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真的离二次元越来越远了吗?

ACGx 2017-08-01 19:17 阅读:2495

题图 / bilibili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一种焦虑,是“三大姑八大姨”觉得你焦虑


“b站越来越大众化了。”

在很多b站老用户以及主流媒体看来,在近些年的不断发展壮大过程中,b站在守护二次元核心文化方面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坚定。越来越低的进入门槛,越来越多非二次元的内容,让原来以ACG内容为主的二次元文化以及b站,逐渐演变成了一个年轻人的代名词。

而这种变化,在刚刚结束不久的BML 2017上也是有所体现。

作为b站在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活动之一,BML本身其实也是b站在文化、内容方面的一个缩影。与早期BML活动相比,2017年的BML虽然场地规模更大、演出嘉宾人数更多,但演出节目的硬核度却与5年前那场现场只有800人,堪称“聚会式”的线下活动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形态。


用户心中的“破站”

在b站中,最常见的一条弹幕莫过于:我爱死这个破站了。“破站”二字不仅体现出用户对b站的感情,也真实反映出b站早期和当时其他娱乐社区最大的不同——简陋。

在建站初期,b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ACG爱好者聚集地,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新番动画、鬼畜和同人文化相关视频(如《东方project》)。所以在早期BML演出现场中,参演的up主们选择的作品以翻唱海外动漫作品主题曲和热门v家歌曲为主,而场下观众席打call的气氛,也因受到海外应援文化的影响显得相当热烈。

2012年8月,一位名叫@神威鬼鸣 的up主在b站上传了一部名为《恋歌循环》的翻唱作品。简单来说,这部作品就是用二次元名曲《恋爱循环》的BGM,配上来自《爱情买卖》、《伤不起》、《算你狠》、《QQ爱》、《要抱抱》、《套马杆》这几首大众流行歌曲的歌词,达成一种“听过一遍之后就忘记原版”的奇妙效果。


up主@神威鬼鸣 创作的《恋歌循环》

后来在2014年7月,up主@神威鬼鸣 又在b站上传了一首名为《Let it go(友军奇围)翻唱》的作品。这首歌曲是翻唱自鬼畜区著名up主@伊丽莎白鼠 所创作,将《冰雪奇缘》主题曲《let it go》与某著名游戏中文语音包结合在一起的鬼畜作品。

凭借这些脑洞大开的奇怪翻唱内容,在2014年BML演出现场,@神威鬼鸣 就带着这两首歌曲出现在了舞台上,引发了台下观众一阵阵的欢呼与笑声。以现在的眼光看来,这些翻唱作品其实是很难登上大雅之堂的,但却表现了当时很多b站用户内心对二次元文化的热爱,以及对大众流行文化的不屑甚至鄙视。

@神威鬼鸣 在2014年BML的演出现场

从2009年建站以来,在b站中聚集的大量小众、核心化内容,让不少爱好各异且有不同技能的ACG爱好者开始逐渐涌入b站。为了应对这种变化,b站在2013年进行了一次重要的改版:去掉了原本在页面右侧的新番连载列表,将全站推荐和排行榜改为独立分区的热门排行榜,并增加了诸如“影视区”在内的全新分区。

这些调整所带来的改变或许是缓慢且不经意的,但是在每年一届的BML活动现场上却会有非常明显的体现。这些新用户的到来不仅让这个b站所出现的内容变得越来越多元化,也让这个弹幕视频网站逐渐成为了同好交流、展现自我个性的平台,并由此带来了b站发展史上第一波原创内容的创作风潮。

比如up主@蛋黄宅 在2013年将周杰伦的音调调高,从而创作的“周婕纶”系列视频,就意外带动了不少流星歌手“变声”甚至“变身”的视频出现在b站,而“周婕纶”和“方雯姗”更是被不少b站用户进行了形态各异的二次创作,就连2017年推出的国产动画《风灵玉秀》也与它颇有渊源。

周婕纶与方雯姗的设定 / 作者:Maisaki

所以即便是在b站早期的线上页面以及线下活动看上去特别的简陋,但这种文化凝聚力其实是存在的,这也正是后来b站能够从诸多主流视频网站中异军突起的重要原因。


从《普通Disco》到“Are You OK”

“普通的Disco我们普通地摇,旁边普通的路人在普通地瞧……”

估计谁也没想到,在2016年的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这首由b站up主@ilem 创作的歌曲《普通Disco》,会被知名歌手李宇春唱出来。真人明星首次牵手中文v家“神曲”,在当时被很多人看作是二次元与大众流行相结合的标志性事件。

其实,这并非是《普通Disco》第一次登上舞台。早在2015年7月举办的BML 2015上,这首歌就被A路人、吃素的狮子、痒局长、伊丽莎白鼠这4位知名b站up主从新演绎,以《鬼畜Disco》的形式登上了BML的舞台:

“鬼畜的Disco我们鬼畜地摇,旁边鬼畜的路人在鬼畜地瞧……”

虽然全程跑调,但观众看得倒是非常high

这个时期的BML,除了举办规模一届比一届大之外,无论是节目来源还是活动的具体举办形式,都比起前两届发生了特别明显的变化。

首先就是在舞台上出现了许多“传说曲”。无论是出现在BML 2015舞台上的《千年食谱颂》、《普通Disco》,还是出现在BML 2016舞台上的《九九八十一》、《锦鲤抄》,这些音乐作品都完全是由b站的up主原创,点击量突破100万的人气音乐作品。这些演出节目,往往也是经过了精心的编排,表演者不再像之前那样“单打独斗”,而变成了合作演出。

相比起传统意义上的宅歌宅舞,这些作品在内容方面已经极大脱离了海外动漫带来的影响,不仅拥有更高的原创度,同时也还更注重up主本人的自我表达。

出现这样的内容变化,本质上还是由于b站的用户不断增加所造成的。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ACG并不完全是他们爱好的全部,他们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对军事、时尚,甚至韩国综艺等“三次元”内容充满着兴趣。所以,这些up主在内容创造方面,自然就会按照个人的经历以及喜好来创作内容。

但“二次元式”的表达方式,却并没有因此逐渐消亡。2015年4月,著名的鬼畜视频《【循环向】跟着雷总摇起来!Are You OK!》出现在b站,小米CEO雷军以鬼畜的形式进入到二次元世界,不管对雷军本人而言还是对不少年轻人来说都是意料之外。拜此所赐,小米这个手机品牌顺势进入了b站成为了知名鬼畜区up主,从此被贴上了浓重的二次元标签。

活跃在b站的小米公司官方账号

除了雷军之外,李宇春也同样是“二次元化”的受益者。这位原本是从超女中走出的歌手,最初在b站往往是被不少up主、空耳帝调侃的对象,而在演唱了《普通disco》后,李宇春与v家文化产生了交集,于是在b站上收获了不少即喜欢大众流行音乐,又喜欢v家的粉丝。

或许是为了应对用户群的这种变化,b站在2015年5月将注册答题的数量从100降为50,且可以选择自己较为擅长的类别(如动漫、科技、三次元音乐)进行答题,以此来降低网站的进入门槛。

但是,b站显然并没有忘记其社区文化最初的来源。在BML 2016活动中,b站就将原本只有一场的BML演出活动拆解成了两晚的活动——主会场表演BML,以及主打动漫歌曲的演唱会BML-SP。对于很多b站的新用户来说,BML主场活动或许已经代表着个性与潮流,但对于不少老用户甚至up主来说,核心向的BML-SP显然更对他们的胃口。

在年轻文化呈现出多元化、个性化发展的今天,或许我们已经越来越难以定义什么是真正的二次元了,但以ACG内容为主的“二次元式”文化表达,却是从未改变过的事实。


展现年轻人个性的平台

在b站上,有一位名叫@墨韵Moyun 的著名up主,她因上传了《【古筝】千本樱——你可见过如此凶残的练习曲》而被许多b站用户称为“教主”。迄今为止,这个视频在b站的点击已经突破了1300万,“称霸”了b站。也正因此,从2015年开始,@墨韵Moyun 这位up主连续三年登上了BML的演出舞台。

在@墨韵Moyun 众多的粉丝中,@紫格哈哈 就是其中的一位,在古筝演奏有专业背景的她,也被称之为b站“四大琴女”之一。

2015年,@紫格哈哈 坐在电脑前收看了BML直播,2016年,她又专程到上海在现场观看BML。而到了2017年,@紫格哈哈 终于站上了b站的舞台,并与她的偶像@墨韵Moyun 以及其他up主站在了一起,为台下以及通过网络直播收看表演的观众献上了他们精彩的演出,终于实现了自己内心的梦想。

@紫格哈哈 在演出结束后发的微博

当然,实现自己舞台梦的人并不只有@紫格哈哈 一位。在BML 2017中b站推出的全新线下活动品牌Bilibili World现场,人气最高的莫过于Freestyle舞台了。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报名上去唱歌/跳舞,而在这些素人表演者背后,还有一大群拿着荧光棒的观众会随着音乐的节奏,为台上表演者打Call。

有趣的是,在网络的另一边,还有无数b站用户通过网络直播参与到了活动的现场。一位体型微胖的素人表演者在跳完半曲《江南style》后,体力不支的他气喘吁吁地在舞台上公开了自己的QQ号,希望能够交到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而通过网络直播观看表演的众多b站用户们也将他的QQ号作为弹幕内容发送出来,场面十分合谐有爱。


Bilibili World Freestyle活动现场

实际上,随着b站用户的不断壮大,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把b站作为了他们展现自我的平台。无论是因受到偶像影响不断努力成为知名up主的@紫格哈哈 ,还是在Freestyle舞台上展现自我的每一位素人表演者,他们与每天在b站上传自己创作内容的普通up主一样,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寻找着与自己有共同语言的同好。

相比起2009年建站初始,如今的b站无论是在人数还是内容规模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弹幕这种最早源于二次元世界的文化交流方式,却仍旧很好地保留了下来。无论是对于早已纵横b站多年的“死宅”,还是初入b站的“萌新”,这个网站最大的价值其实就在于这些多样性的表达,能够满足不同用户的不同爱好和需求。up主创作、搬运,以及用户搜索点击观看视频,并发布弹幕交流的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寻找同好,进而进行文化交流的过程。


当我们回到文章开头“b站真的离二次元越来越远了吗?”这个问题上时,相信大家给出的答案将会是见仁见智的。但我们能够确定的是,无论是BML还是b站主站,它总能在用户数量不断上升,用户构成不断多元化的客观环境中,能够做到尽量满足绝大多数用户对内容喜好,这正是b站与其他视频网站最大的区别。

当主流大众在网络上一次又一次地担心b站未来将会走向何方时,活跃在b站上的这些年轻人也许早已给出了答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49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