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L第五年:一个“极乐净土”式的隐喻

ACGx 2017-07-24 19:59 阅读:92

题图 / BML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且歌且唱,遵循本心,动身前往极乐净土吧!


“MARiA,我爱你!MARiA,我爱你!”伴随着《极乐净土》的表演结束,坐在ACGx记者旁边的小伙子一边挥舞着手里的荧光棒,一边用尽全力向舞台的方向喊破了嗓子。

在b站于7月23日晚举办的BML Live现场中,来自日本的人气音乐团体GARNiDELiA(下称“G团”)带来了他们的三首代表作《Lamb》、《桃源恋歌》、《极乐净土》。或许主唱MARiA听到了这位狂热粉丝的呼喊,她带着甜美的笑容向看台这边挥了挥手,然后就在全场的欢呼下,与G团另外一位成员Toku-P,以及Miume(银发娘)、217这两位日本知名舞见一同走下了舞台。

对于不少中国的二次元粉丝来说,G团此次在BML上的表演,其实他们早已期待许久。当这几首熟悉的旋律以及舞蹈出现在舞台上时,无论是现场还是通过网络观看直播的观众,在这一瞬间便纷纷进入了“鸡血模式”,并将BML整场演出推向了高潮。


深受中国年轻人喜爱的海外音乐团体

G团最初成立于2010年9月,目前是SACRA MUSIC(日本索尼音乐为动漫歌手开设的厂牌)旗下艺人团体,成员有且仅有两人——主唱MARiA以及作曲家Toku-P。

MARiA在G团里负责主唱以及填词,2003年就开始进行演艺活动的她,曾以原名水桥舞为《神样家族》、《精灵宝可梦珍珠钻石》等动画演唱了OP&ED。而在G团里负责作曲的Toku-P(原名阿部尚徳)则不同,他不仅是日本V家圈非常著名的p主,还曾多次参与到了知名动画音乐的创作工作中,所以除了《SPiCa》、《blue bird》这些日本V家音乐经典曲目外,《未闻花名》的ED《secretbase~君がくれたもの~》、《刀剑神域》的OP《Crossing Field》等ACG爱好者耳熟能详的动画音乐作品,在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实际上,在2014年3月正式出道后,G团就参与到了很多日本动画的主题音乐创作。比如《KILL la KILL》的OP《ambiguous》、《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的第二首OP《grilletto》、《枪神斯托拉塔斯》的ED《MIRAI》,以及目前大热动画《Fate/Apocrypha》的ED《Désir》,我们在背后都能看到G团的身影。

然而,G团真正让中国的年轻大众所熟知,还是全靠《极乐净土》。在2016年4月,《极乐净土》第一次被up主搬运到了b站的宅舞区,凭借欢快的音乐旋律以及“花魁舞步”等颇有特色的舞蹈,由此成为了b站舞蹈区、音乐区、MMD区up主最热衷于二次创作的曲目。再加上二次元人群的超高文化渗透力,《极乐净土》也在2016下半年开始进入公众视野,甚至在许多互联网公司的年会上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后来,G团又在2017年5月以up主的身份在b站上传了他们的最新作品《桃源恋歌》。据G团团员介绍,《桃源恋歌》之所以会在编曲、编舞方面加入大量来自中国的元素,不仅仅是因为这首歌曲是取材自中国的传统桃源文化,他们更是希望能够通过这首歌曲表达对中国观众的感谢之心。

至此,这个来自日本的音乐团体才真正地与b站用户站在了一起,由此成为了深受不少中国年轻人内心喜爱的艺人之一。


遵循本心,不断成长的BML

“且歌且唱,遵循本心,动身前往极乐净土吧。”这是《极乐净土》中最受中国粉丝喜爱的一段歌词。

“极乐净土”这个词最初是来源于佛教,其实就是形容幸福所在之地的极乐世界。正是借助这样的歌词,G团不仅通过音乐唱出了自己内心对于幸福的向往,同时也唱出了许多中国年轻人心中对“极乐净土”的渴望。

对于不少深受二次元文化影响的年轻人来说,b站之所以能够有如此巨大的魅力,实际上都是基于up主以及普通用户营造出来的独有文化氛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b站就是很多年轻人心目中的“极乐净土”。而BML的出现,正是将这种独特的文化氛围聚集到真实世界中的最好方法。

2013年,第一届BML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楼下的一个小场馆内举行。虽然以现在的眼光看来,观众人数仅800人的第一届BML,无论是现场演出条件还是up主所表演的节目都显得简陋了一些。但正是这些b站up主内心充满“爱”的表演,却反而让这场活动的现场氛围达到了不少大众歌星演唱会的水平。

这场成功的尝试,也奠定了BML在接下来几年的发展走向。

2014年,BML将演出的舞台搬到了能容纳3600人的上海长宁国际体操中心。除了同样聚集了一群优秀的b站up主之外,这一届的BML也开始尝试邀请了许多来自海外的嘉宾,其中就包括了为《JOJO的奇妙冒险》演唱主题曲的知名歌手富永TOMMY弘明。

2015年,b站将BML再度扩容,除了邀请了更多海内外的up主和专业艺人,并将主舞台搬到能容纳8000人的上海大舞台之外,还在广州、成都、西安、北京这四个城市举办了巡回演出。按照那时候b站的说法,2015年的BML被定义为“Bilibili 干杯 - ( ゜- ゜)つロ文化的聚合”,意在提供更多机会给“众多ACG爱好者与热爱弹幕文化的人们”。

2016年,BML再度回到了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并将主舞台设置在了能容纳18000人的主场馆内。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继续为b站up主提供表演舞台之外,第四届BML还额外推出了名为“BML-SP”的日系Live活动,邀请的嘉宾均为日本动画歌手及声优,这也是b站举办的第一场线下大型动画歌曲演唱会。

而在刚刚结束的BML 2017中,这场由b站主办的盛大线下活动进一步扩容,不仅延续了以b站up主为主的BML的主场演唱会、以海外人气动漫歌手为主的BML-SP,还在7月21日增加了一场名为“BML-VR”的虚拟偶像全息演唱会。此外,在这三场演唱会的基础上,b站还连续三天举办了一场名为Bilibili World(下称BW)的线下主题展,让更多的年轻人能有机会加入到BML的整场活动中来。


在线下,创造一个真正的“极乐净土”

对于BML而言,在发展过程中对活动形式进行的不断调整和变化,以及包括G团在内的人气艺人亲临现场演出,在本质上其实是b站用户在内心所作出的选择。而正是怀着这份对年轻用户喜好的尊重,BML才能从最初“自娱自乐式”的演出,逐渐成长为国内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二次元线下活动品牌。

就在7月23日BML主场演唱会开场前,b站董事长陈睿接受了ACGx记者的采访。在当记者问及为何要举办这样一场线下活动时,陈睿表示:“我们做BW和BML的目的,还是希望我们的UP主和我们的用户能够聚在一起,能够更开心的去交流互动,希望营造一个b站仍然可以在线下复制的感觉。”

在主流大众的视野里,有很多人或许是很难理解BML的存在意义。但是对于不少深受二次元文化影响的年轻人看来,亲临现场并参与其中,显然才是融入到一种文化氛围内的最佳途径。

这就回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当MARiA、Miume、217三人出现在BML的主舞台上时,全场的欢呼与尖叫将这种文化氛围推向了一个顶峰——即便是你并未看过《极乐净土》原版视频,或者只是在一些线下演出看到一些粉丝的翻唱、翻跳,这种由现场演出带来的强大文化影响力,也让人不禁手心冒汗,并主动与全场上万名观众一道挥舞着手里的荧光棒,为台上的表演者打CALL。

从线上走到线下,BML所带来的绝不仅仅只是几场演唱会或者BW这场人流超过10万的展会,它能够提供的,反而是一个能够让更多不同年龄层、不同背景的人进行文化交流的平台,让更多人了解到原本小众的二次元文化。

二次元文化到底会不会成为未来大众领域的主流?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确信的是,无论是《万神纪》、《梦回还》这样的古风歌曲,还是b站up主ilem在《普通disco》、《深夜诗人》中的自我表达,亦或是大黑摩季为《灌篮高手》、《中华小当家》演唱的主题曲,这些看似追求个性且多元的文化构成,正构建起了中国年轻人在内心深处最渴望的“极乐净土”。

这群活跃于b站上的年轻人,将会按照自己的方式不断创造出新的文化形式和形态。而因用户喜好而不断调整进化中的BML,在未来又将会作出怎样的变化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9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