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和知乎争夺鄙视链上下游,短视频和知识经济能走到一起吗?

罗超频道 2017-08-03 21:57 阅读:184

这几天,知乎与快手上演了一场“争夺鄙视链上下游”的口水战。一个是面向精英用户的问答平台,一个是面向草根用户的短视频平台,理论上两者处于平行世界,然而却因为快手公关在知乎的不当回应,引发了一场教科书式的公关灾难。

不过,本文我想要讨论的话题是,短视频与知识经济的结合。知乎与快手不大可能会成为对手,但种种迹象表明知识经济正在与短视频结合,这对于短视频和知识经济而言,都是机会。

当知识经济遇到短视频

曾经红极一时的Papi酱,在今年已淡出行业视野,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还是不断有新的明星账号出现。中国最大的短视频平台秒拍从去年6月开始每月发布短视频榜单,已成行业风向标,这份榜单上就总能看到新面孔,比如美食领域出现了一骑绝尘的“办公室小野”,进入5月份影响力榜TOP6;再比如娱乐领域,橘子娱乐脱颖而出跻身原创榜前列。近日发布的7月短视频原创榜上又出现了一个新面孔:视知TV,一跃进入TOP5,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更早之前的秒拍短视频榜单中,大都来自于搞笑、娱乐、生活等顶部领域,视知TV来自于科普领域,也是秒拍榜单TOP50中唯一的科普类账号,可以说是独树一帜的另类。视知TV是一个账号矩阵,它由南方周末前资深时政编辑马昌博创办,定位为知识可视化传播,官方解释是:“把专业、晦涩的知识,转换成图片、漫画、视频等一切生动清晰的形式。”

视知TV旗下一共拥有女子力科学社、次元光线、喵客帝国、脑子有洞看片会、视知百科、人生资本论、本格男士、视知车学院等账号,涉及到人文百科、女性健康、财经、影视娱乐、二次元、萌宠、男士、汽车等领域,其内容在互联网、智能电视、航空楼宇户外等线下媒体传播。官网显数据示,其每月全网点击量近3亿(秒拍榜单显示7月在该平台播放量就达到了2.7亿次),全网粉丝720万、单个视频最高播放量达到500万。

一个将知识内容做成短视频的机构,拥有如此大的传播量着实有些出人意料,然而仔细想想,却在情理之中。2016年以来,在行、分答、知乎LIVE、微博问答等产品的火爆掀起了知识经济的热潮。与此同时,短视频如日中天,每一家互联网巨头都在布局,不论什么属性的互联网业务都在利用短视频这种内容形式,因此可以说“视知TV”站在了知识经济和短视频的双风口。

短视频抢了知乎的饭碗?

如果说“视知TV”的爆发是偶然,那么短视频与知识经济的结合,就是必然。在秒拍上,科普类短视频已经成了一个垂直类目。今年,百度百科上线了短视频产品“秒懂百科”,将第三方视频内容引入到百科页面进行分发,还将之与百家号整合。事实上,早在2015年,知名科普网站、分答的兄弟业务果壳网,就在优酷上线了两档视频栏目:独立出品的“科学Bang Bang Bang”以及与壹酷文化联合推出的“脑洞大开”,前者是科学个人脱口秀,后者是科学情景剧。

显而易见,知识与视频从来都不绝缘。

站在知识传播的角度来看,短视频可以将原本晦涩、冰冷、生硬的知识,通过更生动、清晰和趣味的形式进行传播。从传统的图书到互联网时代的百科、知道、文库、经验,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知乎、分答、微博问答、在行,种种新产品的出现正是知识传播的方式之变。知识传播形态更多样,更有效,更生动。“知识短视频”是一种满足用户获取知识习惯之变的传播形态。

站在用户消费的角度来看,传统知识形态的认知成本太高,不是经济成本,而是时间成本。人们宁愿花几十块钱看一场知乎LIVE、围观一条微博问答、或者订阅一个付费专栏,而不是买一本书——从知识数量来看,显然后者承载的更多。用户通过手机消费内容一定是碎片化、轻量级和互动式的,短视频成为日益受欢迎的内容形态,正是因为迎合了用户这些消费习惯。同样,知识通过短视频传播,也可以降低用户的认知成本、满足用户碎片化、互动式和轻量级的知识消费需求。

站在短视频平台的角度来看,眼下短视频消费需求十分强劲,但短视频内容却陷入同质化的泥潭。一下科技高级副总裁刘新征曾透露,秒拍上娱乐明星、新闻现场、纯搞笑内容获得的流量比例一度超过了80%——不只是秒拍,这些顶部类目的内容在每一个短视频平台,都占据了太多注意力。短视频平台也有意扶持“三大类”之外的垂直类目,比如秒拍时尚、美食等垂直类目,2016年流量占比累计已超过60%,扭转了内容单一的局面。从“视知TV”在秒拍上脱颖而出也能看到,知识类短视频,同样得到了平台的流量倾斜。

可以看到,短视频与知识经济结合是必然。看上去“视知TV”与知乎、果壳没什么竞争关系,不过这很可能会是一次降维打击——正如知乎对百度知道所做的事情一样。“视知TV”本质上做了跟知乎一样的知识传播的事。不过长期来看,“知识短视频”这种形态,或者做知识短视频的平台,才是知乎们真正的竞争对手。

视知TV是否可以复制?

答案是肯定的。

第一,短视频平台会支持更多泛知识类内容。

平台与个体是互相成就的关系。没有创作者,平台什么都不是;离开了平台,个体也将难以为继。短视频创业需要密切注意平台的方向。

短视频一直被业界视作是最强的TimeKiller,尤其是与信息流和个性化推荐技术结合后,用户就可以不断地刷短视频,沉迷其中,因此,不论是微博还是今日头条还是陌陌,都在重点布局短视频以求抢占用户时间。然而辩证地来看,内容传播不应只是消磨用户时间、满足娱乐需求,还要给用户带来价值、省时间,这正是知识类短视频可以做到的。

站在用户角度来看,眼下的内容消费环境并不好,低质内容泛滥。不少内容“唯数据至上”,忽视了内容的品质和价值。比如一些自媒体为了获取阅读量就不惜传播错误的、前后不一的价值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清流”式、高品质、高价值内容成了奢侈品,知识类短视频价值将得到凸显。

所以,尽管知识短视频流量不一定是最高的,但它对平台却会形成很好的用户价值,品牌价值和社会价值。短视频平台要避免内容单一、单调和同质化,要让内容承载更多价值,就要扶持知识短视频这种高价值型、“省时间”的内容。事实上,秒拍已经在这样做了,7月榜单“视知TV”冲到TOP5,近日公布的第二季“金栗子奖”单开“最佳知识分享短视频奖”,“凯蟹琳and塞巴虾”获奖,秒拍已形成从顶部到中小账号的知识短视频的扶持体系。

第二,知识短视频本身也可以垂直化。

“视知TV”涉足了人文百科、女性健康、财经、影视娱乐、二次元、萌宠、男士、汽车等领域,可以看到,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有知识传播的诉求,“视知TV”眼下依然还有许多没有涉足,比如科技。站在另一个角度来看,“视知TV”眼下的短视频内容形式还有创新空间,就像做美食,办公室小野一改往日的美食访谈形式通过形式创新就实现了脱颖而出。知乎上的大V数量不胜枚举,知识生产与传播的需求愈发强劲的今天,相信未来会有更多“视知TV”出现。

第三、知识短视频还可以有更多内涵。

知识的涵义十分广泛:“知道是什么”的事实,“知道为什么”的理论,“知道怎么做”的技能技巧诀窍,均属于知识的范畴,维基百科、百度文库、百度知道、百度搜索、网易公开课、YY教育、TED、可汗学院、coursera等产品,均是知识平台。教育的本质是传授知识,既然小知识可以短视频化,那么教育是否能与知识结合呢?答案是肯定的。一堂课是长视频,知识点就是短视频。碎片化的知识获取已是终身教育的形式,教育类短视频也存在着不小的机会。

短视频创业从来都不晚,关键是要找准方向和形式,现在看来,知识短视频就是一个机会。

知乎会布局短视频吗?

在每一个内容平台、每一个电商平台、每一个视频网站都在布局短视频的今天,知乎一直没有入局短视频,这一点着实让人疑惑,知乎的本质是知识内容平台,与短视频有不少的结合点,比如将问答内容通过短视频输出到更多平台,再比如做短视频版的LIVE,或者允许回答问题者上传短视频…毕竟正如前文所言,通过短视频获取知识,正在成为用户的习惯。

或许知乎布局短视频已为时不远,眼下知乎没有做短视频,不一定是无心,可能是还没想清楚怎么做。科普网站果壳在2015年初就已在尝试短视频,却没有起色,现在几个栏目已经停止更新了。关于知识内容视频化的困境,果壳TV负责人徐来曾向36kr讲述过原因,核心还是在于两点。

一个是人,“和一般的视频制作相比,无论是编剧到演员,都需要有专业的背景知识。那么,在职业演员和职业编剧这一个行当中,能够拥有极客精神的又有多少呢?”一个是内容形式,果壳将知识视频化意味着要在科学与娱乐之间寻求平衡,内容形式拿捏不好读者也不会买账。不过,现在看来,这两个原因都与果壳采取的内容形式有关系:科学脱口秀和情景剧,制作成本高昂,同时对人和内容形式的要求也很高。而“视知TV”、“秒懂百科”却通过动画等方式规避了这些问题。

当然,就像每一个新的市场一样,知识短视频如何盈利依然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眼下“视知TV”的盈利模式主要是“媒介服务”,为中国党政机构、著名企业制作知识类传播视频,客户既有中纪委、外交部、国家卫计委、国家质检总局,也有阿里巴巴、腾讯等名企,比如在阿里巴巴上市前,制作传播“解释阿里巴巴是个什么公司”的视频。那么,未来知识短视频是否会与内容付费、品牌广告、电商导购乃至在线教育等结合?在我看来,一切都充满可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8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