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诉讼、无证经营?这四个因素或影响阅文IPO进程

土妖 2017-08-14 22:06 阅读:142
摘要:任何一家企业,如果在上市申请的过程遭遇变故,即使不是巨额索赔的诉讼,哪怕是来自于投资机构的集体看空,都容易让上市戛然而止。最近,正冲击上市的阅文集团就遭遇了这样尴尬的一幕。7月3日,阅文集团向港交所提

任何一家企业,如果在上市申请的过程遭遇变故,即使不是巨额索赔的诉讼,哪怕是来自于投资机构的集体看空,都容易让上市戛然而止。

最近,正冲击上市的阅文集团就遭遇了这样尴尬的一幕。7月3日,阅文集团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但时间刚过去一个月的8月8日,阅文集团就遭遇了中国移动旗下在线阅读平台咪咕阅读高达6.05亿元违约赔偿诉讼,诉讼理由是阅文擅自违反与咪咕签订的合同约定,对所有授权给咪咕的签约作品停止更新。于是,咪咕阅读将阅文旗下的上海玄霆娱乐、上海启闻、潇湘书院、北京红袖添香四家子公司列到了被告席上,就停更行为给咪咕造成的巨额经济损失索赔6.05亿元。

对2016年净利润才3030万元的阅文集团来说,6.05亿元的索赔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常理推断,这一事件会对阅文集团的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尤其是在IPO的节骨眼上,证券交易所必然会考虑这一不利因素影响,甚至不排除会“驳回”IPO申请。但在天价索赔事件引发更多媒体关注和跟踪报道后,阅文集团身上更多的“瑕疵”像剥洋葱一样被披露出来,以致于有人推测,这些“利空”消息的累积会给阅文IPO带来更大隐患。

利润率本就很低,索赔会让阅文业绩报表更难看?

根据阅文集团的招股书数据显示,阅文2016年的营收规模为25.5亿元,但净利润仅为3030万元,不足2%的净利率数字放在互联网行业里,本身就有些不正常。对比一下腾讯、阿里、微博等公司最近一季财报的营收、利润数字发现,腾讯净利率为27%,阿里也差不多,微博净利率为29%,如此看,阅文集团的财务指标就缺乏足够的吸引力了。况且,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阅文集团都是大幅亏损的状态,仅在2016年实现了扭亏为盈。

从招股说明书还看到一点,阅文总营收的67.3%来自于自有平台,而9.8%的收入由咪咕、多看等第三方合作平台贡献,其中,咪咕又占了不小的比例。

由此可见,此次诉讼将从两个层面给阅文的业绩带来直接影响,一是9.8%的分账收入会大幅缩水,因为包括《太古神王》、《神道丹尊》等几乎所有来自阅文的热门小说停更,如果不恢复,用户付费收入就相当于“清零”了;二是,咪咕提出的6.05亿元的索赔会给业绩预期带来变数,虽然双方最终可能以和解告终,但按照咪咕对外公布的合作协议,阅文对咪咕的作品打包提供包月服务是允许的。很明显,阅文集团合同违约的事实是成立的,经济赔偿可能在所难免。

由于IPO涉及到估值、定价,一旦有诉讼缠身,自然会对上市进程产生深远的不良影响。但也有一种说法认为,咪咕与阅文间的纷争,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阅文市场的强势和垄断地位,虽短期对阅文不利,但对IPO之路的影响是正面的。这种说辞就有点掩耳盗铃了,试问哪家准备上市的公司愿意惹上数亿元的官司?业绩受牵累,投资者肯定心里面打鼓,这是明摆着的事。

牌照虚空,低俗内容被曝光,政策风险会成掣肘?

阅文身上还存在一个更大的“硬伤”。雪球上一篇标题为《6亿元诉讼背后,折射了阅文集团的IPO之困》文章报道,阅文集团旗下很多子公司并没有拿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发的《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也就是说,阅文面向消费者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但其实手里没有运营牌照,相当于“裸奔”。而没有许可证就违规上车,这在政策监管日益严格的环境下,会是相当要命的隐患。民不举官不究时,一切风平浪静,但一旦“东窗事发”,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今年6月22日,广电总局下发通知,责令关停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网站的视频服务,原因就是这些网站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并且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阅文在网络出版许可证上的“虚空”的处境是一样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始终悬在头顶。

其实,阅文在招股说明书中也进行了政策风险提示,“鉴于中国的互联网业务受到严格监管,如果我们未能获得及保有适用于我们业务的必要批文、牌照或许可证以及政府政策或法规出现任何变动,均可能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看来,阅文早已预估到了这一潜在政策风险可能对经营带来的影响,并提前向投资者披露,避免出现“欺诈上市”的指控。

这只是政策风险的一个方面,另外,阅文平台上还面临着用户上传作品侵权、低俗内容频现的问题。财经网发布的标题为《侵权、涉黄、口水战背后 阅文集团港股IPO胜算几何》的文章提醒,阅文平台上涉及低俗内容,这些内容在起点中文网上的点击量已突破百万。对网络阅读平台来说,低俗内容是顽疾,但也容易踏到红线。当然,不少平台为了提升阅读量,或拉高用户付费收入,会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虽然我们不能去臆测背后的意图,但这一漏洞还是需要补上的。

用户利益受损,大神作者会不会选择“逃离”?

向来,对网络文学平台来说,处于上游的作者群体是最重要的,他们的态度往往决定了网络文学平台的生死。恰恰,阅文与咪咕间产生利益纠葛的导火索,就是咪咕在7月初推出了9.9元畅读全站包月服务。随后,阅文集团通过技术手段停止了咪咕上作品的更新,给出的理由就是作者利益受损。但作者利益真的受损了吗?

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我们可以拿当年中国移动降低资费的事来说,表面上看,资费降低会减少运营商的收入,一开始,运营商持排斥态度,不愿意降低资费,但从结果来看,资费降低后,反而大大刺激了用户语音通话的时长,单个用户的ARPU值不降反升。咪咕阅读通过9.9月包月的方式,能大幅降低用户数字阅读的门槛,促进作者作品更大范围内的传播,收入可能不仅不会影响,长期看还百利而无一害。

这一次,阅文集团在作者不知情的前提下,擅自停止咪咕阅读上的作品更新,某种程度上,是阅文损害了作者的利益,限制了作品的传播广度。更何况,用户付费的一次性收入仅仅是作者变现的一部分,要实现回报最大化,形成IP后的变现才是最值得期待的,但这依赖于作品的“估值”,而估值取决于阅读量、影响力和用户的认可度。所以说,咪咕阅读推9.9月包月服务,作者利益是否受损,需要辩证地来看。

当然,也有媒体猜测,阅文单方面“掐断”咪咕上的作品更新,是因为担心作者可能会“流失”。因为咪咕推出了利于作家、合作伙伴的“共赢计划”,从资源投入、激励机制等多方面对作者的权益进行保障。一方面咪咕阅读承诺投入巨额资源推广9.9元包月活动,必然会上演虹吸效应,发展大规模新用户,形成庞大的优质粉丝池;另一方面,咪咕阅读还开始建立作者作品激励机制,设立了专门的奖励基金,为作者和合作伙伴带来更多的收益。这些机制对手握作品版权的阅文产生了威胁,于是才不惜违约,也要切断作者“跳槽”的通道。

格局不高,阅文未能实现IP全产业链开发

最后还有一点,这虽然对阅文IPO进程的影响并不大,但会限制其发展空间。因为对任何一家上市挂牌的企业来说,投资价值到底有多大,有时不能仅仅看眼前的营收、利润和市盈率的指标,而更应该看未来的想象空间和商业模式的称成长性。

阅文集团与合作方产生纠纷,单方向停更,本身就有点小家子气,缺乏更长远的眼光。而这一行为在招股书的财报数字中已若隐若现。财报显示,阅文2016年的营收是25.5亿元,其中付费在线阅读是主要的收入来源,2016年该项收入为19.7亿元,占总收入的77.1%。而在潜力更大的IP版权运营方面,收入仅为2.47亿元,占比为9.7%。显然,考虑到阅文在网络作者总数高达88%的份额占比,在垄断上游内容版权的前提下,IP版权运营占比不足10%,已经暴露出了其在IP运营上不足的短板。

其实阅文应该向前看,与咪咕阅读开放合作,可以让作者、作品覆盖到更多的用户,才能形成IP效应和价值。如果只算“小账”,斤斤计较的话,就会失去IP变现的大蛋糕。因此,我们可以推测,阅文商业模式和管理团队格局观不够,过于看重短期的阅读付费收入,反而围绕着IP进行全产业链开发布局的战略推进力度不够,缺乏大的视野,这会限制阅文的成长和发展空间,也会让投资者降低期望值。

可以说,这四大潜在因素可能会绑住阅文的手脚,也可能会产生掣肘效应,甚至影响上市进程。真如此的话,阅文就犯了“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大错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4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