

据同花顺数据,去年年底尚有60家机构青睐的暴风集团,到了今年一季度持有该公司的机构已经跌至6家,大部分选择了清仓式减持。期间,暴风集团从46元/股跌至37元/股。

而今年7月下旬,暴风停牌的时候,其股价已经跌到20.2元/股,相当于巅峰时期的十六分之一。

于是,不少人感慨,在转型失败和股价承压的双重压力下,当年曾被科技公司视为“妖股”的暴风科技终于走下了神坛。

不知现在,冯鑫将以何种方式力挽狂澜?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百家号】,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就在华商韬略!

版权声明:版权归华商韬略所有,转载请关注华商韬略获取授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1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