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韩春雨造假更可怕的是对假的宽容

方舟子 2017-08-08 16:03 阅读:3226

  河北科技大学韩春雨在去年五月发表了一篇关于基因编辑新技术的论文,轰动了中国,震惊了世界,但是全世界的实验室除了上海神经所仇子龙实验室没人能够重复出他的结果。在遭到一年多的质疑之后,发表这篇论文的《自然·生物技术》杂志现在宣布撤稿了。国内媒体在报道这件事时,都重点突出是韩春雨主动要求撤稿,有的媒体甚至称赞他主动撤稿很有勇气很严谨很有科学态度,好像韩春雨的形象反而因为撤稿变得更加高大了。


  这一年多以来,韩春雨一直在狡辩、撒谎、威胁揭露者,从来就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高大上呢?韩春雨在撤稿声明里并没有承认自己有错误,而是说要继续研究别人不能重复的原因,提供一个优化方案。也就是说,他仍然认为自己的论文是成立的,别人重复不出来是因为实验方法还没有优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更明显地声称他的方法是有效的,还会继续发表论文。他撤稿是迫不得已的:《自然·生物技术》在社论中说得很清楚,撤稿的原因是韩春雨提交的新数据不能反驳别人的质疑,也就是说他的论文是不成立的,只能撤下。根据程序,论文作者可以先自己提出撤稿,否则就要由杂志强行撤稿。所以韩春雨是很不情愿地被迫撤稿,他如果不撤稿也会被杂志撤稿。


  不管韩春雨承不承认自己的论文能不能成立,不管他是自己提出撤稿还是被强行撤稿,论文既然撤下了,就说明这项研究已经被学术界否定了。这个事件是不是就此告一段落了呢?并没有。韩春雨团队发表在河北科技大学网站上的声明还在声称“在满足一些关键条件的情况下”,其系统可以进行有效的基因编辑,虽然对究竟是什么“关键条件”,语焉不详,他已经不好意思再说别人重复不出来是因为细胞被污染了,他的实验室已被曝出脏乱得就跟垃圾场一样。而河北科技大学网站发布的消息称,韩春雨团队同意按学校安排选择一家第三方实验室,在同行专家支持下开展实验,验证其研究的有效性。学校决定启动对韩春雨该项研究成果的学术评议及相关程序。河北科技大学一年前就说要找第三方实验室开展实验,一年过去了,还在找,不知道还要找多少年。全世界几十家实验室都试图重复过韩春雨的实验,除了仇子龙一家,全都失败了,这还算不上第三方实验室验证?河北科技大学怎么保证他们找到的第三方实验室就比这几十家实验室更有研究资质、更加可靠?难道是要找全世界唯一一家与韩春雨实验室同一水平的仇子龙实验室验证?这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继续拖下去,拖到大家把这事忘了。


  河北科技大学校方现在要做的,不是找什么第三方实验室验证,也不是启动什么学术评议及相关程序。第三方实验室的验证、国际学术界的评议结果,早就出来了。河北科技大学校方应该做的,是启动韩春雨学术造假的调查,从查核实验原始数据开始。诚然,就像新华社找的“专家”说的,论文被撤不等于就是造假,也有可能是失误。但是正如我在一年前就已经指出的,从韩春雨论文中违反常识的电泳图、他以前就有造假前科(其博士学位论文有明显的图片造假)、他面对质疑的各种狡辩、撒下的众多谎言以及他声称由于实验室太穷没有保留原始数据判断,可以认为就是造假,我也是因此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举报韩春雨造假,既然有人实名举报,而且提供了有根有据的疑点,那么就应该从学术造假的角度进行调查、处理。查起来也很简单,就是要韩春雨交出实验原始数据供分析,如果他交不出来,按照学术界管理就可以认定是造假。


  我当然不指望河北科技大学真会去调查韩春雨是否造假。如果他们有这个学术道德水准,早在一年前就应该调查了。但是河北科技大学已因韩春雨的造假获得了两个多亿的投资、入选“双一流”项目,其利益已与韩春雨绑在了一起,必然会千方百计维护韩春雨,河北科技大学变成了河北科假大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也是指望不上的,否则他们也不会对我的实名举报置若罔闻,违反自己的规定,连给举报者一个回音都没有。韩春雨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主任亲自给的,他们的名声也与韩春雨绑在了一起。


  和韩春雨绑在一起的还有众多当初炒作韩春雨的中国科学界大佬和媒体。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邵峰曾在《知识分子》发表长篇文章肉麻吹捧韩春雨,认为“韩春雨的成功对中国的科研模式和科研体制颇有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声称韩春雨式的“小作坊”更利于原创性发现,涌现出更多的“韩春雨”“正是中国科学发展的希望之所在,当韩春雨们频繁出现的时候,也就是中国成为真正的科研强国的时候。”《知识分子》发表此文时加了个编者按:“更多的‘韩春雨’在哪里?中国科研正在发出革新的召唤。”该文至今挂在河北科假大学网站上,为韩春雨骗取巨额经费和巨大荣誉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些大佬狡辩当时是根据“学术界的共识”做出的评论。他们以为发表了论文就等于成果得到了学术界认可、有了学术界共识,就等于韩春雨“成功”了。可怜这些科学界大佬,搞了一辈子科学,却还没搞明白发表论文只是争取获得学术界认可的第一步,能不能得到学术界认可、是否有了学术界共识,还要看别的实验室能不能独立地重复出该论文的结果。可重复性才是判断成果是否被认可的金标准,而韩春雨的论文恰恰没能通过这个标准的检验。


  然而在韩春雨骗局败露之后,与当初迫不及待地吹捧韩春雨相反,这些科学界大佬突然变得极为慎重,不敢轻易对韩春雨说个“不”字。邵峰院士只是在接受采访时说几句不痛不痒的“公道话”,直到韩春雨论文撤下后才开始表示对韩春雨论文的怀疑,但是没撤回当初对韩春雨的吹捧,更没采取实质行动纠正错误、挽回损失。同样地,《知识分子》一年前反复炒作韩春雨、把韩春雨当成末流大学做出世界一流成果典型,然而在韩春雨遭到揭露时却冷眼旁观,甚至为韩春雨开脱,直到韩春雨撤稿前夕才突然发表一篇文章呼吁“规范调查韩春雨事件”,让人怀疑是预先打听到了韩春雨要撤稿,匆匆忙忙变脸,却又说发表该文“与韩春雨主动撤稿一事估计纯属时间上的巧合”,是不是巧合自己不能确定,还要“估计”,这说话的艺术和韩春雨有一比。


  更有科研人员更为直截了当地表示对韩春雨的理解甚至支持。韩春雨的难兄难弟仇子龙说:“这是学术争论,必须通过学术途径解决,而不是由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上的争吵来解决。”仇研究员难道那么健忘,忘了自己当初就是在社交媒体上宣布重复出了韩春雨的实验结果,而且对质疑的人骂骂咧咧的?复旦大学医学院教授陈力称:“虽然不清楚韩春雨的实验过程,但是实验无法重复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首先这是一个复杂的实验,要把DNA切开,进行编辑修饰,然后再接上。到这里大部分人认为就结束了,但是后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保证DNA的稳定性等。”暗示别人重复不出韩春雨实验,是因为水平不如韩春雨,忽视了这是个“复杂的实验”,没有“保证DNA的稳定性等”。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说:“不能重复不等于造假,也不等于这个发现不存在。只不过是当前不能重复。”听这口气,是坚信以后能够重复的,不知华大基因会不会也投资韩春雨项目?中科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李劲松则干脆表扬韩春雨撤稿“是中国学术界的一个进步”。这些人要么就有造假前科所以善解人意,要么也是准备好了学习韩春雨先造假再撤稿,然后中国学术界就不断进步了。撤下论文本来是极为丢脸的丑事,但是这些人就有把坏事变好事、把丧事当喜事办的超能力,仿佛怕人们不知道中国学术界已经烂到了何等程度。


  烂掉的不只是学术界。官方媒体报道韩春雨撤稿一事时,还发表了评论,声称“科学的成功是偶然,不成功才是常态,实事求是与宽容失败应并重”,要人们宽容韩春雨的失败。有这么多的部门、媒体、学界大佬的名誉和利益都和韩春雨绑在一起,主动为他开脱,他没啥可担心的,可以继续顶着荣誉,拿着巨额国家经费,无限期地“研究别人不能重复的原因”。中国依然是学术骗子的天堂,骗得越大,绑上的利益越多,风险也就越小。


2017.8.5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22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