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这一年:有关草根女孩的明星梦与光怪陆离的娱乐圈

娱乐资本论 2017-08-08 10:54 阅读:363

作者/刘燕秋 编辑/李忻融

出现在姜思达视频里的Abby,Cindy和Dora要比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眼前的她们看上去开朗很多,“丑又没让你看!”“是你们自己要看的,怪我咯?”,这些言论一出来,网上又是一波话题高潮,以至于网友评价说他们十八线拽的像一线。

这是5个人的Sunshine到3个人3unshine之后,3个女孩的第一次公开亮相。在视频中,女孩们毫不客气的宣布:“我们就是Sunshine!除了我们之外别人都不是Sunshine!”而这其中的故事已经变成了与前经纪人的官司,女孩们还在各种官司中纠缠。

从2015年以Sunshine的名义在微博上发了第一组照片,5个样貌普通的女孩开始了自己的成名之路。

跟刚刚出道时5个人的阵型相比,目前只有三个人的她们似乎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们。而且在网络上,有着140多万粉丝的Sunshine的官微也不在自己的手里,网络上那个叫做3unshine的组合成了她们新的名字。对于自己这个组合的名称,三个女孩说自己就是Sunshine,那个在网络上被众人嘲笑“丑成这样还敢出道”的女团。

凭借一组丑照出道,逐渐被众人所知,相比于在各种选秀节目中层层拼杀想要出名、想要红的少男少女们而言,Sunshine的走红就是上天把一块巨大的馅饼砸到了脑袋上。

然而,走向名利纠葛的娱乐圈的路上,嗅着她们出名气息的人们跟了过来并想分食她们梦想中的名利,只是在这些懵懵懂懂一心做着明星们的女孩们而言还未可知。

出道

拉开故事序幕的,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比赛。

2015年,五个上课坐在前后排的高一女生报名参加了当地一个音乐比赛,五个人从自己的零花钱里面凑出了一千多块钱,在网上找了作词作曲,录了歌,还在当地的摄影棚拍了一组写真。是的,就是那首以后很长时间里都沦为笑柄的《甜蜜具现式》,和那套在网上遭到群嘲的粉红背景写真。

为了让更多的人去看比赛,队长Abby甚至在学校里帮忙发宣传单。令人失望的是,比赛最终取消。

但在这段仓促的“出道”经历里,她们并非如当时舆论所言般自信。

“那张写真确实拍的挺丑的,我看到的时候就觉得拍的挺丑,歌曲也挺失败的。”穿着宽松牛仔服,戴着深蓝色鸭舌帽的队长Abby低头告诉小娱。

“第一次听到《甜蜜具现式》的时候,我都要哭了。全都不对,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我想可能不是很好听,但也不能难听到这种地步。”Abby当时就不想要这首歌了,但Cindy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录的歌,很有纪念意义。

最终,Abby给组合的每个人起了一个“好记”的英文名,还给组合取名Sunshine,这个名字在Abby看来要远比她们起过的“美少女战士”之类的名字强。Abby注册了同名微博,上传了这组“失败的”写真。微博是Abby之前的自己的小号,只是改名为Sunshine,而生日那一栏填写的2015年12月15日就是5个女孩上传照片的那天,也算是整个组合的出道日。

上传照片的两个月后,大年初四晚上十二点,Abby的手机“一直在响,一直在响”。没有人能想到,一夜之间,这个原本只有几百个粉丝的微博账号涨了十几万粉。在审丑狂欢中,五个素人女孩迅速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虽然质疑不断,但她们确实成名了,一系列商业合作邀约随之而来。网剧《两小无猜》直接找到了Abby,但是Abby不懂怎么对接,也不想去参加那些商演。

首先嗅到这5个女孩潜在商业价值的是杰斌,一个在北京北漂的90后。在网上看到5个女孩的消息,他坐着火车坐到了女孩们和家长们的面前,摆上了一份与他签约的经纪合同。

“我太小了,我从来都没有直接面对这么多。”Abby称,“他对外宣称我们签了他的公司信念音乐,还跟我要了微博,说帮我加大V,我就把微博密码给了他,后来微博身份认证就变成他了。”在Abby口中,她们之所以签给杰斌有点“被迫”的意思,在双方还没有签约的时候,杰斌已经开始了对外发声,外界与她们的联系全部都到了杰斌手上。

这为后面的狗血剧情埋下了伏笔。

反目

Sunshine的北上之路就是从与杰斌签约开始的。

杰斌称他前前后后见了五位女孩四次,每次都会跟五位女孩的父母纠缠很久。双方反复纠缠的焦点是合同的细节。

“他们(家长们)张口就是问能给多少钱?”杰斌说:“我反复说的是怎么来打造她们,把她们变成第二个庞麦郎。”之所以要提庞麦郎,是因为在杰斌口中,他就是那个将庞麦郎一手打造出来的操盘手,甚至TFBOYS的成功也跟杰斌有关。而这些例子在小娱面前坐着的Abby口中就是一个笑话,“都是骗人的。”

庞麦郎

春节过后,杰彬来到五个女孩的家乡安徽亳州,说服了其中三个人跟他去北京发展。Sunshine的名字由此变成Sunshine+,来北京的是Abby、Cindy、Dora。

2016年5月,当三个人从亳州来到北京,才发现与杰斌口中那个总公司在香港,北京和深圳都有分公司的信念公司,就是一块刚租下来的地,什么都没有。信念就是杰斌成立的经纪公司。

“公司是我们帮着一点点搭起来的”,Abby告诉小娱。三个人帮着扫地、擦窗户,公司装修完后,白天用来办公,晚上就变成了一个酒吧,三个人甚至还会到酒吧里去卖酒。

女孩们住在公司旁边公寓的一居室里,三个人住上下铺,Abby说这是杰斌女朋友之前住的房子。而杰斌承诺的要给女孩进行韩国练习生般的魔鬼训练,在Cindy口中,只不过是杰斌的女朋友来教过她们拍MV的舞蹈动作,剩下的时间除了录歌,都在宿舍躺着。

不仅如此,杰彬还限制三个女孩出行,“出门要进行报备,下楼扔个垃圾都要告诉他”。来北京半年,除了杰彬,杰彬女朋友,公司的调酒师,公司唯一的编曲,三个女孩几乎不认识任何人。

此前跟女孩们签约的杰斌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女孩们的明星梦瞬间也变得凄惨无比,不仅没有得到任何明星待遇,甚至沦落成为了卖酒的服务生。而除此之外,本想着成名之后可以赚到钱的期许也跟账户上可怜的收入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钱的问题在两方的讲述中也存在很大的出入。据三人透露,来北京之后接活动最频繁的是5到6月,接了差不多有十几场活动,至少7个直播,还有网络综艺、游戏代言、电影主题曲等等。Abby听经纪人说,这些收入加起来已经过百万了。但公司发放的钱数却与这个数目相差甚远。“每个人的结算费用总共不到1万,不是每个月都会按时结算”,Abby说,“合同里签的一开始三七开,然后再四六,最后是五五分账。”

而到底公司从自己身上赚了多少钱?女孩们不得而知,Abby说:“我们就是个赚钱的工具!”这是真正开始出道之后最大的感受。

还没有真正进入娱乐圈,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在公开场合演出过的Sunshine,在刚刚到了北京这个曾经实现过无数草根明星梦的地方,发现杰斌向她们展现的却是丑陋的一面,而这也仅仅是她们向娱乐圈出发的第一步。

故事的另一面,在杰斌口中,外界号称出场费很贵的Sunshine其实一场5万都要不到,甚至为了爱惜Sunshine的羽毛,很多商演都没有接。

杰彬在之前的采访中则强调了自己栽培Sunshine的各种投入,但这部分投入在Sunshine三个女孩看来,就是cindy在自己微博后台看到的7块钱的微博粉丝头条费,因为歌曲、MV等等制作上的投入都是制作公司热手文化出的。

去年国庆节期间,双方的矛盾集中爆发了。

物是人非

在Sunshine的成名道路上,张铠麟也是一个重要人物,他是热手文化的CEO,也是Sunshine歌曲的制作人。

在杰斌的口中,Sunshine在与之闹翻之前已经被意图“挖角”的张铠麟洗脑了。杰斌认为张铠麟蓄谋已久,而他也有所觉察,他不允许女孩们跟张铠麟有过多的接触,不能留联系方式,甚至微信都在杰斌的紧盯下删掉了。

我要做你女朋友宣传照

而张铠麟则告诉记者,“杰斌之所以要对外界说是我把Sunshine挖走的,是想制造舆论,为他自己的错误找借口。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在与我热手的违约案中求得一线希望,但最终他还是败诉,因为Sunshine的解约根本就是自己经营中的诚信问题导致,这是事实!完全与我无关!”

与杰斌彻底闹翻,在女孩们的叙述中完全是在杰斌“欺人太甚”下的自我保护。在去年国庆之前,三个女孩外出吃饭,也打包好行李准备回家。就在外出吃饭的时候,接到了杰斌的电话,并要求开实时定位。三个女孩回到住处之后,发现自己家钥匙打不开,随后被带到警察局。“警察说我们上下铺非法居住,要人来认领,杰彬就是不来,我们在警察局里面坐了两三个小时”,Abby回忆道。最终,Sunshine向张铠麟求助,张铠麟则委托了Sunshine的前经纪人张婷婷帮忙处理。

而杰斌看到宿舍里是空的,第一反应就是女孩们逃跑了,并且认为这都是被张铠麟教唆的,甚至逃跑和失踪都是预谋好的。他的理由是女孩们在失踪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例如杰斌的女朋友给了女孩们很多旧衣服让她们穿,在失踪之前女孩们把衣服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说是“破衣服!”;女孩们失踪之后给她们父母打电话,他们父母明显不着急,而且还支支吾吾。

风波过后,三个女孩决定解约。娱乐圈第一次向她们展示了什么叫做“物是人非”。杰彬则打造了名为“Sunshine-Future”的全新组合——这也是女孩们口中的“野鸡组合”,并控制了Sunshine的官微来给新组合宣传。2016年和三个人一同出道的Nancy与Cheryl,也已经与她们分道扬镳,站在了杰彬的阵营。

Nancy与Cheryl

Sunshine-Future

曾经是合作伙伴的三方,3unshine、热手文化却变成了彼此的被告和原告。包括张铠麟在内,女孩们决定跟杰斌对簿公堂。张铠麟跟杰斌打官司仅仅是把给女孩们制作歌曲的制作费要回来,而现在这个官司张铠麟也拿到了支持他的裁决书。女孩们则希望杰斌把Sunshine的官微还给她们,而且把她们应得的钱要回来。

现在,包括争夺微博使用权在内的官司还在进行中。经历这些是非,三个女孩没法再若无其事地回学校,演艺生涯也充满未知。毫无疑问,她们后悔过。“后悔碰见杰彬,但再后悔这世上也没有后悔药,至少我们红过,有过一些跟别人不一样的经历”,队长Abby言谈间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

从解约之后,女孩们对外界充满了警惕。张铠麟成了她们唯一信任的人。在采访过程中,女孩们一时答不上来,也是张铠麟在旁边帮她们解围。

即便已经有了名气,但是女孩们还是认为外界对她们的眼光是异样的,甚至带着嘲笑。最近一次出去买菜,三个女孩又被路人认出来了,“他们不问,就是一直在那儿看,他们在心里面已经确定了我们就是Sunshine”,Abby感觉自己还是“像个学生,受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

“他们现在走在街上一旦被人认出来,下意识第一个反应就是躲起来,别人问‘你们是Sunshine’,‘不,你们认错人了’。她们会觉得那些人不是真心喜欢他们,是故意看笑话的。”张铠麟说。

“如果把该得的钱都要回来了,你们会拿那些钱干嘛?”,小娱问道。

“捐了!”,Abby脱口而出。

艺人的梦想

解约风波后,Sunshine一度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按照女孩们的说法,要准备跟杰斌打官司,另外因为Sunshine的官微不在自己手里,没法通过官微发声,为了宣传,名字也被迫改成了3unshine。公开的商演和直播少了很多,女孩们逐渐沉寂,甚至连基本生活都要依靠父母来维持。

直到这个7月,奇葩说辩手姜思达的短视频节目让这三个刚满17岁的女孩再度成为话题中心。女孩们对于自己的名字一再强调,自己就是Sunshine,除了她们没有人可以叫这个名字。访谈中,直接怒怼杰斌新组合以及网友的言辞,“野鸡与凤凰”、“丑又没让你看”之类的表达引发了网友的集体吐槽。

Cindy

这样的结果是Abby没想到的。“聊了两个多小时,当时聊的还挺开心的,但是看了视频后,我觉得自己当时贱贱的。他敢问我就敢说,他直接问我就直接说,出来的效果就是,我们被别人说成一种文化素质不高的人”,Abby语速很快。

在姜思达的视频中,姜思达问:“希望有一天改变大家对你的刻板印象吗?”Abby愣住了,而Cindy和Dora也没有回应,有网友评价她们没文化,连“刻板印象”都听不懂。Abby特意跟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说:“不是我没听懂,我只是没听清楚。”这似乎又跟她们什么不在乎的言论有一些反差。

她们对网友的恶意评价并非满不在乎。刚看到有人说自己丑时,Abby内心有过难受和不平,“因为从小到大,家长顾忌颜面从来不会说自己的孩子丑”,但慢慢地就看淡了,“容貌这些东西也不需要去在意太多”。没化精致的妆容,Abby看上去仍然白皙,脸有些肉嘟嘟的,“很多人说Abby长得像周冬雨,也有人说她像金高银。”张铠麟在一旁说,“我就是长了一张大众脸。”Abby补充。

Abby

而Cindy似乎没这么平静。“你说我丑我就真的丑了,你说我丑我就丑了”,她严肃地重复了两遍。Abby说,Cindy其实很在乎容貌,很在乎别人说她丑。“她有一个优点,就是把丑丑成一种特色”,张铠麟在一旁说道。

特色,这是Sunshine现在追求的目标。在不缺容貌靓丽女孩的娱乐圈,Sunshine的丑反而让她们被大众记住,所以“有特色的”才是女孩们最终在这个圈子里待下去的资本,而这点Abby心里特别清楚,有着不符合年龄般的冷静,“我不需要公司给我打造成一个什么样子,我只需要我成为这个人,能够吸引到你,要你喜欢就行了”,Abby说。

虽然经历了各种风波,女孩们在网络上的热度一直在,想要在Sunshine身上蹭流量的人大有人在。有一个娱八婆的自媒体人在《奇葩大会》上公开说Sunshine就是他炒火的,但是女孩们却一直摇头:“娱八婆是谁?不认识。”

很多人也许想象不到,Sunshine现在也有自己的真爱粉。有粉丝在她们的微博留言,“第一眼看见你们组合宣传照时确实觉得很好笑,可是到了后来看见你们努力去唱歌努力为梦想奋斗,觉得很佩服,讲真我和你们年龄差不多大,也曾有过明星梦想,这大概是每个女孩子都有的吧。加油!”还有粉丝群召集粉丝,一人捐一块钱,凑四五百块给Cindy买了一个微博头条。

在“挺近”娱乐圈的日子里,三位女孩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和学校生活,在北京这一年多,三个女孩认识的人屈指可数,跟学校同学的联系也很少。在北京除了认识杰斌和张铠麟,女孩们几乎没有别的熟人,她们甚至连北京的很多地方都没有去过,只在现在住的东南五环附近活动。

而女孩们中最有艺人梦想的Abby是Sunshine的发起者,也是明星梦最执着的追求者。她才是这个草根女团要做“凤凰”故事的女一号,而她也决定了这个女团的发展方向和最终的调性。

那场最终杳无音信的比赛奖品是iphone6。对于五个人中的大多数而言,手机的诱惑都远大于比赛本身,只有Abby真的想成名。虽然从小到大,Abby几乎不在别人面前唱歌,也不在别人面前说想干什么。至今,她仅有的登台表演经验是一次学校的文艺表演,“很小的时候自己编过一个舞蹈”。在家里人看来,Abby的弟弟应该是能当艺人的,因为弟弟爱唱歌,所以即使在微博上火了之后,Abby妈妈也不相信,她跟Abby说,“你开玩笑吧”。

只有Abby自己很确定。“我想让别人每天指着我说,这个是我偶像,他们很好。我想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人。”

现在,Sunshine开始在热手文化接受专业的演艺训练。除了早上在宿舍补习文化课外,下午从2点到晚上9点都要安排舞蹈课、吉他课等。老师安排了五个小时的舞蹈培训时间,但是有时候会给她们多上几个小时。张铠麟也会教他们唱歌,给他们录一些翻唱的作品。

毕竟只有17岁,对于自己的未来,Abby称她们一直在补习文化课,努力缩小跟同学们之间的差距。其实在学校的时候,Abby、Cindy和Dora的成绩都还不错,特别是Abby,在Cindy口中属于那个不怎么努力就可以把分数考得高高的人。

明年就要高考,Abby承认一定会参加高考,而且也一定会去上大学,“因为这是一种经历,我只是想对自己有一个交代。”

问到喜欢的女艺人,Abby说:“窦靖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6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