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的“公路小说”属性

媒介之变 2017-08-03 19:58 阅读:39
摘要: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白惠元在2011年《悟空传》“完美纪念版”的序言中,今何在以“在路上”为题,如此劝慰读者:“我心目中的西游,就是人的道路。每个人都有一条自己的西游路,我们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白惠元

在2011年《悟空传》“完美纪念版”的序言中,今何在以“在路上”为题,如此劝慰读者:“我心目中的西游,就是人的道路。每个人都有一条自己的西游路,我们都在向西走,到了西天,大家就虚无了,就同归来处了,所有人都不可避免要奔向那个归宿,你没办法造反,没办法回头,那怎么办呢?你只有在这条路上,尽量走得精彩一些,走得抬头挺胸一些,多经历一些,多想一些,多看一些,去做好你想做的事,最后,你能说,这个世界我来过,我爱过,我战斗过,我不后悔。”

因此,今何在眼中的西游故事其实是“公路片”,而他笔下的《悟空传》也就是一部“公路小说”,其真正价值在于对世纪末中国青年精神状态的准确捕捉。政治虚无主义?抑或文化犬儒主义?

恐怕没那么简单。大城市青年对于生活的失败感,必须结合社会阶层日渐固化的经济事实。今何在无非是想和我们探讨一个问题:注定没有结果的“奋斗”就是徒劳吗?如果“取经”一定失败,那么这条路还要不要走下去?重在过程,不问结果,这就是今何在对于“在路上”的重新阐释,也正是他对万千读者的殷切期望。

今何在将“西游”阐释为“道路”,这实在意味深长,其中至少包含两种意思:其一是时间的维度,即人生必将虚无,理想终将逝去,故“西游”的基调一定是悲观的;其二是空间的维度,即“在路上”的真义不在终点,而在道路本身,于是“西游”又被裹上了一层糖衣。今何在用所谓的“在路上”提醒读者:与其在“小时代”中渴求“大人物”,不如在“大悲观”中保持“小乐观”。这种化“大悲观”为“小乐观”的鸡汤逻辑,不仅是对“在路上”这一能指意涵的混淆,更是对1960年代历史文化语境的“降维”表述。

显然,今何在的“公路”与凯鲁亚克的“公路”并不是一回事,孙悟空也并不是嬉皮士。我们必须明白,《悟空传》里的“路”是青年成长之路,这条路通向权力结构的中心,而非权力结构之外。因此,孙悟空的反叛是没有对象的,它无所附著,只能成为一种姿态。

从“公路小说”的角度看去,《悟空传》具有抗拍性,因为小说的故事性很弱。换言之,《悟空传》的真正价值并不在于情节结构,而在于抒情状态,如果非要改编成电影,那么它只能是充满独白臆语的意识流,怀旧、感伤、片断化、稍纵即逝。梳理一下谱系即可得知,《悟空传》的精神之父是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的戏仿对象则是王家卫的《重庆森林》与《东邪西毒》。事实上,《悟空传》更像是王家卫风格的《西游记》,虽多了一层油滑皮相,却逃不过都市男女永远匮乏的创伤情感内核。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号:媒介之变(mediachanged),转载须经授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