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宗昌写过「大炮开兮轰他娘」吗|真问真答

大象公会 2017-07-27 22:01 阅读:336

张宗昌应该并未写过这样的诗。


2000 年,张宗昌四女张春绥接受学者苏全有采访时,就澄清过这个问题:


风传有一本书,叫《张宗昌诗集》,其实这是子虚乌有的事。


父亲确实作过诗,如祝寿诗,还作过悼词、挽联等,但是所有这一切均出自他的部属秀才刘怀周之手。


据张春绥说,张宗昌只上过三年学,文化水平很低,「文件都是别人读给他听的」;一开始还不让子女学习,后来意识到自己没文化的缺点,态度才反转过来。


考虑到她与张宗昌的关系,张春绥说没写过那些诗也可能是为父洗白,但诸多旁证显示她所说的就是事实。


首先,在瀚堂近代报刊数据库里,搜不到任何对张宗昌诗作的报道。


张宗昌虽然是个二流军阀,当时媒体对他关注却并不算少,用他的名字做关键词,在瀚堂近代报刊数据库里能查到 6166 个结果,比与之同时期的段祺瑞、曹锟、徐世昌等大人物都要多。


而他之所以能这么频繁被报道,一大原因是因为他名声太臭,太招新闻界憎恨,左翼报纸且不论,申报、民国日报等提起张宗昌,也都是大肆批判。此外,他「兵多钱多姨太太多」的生活方式也十分契合时人对军阀的负面想象,负责花边新闻的媒体版面也热衷拿张宗昌的种种传闻做文章。


申报的花边新闻专版报道的张宗昌拿姨太太作赠品


如果这么一个招人嘲讽的「狗肉将军」(林语堂给他取的绰号)居然写诗,写出来的还是那样「惊世骇俗」的作品,民国媒体对此却保持沉默,那实在是不可思议。


此外,当时抨击张宗昌的并不是只有报纸杂志,中国国民党山东省党部也曾编印《张宗昌祸鲁小史》出版,历数其罪状。张宗昌炮打老天爷求雨、对养狗征税、禁止学白话文等荒谬行径也都有所罗列,但他的「诗作」,在这本小册子里却只字未提。


要知道,张宗昌是一个极端尊孔,强令山东学生读经的人,这么一个人却不顾自己文化低,胡乱制造金句,应该是极讽刺的,《小史》的编纂者没理由放过它,除非他从没听说过这些「诗作」。


张宗昌出资以木板刻印的《孝经》


实际上,没文化的张宗昌留下的「亲笔作品」虽不多,倒也是存在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曾公开过他与溥仪的来往信函,都是很正经的文章,不似大老粗写得出来的东西,应该正如他女儿所说,是由部属刘怀周代笔的。



而今天流传的张宗昌诗作,可以查到的出处都较晚。最早一个,是 1985 年 6 月台湾精美出版社出版的《张宗昌的传奇》,作者戚宜君,里面提到了张宗昌写诗的轶闻,「大炮开兮轰他娘」就见诸此书。



不过,这里只有五首张宗昌「作品」,他的另一些「名作」,当时还冠在别人头上。而这个「别人」,正是传说中刺杀张宗昌的幕后主谋韩复渠,迟至 90 年代中期,人们仍然认为今天的张宗昌「咏泰山」「咏大明湖」「咏趵突泉」是韩主席作品。



然而,韩复渠并不像没有文化的张宗昌,他是一个有知识分子情怀的儒将,可能正因为此,他才支持了梁漱溟在山东的乡村建设运动。


真正的韩复渠作品


结果,这成了他后来被编造成文盲的缘由:50 年代,梁漱溟遭政治批判,相声大师侯宝林顺应时局,把原本嘲讽张宗昌的相声《关公战秦琼》挪到了支持过梁的韩复渠头上。结果,段子手们纷纷跟着痛打落水狗,编排韩复渠笑话,「一人发一个篮球就不用抢」「没来的请举手」都成了他的典故,由他写作的打油诗也越来越多。


直到中文网络普及,新生代段子手需要塑造一个完整的野兽派打油诗人,才又把韩复渠的「大作」都送给了张宗昌,算是加倍奉还了《关公战秦琼》的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3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