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逆天改命行不行?

媒介之变 2017-08-03 20:13 阅读:360
摘要: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白惠元书迷等了十七年,终于等到《悟空传》被搬上大银幕。然而,一个令人悲伤的事实是,电影《悟空传》并不悲伤,甚至很热血很向上。两小时的华丽奇观,竟敌不过片尾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白惠元

书迷等了十七年,终于等到《悟空传》被搬上大银幕。然而,一个令人悲伤的事实是,电影《悟空传》并不悲伤,甚至很热血很向上。两小时的华丽奇观,竟敌不过片尾的几行字幕:“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也只有这段小说原文,才能让书迷恍然大悟:原来这部电影也叫《悟空传》,是巧合吗?

比照原著,电影《悟空传》是丢了魂的。论反抗,活生生的“诸佛”变成了沉默不语的石像,石像有一个脆弱的代理人,名叫“天尊”。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旧天尊死了,杨戬成了新的,石像却永远都在,等级制度也不曾破毁。仿佛是一种暗示:在这个精神贫困的时代,孙悟空已无权与“诸佛”直接对话,他甚至没有在如来掌心负隅顽抗一下下的机会。如果孙悟空的反抗对象是虚假的,那么,他的少年气又有什么意义呢?强制热血的孙悟空倒真像个“老男孩”,他只能在涅之后自我安慰道:我还年轻,我不认输。

在影片结尾处,孙悟空终于摧毁了维护天地运转秩序的“天机仪”,但他胜利了吗?新的天尊继位了,而且还是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好友,这种背叛难道不是更残酷的吗?孙悟空上天入地、九死一生,最终不过换来了在花果山安居乐业的生活权,这是不是很可怜呢?

电影《悟空传》制造了一种“逆天改命”的假象,但斗争的结果不过是让孙悟空争取到了一块合法用地(花果山)。把消极自由再包装成积极自由,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修辞术,充满了自我安慰的夸饰效果。

睁开眼睛吧,看看周遭的残酷真相。只有破除英雄主义幻觉,我们才能洞悉当代“悟空”的真面目,或许,戴荃在歌曲中的描述是更为准确的:“我要这铁棒有何用?我要这变化又如何?还是不安,还是氐惆,金箍当头,欲说还休。”在社会阶层固化的经济事实面前,当代青年如何才能真正“逆天改命”?

我们迫切需要的,不是回头远眺花果山的怀旧目光,而是直面现实之后依然勇于改变现状的行动力。小说《悟空传》曾经引用德国古典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的《面包与美酒》,旨在重建悲壮而崇高的史诗气质:

待至英雄们在铁铸的摇篮中长成,

勇敢的心像从前一样,

去造访万能的神o。

而在这之前,我却常感到,

与其孤身跋涉,不如安然沉睡。

十七年过去,《悟空传》的读者们是否仍在“安然沉睡”?又或者说,电影《悟空传》那肤浅的乐观主义反而让观众陷入了更深的催眠?诚然,我们需要热血,但热血的前提是直面权力的残酷,而不是对生存困境的粉饰。是时候醒来了,哪怕孤身跋涉,也要勇敢前行,让这一路荆棘成为英雄主义的见证。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号:媒介之变(mediachanged),转载须经授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6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