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大数据:中国历代对外战争的真实胜率(一)

虫二 2017-08-11 09:44 阅读:4835



《战狼2》叫响了“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口号,但中国历史上的对外战争果真如此热血吗?我们来个大数据分析,当然动笔之前,先要明确什么才算对外战争?

Ⅰ、对手

交战一方必须是今天中国领土范围以外的势力,因此历代中原王朝与匈奴、乌桓、突厥、鲜卑、契丹、女真等少数民族的战争不在其中了,当然你非要说被汉朝打跑的匈奴,跑去祸害欧洲人民了,也是中国对外战争,我也没办法;

比较特殊的是越南,古有交州、交趾、安南之称,长期由中国管辖,只有当地土著起兵的才归入对外战争,中国地方官员割据的,如三国东吴的士燮,不在其中;

另外成吉思汗以后,蒙古征服建立了诸多政权,只有元朝的对外战争才会归入统计,因为元是中国正统王朝之一。

Ⅱ、时间

起始不设上限,迄于1840年,按照先后顺序分为先秦两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代、两宋辽夏金、元、明、清(1840年以前)七个部分,分别汇总各时期的对外战争胜率。

Ⅲ、战争性质与类型

对外征服和发生在中国境内的反侵略战争以及各种形式的军事行动都包括。

Ⅳ、结论

最后汇总统计中国历代对外战争的总胜率。

OK,正文开始。

第一部分、先秦两汉时期。

1、箕子入主朝鲜。

很多人不知道,这其实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对外征服。

商朝晚期,岐周崛起,商纣王的叔父箕子知商朝将亡,于公元前1120年率部族5000从胶州湾出海,进入朝鲜半岛,与当地土著部族良夷结合,建立国家,史称箕氏朝鲜。


商末三贤之一的箕子


箕子入主朝鲜,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武力征服,倒像是文明大使,不仅带去先进的养蚕、纺织等技术,还制定“犯禁八条”的法律,箕氏朝鲜后来更得到了周武王的正式册封。

但朝鲜和韩国对这段历史就相当纠结了,主要矛盾是箕氏朝鲜与檀君朝鲜的关系,檀君被认为是上古时代朝鲜半岛的真正领袖。

朝鲜传统史书《三国史纪》、《三国遗事》、《东国通鉴》等并不采信这个说法,不过今天普遍的趋势是承认檀君而否认箕氏。1993年9月,朝鲜宣称发现檀君遗骨,1994年即在经济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动工兴建占地45公顷的檀君陵,仅耗费石材即达7.2万块。


朝鲜不允许外人进入檀君陵研究


2010年2月,韩国据此修订教科书,将朝鲜半岛文明史从公元前10世纪提前到公元前20世纪,韩国一跃成为世界文明古国之一,现代韩国史书,如李元淳的《韩国史》、高丽大学主编《新编韩国史》也都对箕氏朝鲜只字不提。

朝、韩两国这种行为虽与现下弥漫的民族情绪有关,但说到底还是因为相关史事太过久远,缺乏考古资料的有力支持。

2、殷商遗民远征美洲

公元前12世纪,商纣王调遣主力进攻东夷(两淮流域的蛮族部落),造成国内空虚,周武王趁机起兵灭商,征讨东夷的商军统帅攸侯喜走投无路之下,决心浮海东出,另寻归宿,他将25万商军编组成5路,分批出海。

其中部分遇风浪折回,部分到达朝鲜半岛,一部登陆秘鲁和中美洲,建立具有殷商文化特征的奥克梅尔文明,另有一部穿越白令海峡到达北美洲,成为印第安人的前身,以上说法散见于典籍,但真相有待考证。

1910年,国学大师王国维、罗振玉等人曾委托清朝驻墨西哥特使欧阳庚调查“华侨中有无殷人东迁的痕迹”,但那时的清朝已在覆亡前夕,调查最后不了了之。


阿兹台克文明被认为近似于殷商文明


3、周穆王征。

周穆王大元前963年—公元前959年率军西征(一说是西游),击败犬戎部落,然后一路西进,打到昆仑之丘,见到了西王母,有人认为昆仑之丘在西亚甚至欧洲,也有人考证在中国西北,但此事仅见于并非信史的《穆天子传》,与谁作战,战果如何,都是个迷。

4、燕国与箕氏朝鲜之战。公元前300年,燕昭王的大将秦开打败东胡部落,乘胜渡过辽水进攻箕氏朝鲜,双方议定以满番汗(今朝鲜清川江以西大宁江流域博川郡境内的博陵古城)为界,燕国拓地2000余里,设置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箕氏朝鲜由此衰落。


沈阳五里河公园的秦开雕塑


5、古蜀国遗民建立瓯雒国

三星堆证明了古蜀国曾经光辉灿烂的文明,但以前史书鲜少记载,博学如李白,写《蜀道难》还说“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派张仪、司马错等从石牛道入蜀,灭古蜀国,遗民大量南迁,经贵州、云南辗转进入今天越南北部的宣光地区。

公元前257年,逐渐恢复元气的蜀人出兵3万灭了当地的文郎国,建立瓯雒国,据有今天越南北部,一度扩张至广西、云南部分地区,定都封溪(又名古螺城,今越南福安省东英县)。

6、南越灭瓯雒之战。

公元前223年,秦始皇派国尉屠睢率大军50万南征,其中屠睢亲自率领的广西一路30万全军覆没,任嚣、赵佗一路占领广东,设立南海郡,治所在番禺(今广州)。

公元前206年,赵佗出兵进攻瓯雒,尽管遭到瓯雒由蜀弩改进而来的竹弩杀伤1万多人,但仍灭亡瓯雒,设立郡县进行管辖。


南越国版图


公元前204年,赵佗建立南越国,辖有原来秦时设立的南海郡(今广东大部)、桂林郡(今广西和越南一部)、象郡(今越南中部和北部)。后来,汉武帝灭亡南越,设立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珠崖、儋耳九郡。

7、卫满灭箕氏朝鲜之战。

公元前196年,汉初分封的燕王卢绾叛乱,失败后逃至匈奴而死,燕将卫满率残部1000余人进入朝鲜半岛,得到箕氏朝鲜君主箕准的收留。

公元前194年,卫满招募各国遗民和当地土著,力量逐渐强大,密谋自立,谎称西汉将以10路大军入侵朝鲜半岛,请求入卫,箕准未及详查,便告应允,结果卫满率军突袭王俭城(今平壤),灭箕氏朝鲜,自立为王,史称卫氏朝鲜。

8、汉武帝灭卫氏朝鲜之战。

公元前2世纪晚期,卫氏朝鲜逐渐强盛,不再与汉朝通商,汉武帝派使者涉何责问,卫氏朝鲜第三代君主卫右渠不听,但仍派官员护送涉何回国,不料涉何贪功,乘夜袭杀护送官员,诡称是朝鲜大将,讨得汉武帝欢心,被任命为辽东的东部都尉,卫右渠闻讯,派兵攻杀涉何,汉武帝以此为由,下令讨伐。

公元前108年,汉军5万兵分两路,水路由楼船将军杨仆率领,陆路由左将军荀彘率领,攻破王险城,卫右渠为部下所杀,卫氏朝鲜灭亡,西汉设置乐浪、临屯、玄菟和真番四郡,将朝鲜半岛正式纳入管辖。

9、西汉与大宛之战。

大宛国位于今天中亚的费尔干纳盆地(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交界处),所以此国情况与中国史书所记载的一般西域国家不同。

公元前104年,汉武帝向大宛求汗血马,遭拒,使者也因态度倨傲被杀,汉武帝于是派贰师将军李广利前往征伐,攻破大宛首都贵山城(今塔吉克斯坦北部列宁巴德市),国王毋寡被部下所杀,李广利另立昧蔡为王,大宛从此臣服汉朝。


汗血马据说是今天的阿哈尔捷金马


10、王莽与高句丽之战。

这一段历史涉及高句丽的崛起,而中国以及朝、韩史书的记载有很多不一致之处。

大约公元前37年,扶余王子朱蒙在今天辽宁恒仁地区建立了高句丽,公元12年,篡汉自立的王莽把高句丽改名下句丽,并由王爵降封为侯,高句丽反,王莽派大将严尤讨伐。《汉书》的记载是严尤诱杀了高句丽侯驺牟,而驺牟就是朱蒙。


韩剧《朱蒙》因歪曲历史遭中国禁播


朝鲜史书的记载是公元前9年朱蒙就已去世,与王莽的战争发生在高句丽第二代国王类利时期,当时类利派大将延丕抵御严尤,严尤假装议和,诱延丕前来,乱箭射杀,乘机进攻,击败高句丽军队。

后来王莽政权衰落,公元14年,类利才占领玄菟郡的高句丽县(今辽宁新宾县)。

11、东汉平交趾之乱。

公元40年,东汉交趾郡麊泠县(今越南永福省)的部落首领征侧、征贰姐妹起兵反抗东汉,攻破九真、日南、合浦等郡60余城,自立为王,公元42年,东汉光武帝刘秀派遣伏波将军马援、扶乐侯刘隆、楼船将军段志率军2万,前往讨伐,在浪泊击败叛军,次年,平定叛乱,征氏姐妹被杀(一说自杀)。


传说中的二征姐妹


战后,马援在日南郡(今越南中部广治省)立铜柱,上镌铭文“铜柱折、交趾灭”,据说越人每过此处,都以石块投击,积年日久,成为小山。20世纪90年代,曾有国人结伴前往寻找,遗迹已经湮灭无存。

12、东汉与高句丽之战

西汉设置的玄菟郡辖有3个县,高句丽县、西盖马县、上殷台县,到东汉初年,高句丽已经侵入西盖马县,并建立了丸都山城(今吉林集安)。公元28年,据说东汉辽宁太守曾经组织了一次对丸都山城的围攻,但未能攻克。

公元37年,高句丽出兵消灭乐浪割据势力崔理(关于乐浪政权的性质和具体地理位置有争议,但应该在今天朝鲜半岛),据有其地。公元44年,又被东汉光武帝派兵收复。

公元49年,高句丽太祖王出军侵扰北平、渔阳等郡,被辽东太守祭肜击退,公元105年进攻辽东,夺取五县,但遭到辽东太守耿夔坚决反击,汉军斩其渠帅,余众溃逃,公元118年6月,高句军再攻玄菟郡,占领华丽城(今朝鲜咸镜道永兴一带)。

公元121年战争升级,东汉幽州刺史冯焕、玄菟太守姚光、辽东太守蔡讽联合进攻高句丽,被诈降的敌军击败,死伤2000余人。同年夏,高句丽军反攻,辽东太守蔡讽败死,高句丽乘势围攻玄菟郡,汉军得扶余军2万之助,将其击退。

高句丽伯固王在位时期,曾经进攻玄菟郡,杀死带方县令,公元169年遭玄菟太守耿临反击,才臣服。

百余年的征战,高句丽虽然主攻,但基本是骚扰性质,双方都没有决定性战果。

13、班超击败贵霜帝国之战

贵霜帝国,中国人称为大月氏,据有今天里海、阿富汗及印度河流域的广袤领土,人口500万,是与汉朝、罗马、安息并称欧亚四大强国。


贵霜帝国版图


公元90年,贵霜帝国派使者求娶汉朝公主,遭拒,一怒之下派副王谢率兵7万翻越葱岭,计划占领西域后,再取中原。

东汉西域都护班超率领汉兵2000、西域各国兵2万迎战,对峙数月,贵霜帝国军粮尽,不得已献珠宝乞和退兵。

14、区连叛乱,建立林邑国。

公元137年,交州日南郡象林县功曹区连(一说区怜、区达)率土人数千起兵,杀县令,占领整个日南郡,东汉交州刺史樊演率1万人平叛,被击败,东汉一度准备调兵4万反攻,但因内部意见不统一,未能实现,区连自立为王,成立林邑国,自此脱离中国管辖。

此后数百年期间,林邑虽然时而向中国称臣,但多数采取敌对立场,并不断侵扰边境。

15、东汉辽东太守公孙康与高句丽之战。

东汉末年,辽东太守公孙度形成割据,与高句丽关系变化很大。

由于高句丽时常犯边,公孙度应该有过讨伐,后双方关系好转,高句丽曾经派兵助其“击富山贼”,到公孙度之子公孙康继位时,双方关系恶化。

公元209年,高句丽内乱,王子拔奇率族人逃到辽东,公孙康出兵3万助其复国,对这场战事,两国史书有不同记载。

《三国志》的记载是“公孙康出军击之,破其国,焚烧邑落”。朝鲜史书记载是公孙康军一度攻至高句丽首都,但最终被击败,拔奇自杀。

由于这一年高句丽正式把都城迁到丸都,因此公孙康取胜大致可信。

战后,公孙康将原乐浪郡最南部的带方县升级为带方郡(今朝鲜黄海北道),驻扎重兵,防备高句丽。

先秦两汉时期战绩总评:

这个历史阶段,具体一定规模的对外战争共15次,12次胜利,1次失利,1次战果不明,1次胜负未分,胜率80%。

胜率如此之高的原因有三:

1、华夏文明享有先发之利,当周边民族还在茹毛饮血的半开化状态时,我们已经拥有完善的国家组织、社会及政治经济体制;

2、中国中原王朝和地方割据势力的军事系统处于碾压优势,对外战争是典型的降维打击;

3、这一时期,中国优越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地位支撑了丰富的外交资源,如班超在西域时,仅得到2次国内援兵,一次1000人,一次是800人,战争主要依靠藩属国的支持。

但这一时期,边患也逐渐萌芽,交州(越南)和朝鲜半岛离心力越来越强,在以后数百年中,成为中国地缘格局中的不稳定因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83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