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西游版”的魔法学校?

媒介之变 2017-08-03 20:08 阅读:27
摘要: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白惠元《悟空传》的剧作结构基本遵循了著名的“布莱克・斯奈德节拍表”,也就是经典好莱坞电影的金科玉律:前30分钟A故事(天庭魔法学校),30-60分钟B故事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白惠元

《悟空传》的剧作结构基本遵循了著名的“布莱克・斯奈德节拍表”,也就是经典好莱坞电影的金科玉律:前30分钟A故事(天庭魔法学校),30-60分钟B故事(花果山降伏妖云),60-90分钟遭遇困境(天兵天将镇压、悟空死去),90-120分钟解决困境(悟空重回天庭击败天尊)。如此的剧作结构既保证了电影对英雄主义的有效表达,但也必然导向热血激情的泛滥,只能说,电影《悟空传》选取了最为中规中矩的类型片模式展开叙事,足够仔细,却也足够保守。

纵观电影改编策略,还算有趣的一笔大概是导演把天庭改造成了魔法学校。孙悟空是来自普通高中的转学插班生,初来乍到,对重点中学的教学形态颇感不适,幸好遇到了校长的千金阿紫慷慨相助,两人一见钟情;阿紫的表哥杨戬是个优质学霸,还有海外留学经历,他从插班生孙悟空的身上闻到了情敌的不祥气息,但也没办法,爱情难论先来后到,他自己只能默默退出;天蓬本是个情窦初开的活泼男孩,却因为与阿月的早恋,导致了对方辍学,从此他变成了每天只知道复习考试并且也监督所有人复习考试的学习委员,冷静而压抑;卷帘是醉心于天文地理的技术宅男,即使暗恋阿紫也不敢表白,只能把火花暗藏心底,转化为日复一日的科研热情。

就这样,在剔除了“唐僧”之后,西天取经团队的内部关系发生了重组,徒弟三人成了魔法学校的同学,《悟空传》的前1/4也就成了校园青春片。在校园青春片的叙事逻辑中,学生的反叛对象往往是校长、老师或者家长,比如《我的少女时代》和《闪光少女》都使用了礼堂全员大会的场景,来呈现“少女怼校长”的仪式感。而在《悟空传》中,天尊就是那个重点高中的校长,她是孙悟空的死敌。

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机器,这里的“学校”是扼杀学生天性的监狱,以便让他们通过学习而坚信“天机”的存在。于是,孙悟空来上学的真正动机逐渐显露,原来他是要拆毁魔法学校赖以维系的核心装置“天机仪”,进而抵制虚伪的教育。孙悟空的反启蒙姿态,某种程度上揭示了本片的民粹主义立场。又或者说,民粹主义本就是ACG文化之“少年热血”的一副面孔,也是网络时代民主思潮的最重要表征之一。

对照小说,电影把斗争矛头指向“校长”显得有些避重就轻:难道束缚当代青年的“紧箍咒”仅仅是教育体制吗?这一笔太实了,也格局太小了,一下子弱化了原著竭力营造的悲怆命运感。电影逃离了中年悲情,进而放大了少年热血,倒更像是《悟空传》的前传。那么,究竟什么才是少年热血呢?作为一个动漫术语,少年热血首先得是“少年”。

其实,电影《悟空传》力图呈现的魔法学校空间反而确证了“热血”的少年属性:只有在少年身上,“热血”才是与生俱来、不言自明的,正如主演彭于晏永远充满孩子气的不羁笑容。这似乎是在告诉我们,孙悟空的反叛不过是一种青春期荷尔蒙冲动,总有一天,他会走向成熟,就像摆脱了情欲纠缠的杨戬那样,成为新的天尊,终于被体制收编。

因此,“少年热血”的本质并不是对权力制度的反抗,而是充满仪式感的自我疗愈。在原子化的社会生存状态中,少年们通过共同的冒险经历寻找共同体认同,冒险成员彼此形成种种“羁绊”,这是影片随后转入“花果山伏妖”段落的真正原因。

或许是借鉴了《哈利・波特》的叙事传统,孙悟空进入魔法学校之前也深藏了一处精神伤疤,遍布焦土、百废待兴的花果山正是他的创伤之源,也是他不可抑制的乡愁所在。而真正杀死孙悟空的,不是天庭的枷锁或维持秩序的“天机仪”,而是阿紫告诉他,“花果山不在了”。孙悟空的梦想很简单,他只求在权力的阴影之下偏安一隅,但如果连这点空间都不给,那他只能反抗。

《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本是无法无天、随心所欲的,到了今天,他却连一座花果山都保不住。从积极自由到消极自由,这无疑是一次降落。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号:媒介之变(mediachanged),转载须经授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