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当“小鲜肉”走进“主旋律”

媒介之变 2017-07-31 13:52 阅读:1.6万

恳请您点击右上角,订阅“媒介之变”的百家号。

孙佳山 中国艺术研究院

在“八一”建军节临近之时,千呼万唤的《建军大业》如约上映,演员表上一连串闪亮的“小鲜肉”,以及《红色恋人》导演叶大鹰等人对“小鲜肉”参演主旋律影片的公开质疑,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那么,这些“小鲜肉”到底能否承担起演绎那段沉甸甸的革命历史的重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围绕“小鲜肉”的天价片酬和演技水准等问题的争议,并不是第一次出现,这背后自然有着多层次的结构性成因。

毋庸置疑,《建军大业》是主旋律影片,但它和过去一般意义上的“主旋律”已经有了很大不同。从1987年的“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开始,“主旋律”这一概念的正式提出至今已经30年,它大致分为4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是上世纪90年代前后,以《大决战》系列、《开国大典》《渡江战役》为代表。现在对“主旋律”的主流认识其实还停留在那个阶段,认为“主旋律”就是完全由国家出资,拍给国家看的东西。

第二阶段则是21世纪初的一批长征题材作品。从那时候起,国家投资开始从主旋律影片中逐渐退场,主旋律影片在投资意义上开始尝试市场化运作。

第三阶段就是《建国大业》《建党伟业》这些影片,不仅在资金投入上已经和国家没有关系,而且在内容制作逻辑上也开始市场化转向,试图遵从好莱坞等主流大片的制作逻辑。

第四阶段则以《湄公河大案》《人民的名义》为代表,包括《建军大业》。今天这个阶段比之前任何一个阶段都要复杂。与过去由国家标明边界的主旋律作品相比,今天的主旋律作品有了相当的自主性,对于文化边界的“勘测”也是在商业逻辑摸索的基础上完成的。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讨论《建军大业》时就不能抽象地讲过去的那些大道理。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它的生产、传播所面临的具体商业风险和挑战,并不是我们坐而论道就能够体会的。比如在《人民的名义》中,“老戏骨”们的片酬都是“内部价”“人情价”。如果按照市场价,这部剧总成本就得接近3个亿,并不是其所标榜的中小成本投入。

“小鲜肉”本身并没有原罪,他们不过是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争议的焦点在于天价片酬等问题是否是“小鲜肉”所独有。事实上,对于我国的影视行业而言,天价片酬问题早已经是一个全行业的普遍性问题,不仅仅是90后、95后甚至00后所喜欢的“小鲜肉”,那些大妈们迷恋的“老腊肉”,同样也都有着令人惊愕不已的天价片酬,而在他们的背后则是当前中国影视行业自身的结构性困局。

“主旋律”在当下的另一个特征,是在它的传播过程中,受到了青少年群体的广泛关注。以前无论是《大决战》《开国大典》,还是《焦裕禄》《孔繁森》,显然都属于成年人世界的话题。然而,现在更多的青少年对“主旋律”却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中纪委的《永远在路上》在B站上就受到了极大的欢迎。

众所周知,支撑“小鲜肉”崛起的主要文化消费群体是90后、95后甚至00后等几乎完全在互联网语境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他们也在新世纪第二个10年之后,迅速占据了电影、电视等领域的消费主体位置,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也正是由于90后、95后甚至00后等一批批年轻人不断登上社会的舞台,为了照顾和适应他们的文化娱乐消费习惯,影视领域即便是“主旋律”的创作和拍摄、生产和传播,也同样发生了历史性的变革。

所以,“主旋律”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它的很多特征还要深入挖掘,越来越多的“小鲜肉”出现在“主旋律”中,是新的粉丝文化消费形态的产物。

当前粉丝文化下的爱豆与传统明星的一个巨大鸿沟在于:前者建立在当代粉丝文化的土壤之上,这种新的文化经验不在任何过往的理论阐释范畴中。比如去年年末,TFBOYS成员相继庆生之时,他们的庆生视频竟然被粉丝们集体筹资付费,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巨幕上播放——而那里正是前几年官方出资播放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的地方——这足以让上几代人都惊掉下巴。

粉丝们的“惊人手笔”,远不止“承包”纽约时代广场的大银幕这一桩。在偶像生日当天包地铁、包飞机都是近两年的寻常事。更多粉丝为偶像承担起了宣传、公益等活动。王嘉尔的粉丝集体为他购买某知名视频网站的广告;鹿晗的粉丝则在《重返20岁》上映期间在影院包场,请养老院的老人免费观影;黄子韬与经纪公司解约后一度面临形象危机,其粉丝主动以他的名义向埃博拉疫病区捐款,还筹建了一片公益森林,帮助他重塑形象。

在这种全新的粉丝文化中的粉丝们,他们非常清楚如何让自己的爱豆可以有效地提升作为明星的象征资本。他们在相当主动地参与塑造、建构爱豆的形象。我们千万不要轻视这种从传统明星到爱豆的文化跃迁,它已经深度影响到影视领域的生产、传播和消费。比如,以前的电影观众观看古月那些特型演员扮演的毛泽东等伟人,毫无疑问必须要演得像才能符合他们的观看预期。而现在由“小鲜肉”们参演的《建军大业》,和过去的要求相比,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粉丝的爱豆经过粉丝们的长期共同努力,也开始参与到了这个国家的主流话语建构,也开始进入到了这个国家的主流社会,这既是粉丝的爱豆的成功,也是粉丝的集体成功。

正是这种我们不太好理解的、上述文化跃迁完成后的新一代年轻群体的文化价值代入感,开始在改写着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娱乐消费,电影自然也不会例外,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小鲜肉”们即便确实演得不好也还有市场的深层次原因。粉丝文化的影响,也绝不仅仅局限在文化娱乐领域,也正在向经济、政治等多重领域持续扩散。这确实很悖论,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大文化挑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6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