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股票注水术:公司再怎么赚钱 股民也能亏成渣

面包财经 2017-08-02 09:23 阅读:4923

最近几个月,在港股一片大牛之下,持有中国水务(0855.HK)股票的投资者恐怕笑不出来。

券商看多,股价下跌;

巨资回购,股价下跌;

亮眼的业绩发布后,股价仍在跌……

在种种利好刺激、恒指涨势如虹的背景下,中国水务的股价却一路走低,不少被“低估值”和巨额回购吸引进去的投资者——傻眼了。

头顶中国最大的公众水务企业之一的光环,2017财年净利润大涨超四成,手里还持有约600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市盈率还不到8倍,总市值不足70亿港元,中国水务为何如此不受市场待见?

几个月前,中国水务开始频繁回购股票时, 面包财经曾发布《中国水务迷局:巨额回购股本不减反增,陷阱还是馅饼?》中曾提醒投资者,回购动作另有玄机,看起来更像一个陷阱。

很不幸,后来的股价走势验证了这种判断。中国水务仍然在继续回购股票,截至7月28日,中国水务今年已累计回购了超过1000万股股份,耗资高达5200万港元。

在业绩报喜之后,情况会有什么不同吗?

亮眼的业绩:中国水务净利润大涨四成

中国水务近日发布2017财年年报,2017财年(2016年3月底—2017年3月底),总营收为57.62亿港元,同比上涨20.4%;净利润为8.54亿港元,同比暴涨40.4%。事实上,近两年来,中国水务业绩都不算差,2017财年净利润较2015财年已上涨超过130%。下图为面包财经根据财报绘制的中国水务历年总营收与净利润:

中国水务是中国最大规模的公众上市供水公司之一。其主要业务为供水及污水处理。截至今年3月底,中国水务已接驳用户达290万,服务人口1000万,水管长度超过13万公里。

中国水务称,中国面对严重的水资源短缺问题,随着经济增长及水务业持续市场化,水费及耗水量仍有大幅上调的空间。

这一点,中国水务倒没有说错。事实上,中国生活用水确实在不断走高。据国家发改委数据,2017年6月36城市居民生活用水价格为2.15元/吨,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了2.38%;近十年来,36城市居民生活用水价格涨幅达29.51%。

此外,安信证券研报称,政府正大力推行PPP模式,而目前90%的供水资产还由政府掌握,这意味着,像中国水务这样的企业,业务很可能持续扩大。

中国水务的盈利能力看起来也不差。2012财年—2017财年,其销售毛利率一直维持在40%以上,销售净利率则维持在20%以上。此外,中国水务的重要业务为市政供水,这使得其现金流较为稳定。光大证券研报称,中国水务在费用收款能力方面较其他在港上市水务企业拥有优势,中国水务直接从住宅终端用户收取水费收入,有助于减少应收账款。

持续回购,大手派息,但股价就是跌跌不休

看多中国水务的投资者,事实上还能找到更多理由。

比如,公司手里还有不少土地。据招商证券研报,中国水务目前有600多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以保守的估价原则,其土地储备的价值将超过人民币40亿。中国水务计划在未来2-3年内处置所有土地储备。而中国水务当前的总市值还不到70亿港元。

银河国际研报称,中国水务正开拓危险废物处理业务,其与中海油等已签订相关框架协议。

频繁的股票回购也是一个理由。7月28日,中国水务耗资822.09万,回购了195.6万股股份;也是最大的一次单笔回购。据统计,年初至今,中国水务累计回购了1062万股股份,耗资高达5262.6万港元。

分红也在增加。中国水务在其2017财年年报中称,鉴于其亮丽的业绩,其将派发末期股息每股6港仙,并将派发特别末期股息每股10港仙;而上年,其派发的财年末股息仅为每股5港仙。

然并卵,股价依然跌跌不休。业绩亮眼+前景看好+股息增加,都无法阻止中国水务股价的下跌。下图为面包财经对中国水务股价走势的截图:

今年以来,香港恒生指数涨了25%,已经没有多少人怀疑港股处于一波牛市之中。但中国水务活生生下跌了超过15%,一反一正,损失惨重。

而且表面上看起来,中国水务的估值并不高:目前其市净率为1.19倍,市盈率也仅为7.8倍。同在港股上市的北控水务集团,其市净率为3.45倍,市盈率为17.6倍,今年上涨了约25%,基本与恒指同步。

中国水务到底怎么了?是市场错了,还是另有别情?

回购为注水打掩护:中国水务股本越回购越多

中国水务股价持续疲软,或许与购股权的不断行使有关。

在中国水务不断回购的背景下,其股本不减反增,由2016年的14.44亿股,扩大到目前(7月28日)的15.54亿股,股本扩大了1.1亿股。这意味着散户手中的股票权益实际上被摊薄了。

造成股本增加的关键因素是购股权的行使。年初至今,中国水务高管多次使购股权。最近的一次是7月28日,中国水务董事会主席行使购股权,以每股3.6港元的股价购买了1000万股中国水务股份,当日收盘价为4.22港元。

向高管发放购股权是不少公司的惯常做法,但是中国水务的力度似乎有点太大。

2014年10月,中国水务授出了1.345亿股购股权,占当时总股本约9%;其中,授予董事会主席段传良7000万股购股权,每股股份价格为3.6港元。其他已授出的购股权,行使价为每股3.5港元,有效期截止至2017年10月3日。根据港交所披露数据大致统计,目前段传良已经行使的中国水务购股权为3000万股,还有4000万股尚未行权。

实际上,2009年—2015年,中国水务共授出2.565亿股购股权,占其总股本(2017年7月31日)的比例达16.47%。下表为中国水务授出的部分购股权一览表:

我们无法推测接下来购股权持有人行权的节奏,但即便股价跌跌不休,当前的价格仍然高过行权价。即便行权之后立刻卖出老股,持有人仍有利可图。

行使购股权除了摊薄小股东权益之外,如果股票在二级市场抛售,还可能会对股价造成直接的压力。购股权的行使,使得大股东持股份额不断增加。2013年3月底,中国水务董事会主席段传良的持有中国水务的份额为22.37%,2017年3月底时,其持股份额已上升到26.44%。

一边是中国水务的不断回购,一边是其大股东的低价行权,股价不涨也实属正常,二级市场投资者也不是傻子。

但是高管行使购股权的不止中国水务一家。今年著名的大牛股——吉利汽车和IGG,近期行使购股权的价格折让都远比中国水务要高的多。吉利汽车雇员7月17日行使的一笔购股权价格为4.08港元,较前一交易日折让约78%。IGG今年7月份行使的几笔购股权,折让甚至超过90%。但这些购股权的行使并没有打压股价,吉利汽车和IGG今年的股价均翻倍有余。

真正的要害在于购股权的授予是否合理。吉利汽车雇员的行权折价高,主要是因为去年以来股价上涨太猛。2015年时,吉利汽车全年平均股价只有3.65港元,随着业绩上涨,股价飙升,雇员和二级市场投资共同获利,无可厚非。IGG身处游戏行业,这是个高度依赖核心员工个人创造力的行业,以象征性价格向核心员工发放购股权,实际上就是变相的薪酬,而且数量不大,在可以接受的范围。

但是中国水务的情况和上述两家公司并不相同,购股权主要的授予对象是公司董事会主席和其他董事,而且总量太高。而且投资者也很难预判如此高比例的购股权未来是否还会继续授出。普通投资的手中的股票究竟会被稀释到什么程度?

业绩或许可以预判,但大股东、董事和高管的胃口到底有多大,恐怕是很难预料的。

遇到这样的公司,不管业绩看起来多么亮眼,前景如何美好;投资者都需要擦亮双眼。水掺的太多,股票就不值钱了。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92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