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导演:票房如何我控制不了,彭于晏的台湾腔不需要配音

壹娱观察 2017-07-15 11:51 阅读:1029

(本文为“壹娱观察”独家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Sabina


西游在过去几年里可以说是被中国电影反复创作最多的题材之一,对任何一个导演来说,拍西游都像是职业生涯里的一次大考——如何超越前人、旧作,如何驾驭魔幻电影所需的重特效,都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今夏,接受这次大考的是曾与周星驰联合导演《西游降魔篇》的郭子健,他的西游新作《悟空传》已于7月13日搬上了大银幕,当日票房便破亿——尽管口碑略有争议,但是《悟空传》也实现了158天后,国产片终于再次单日票房破亿的“小目标”。郭子健也在近日接受了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的专访,讲述了其拍摄《悟空传》前后的心路历程。

 

《西游降魔》之后拍西游电影已全无兴趣,唯有《悟空传》

 

尽管郭子健导演在十年前便取得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新晋导演”这一殊荣,但是使他真正走进内地观众视野的,可能还要从执导《西游降魔篇》(2013)开始算起。这部与星爷合作的影片最终以内地总票房12.45亿的成绩荣登当年票房总冠军宝座,而这部电影也是他与《悟空传》缘分的开始。

 

《西游降魔篇》海报


网络小说《悟空传》走红于2000年,因其超高的人气享有“网络第一书”的称号。郭子健是在为写《西游降魔篇》剧本收集素材的时候接触到的《悟空传》。令他没想到的是,初次阅读便被深深吸引住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就好像从我心里面跑出来一样,每一句台词,每一句话都好像是我自己说的。”虽然后来《西游降魔篇》并没有采用这个故事,但他却动了有朝一日能手执导筒将它搬上大银幕的念头。

 

之后《西游降魔篇》亮眼的票房成绩与不错的口碑让很多电影公司找上门来,纷纷邀请郭子健执导一些关于西游题材的电影。郭子健对依照经典拍西游的命题创作并无兴趣,“如果又拍什么《盘丝洞》《女儿国》,我真的没有很大兴趣,但是如果可以让我拍《悟空传》的话,我就可以,因为我觉得这个根本不是(传统的)西游。”

 

在他看来,小说《悟空传》之所以会受到如此多人的喜爱,是因为每个人看到《悟空传》的时候都能看到自己的青春。“会看到自己的悲哀、无奈,兴奋于人物对令人恐惧的成人世界的奋起反抗。”

 

小说版《悟空传》插图


因此,郭子健认为,这样一部没有具体情节、书写也十分意识流的作品反而更适合改编成电影,只要抓住了《悟空传》的精神内核,再赋予自己内心对西游故事的理解,是可以进行大胆的再创作的。于是,他邀请《悟空传》小说原作者今何在同他一起完成这部电影的改编剧本,以期在不失原著内涵的情况下,创造出新的热血故事。


让特效展示中国的创意,让美术表现时代的细节

 

出生于70年代的郭子健坦言自己受动漫文化影响很深,从小就爱看诸如奥特曼,假面骑士之类的超级英雄故事,对他来说,最大的梦想之一就是拍一部属于自己的超级英雄电影。

 

超级英雄这一类型电影是国内导演很少涉猎的,一是因为投资大,风险成本高;二来对于特效的要求很高,需要比较过硬的技术支持,不过这并没有难倒郭子健。


“我们做特效,不在于花多少的钱,用多少的团队,来实现一个很炫、很宏大的画面,而是我们如何把一些属于我们中国人的创意放在里面。”郭子健说,“在这部《悟空传》里没有一头怪兽,也就意味着没有一个要花很多钱做的超级怪物,但是观众能看到一些非常出奇的创意,其实我觉得特效最重要的一个点就是你有没有把这个特效跟人物、跟剧情,跟整个故事的创意配合。”

 

为什么金箍棒叫做定海神针?郭子健从这个问题出发,一点一点建立了金箍棒的特效设计的创意,“如果能够在海里面兴风作浪的,真实世界里肯定是海底里面的火山。为什么会有海啸,为什么有洪水,就是因为在海底的火山爆发,会让整个海有波动,所以如果这个定海神针是能够定住海,又可以让这个海有波动的话,它就肯定是火山。”于是在《悟空传》里的金箍棒就有了火山的材质感,在变大的过程里呈现的是火山爆发后熔岩迸射的视觉效果——破坏力的质感异常的逼真。


 

再比如天庭,在几乎所有的影视作品里面,对于天庭的设计大都是模仿古代的朝堂,玉皇大帝也是照着皇帝的冠冕、服装去设计。《悟空传》里最燃的部分便是对权威、对命运的反抗,上苍(电影里代替玉皇大帝的称呼)就代表了命运的主宰者,代表了不顾生命自由意志的绝对权威,那怎样才能让上苍的形象跃然于银幕上呢?

 

郭子健的创意就是让观众“看不到(天庭)最上面的一个人”。他说,这一想法是来自于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里面的那句‘Bigbrother is watching you’(老大哥在看着你),“他永远不会跟你对话,你也不知道他的势力有多大,更不知道究竟有没有这个人。”这才是绝对权威,才是主宰者。



明明是可以让想象力自由驰骋的魔幻片,但郭子健却颇为较真地让该片在美术细节上落地为“历史片”,有迹可循、有据可查。

 

郭子健告诉壹娱观察,在经典《西游记》小说里,唐僧师徒四人取西经的时候对应的朝代是唐朝,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有五百年,而《悟空传》描写的是他闹天宫之前三百年的故事,如此向前追溯“时代背景”,那就该是汉朝。因此,电影里的服装、器物在美术设计上就参考了汉朝的风尚。

 

除此之外,影片里天兵天将的形象设计也是在细节处颇为有真章。乍一看,外形上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著名的“星战”黑武士,但他们脸上的面具细看的话会发现其实是佛家寺庙里金刚罗汉的造型。郭子健告诉壹娱观察,这源自于他的童年回忆,儿时的他进寺庙看到这些金刚罗汉就会觉得佛像很恐怖,于是这次就把儿时的梦魇加入到了电影里,“他们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台词,但是你会听到一些低沉的念经声音,似佛咒,又似呼吸。”尽管观众或许很难注意到这些细节,但郭子健很在意自己在创作上必须的讲究。

 

“我来过,我战斗过,我不在乎结局。”

 

《悟空传》小说里有不少很燃的台词,“老子的名字是孙悟空”就是其中一句。在早前片方释出的预告片里,彭于晏就是用这句台词做了亮相,也点燃了《悟空传》粉丝的热情。但围绕这句台词,有不少人的评价是,彭于晏的台湾口音普通话“让人出戏”。

 


对此,郭子健并不回避。他说,坚持让演员用原声,而不是配音是他电影的一贯做法。“你们真的可以接受一个说很标准普通话然后一点台腔都没有的彭于晏吗?”他认为,如果采用配音,那才是真正的“令人出戏”,况且彭于晏已经相当尽力,“他一直在纠正普通话发音,三四个月之间来回北京十多次,一点脸色都没给我。”郭子健说,彭于晏在《翻滚吧!阿信》里学体操,在《激战》里学拳击,在《破风》学自行车,这一次他最大的努力就是在改善他的普通话上面,“如果这样努力都改变不了偏见,我只可以说事情就是这样,我已经尽力了,彭于晏也已经尽力了,也许往上调的空间肯定会有,但是到现在我觉得是完美的。”

 

《悟空传》已经于13日上映,对于一部由IP改编的西游题材大片来说,面对原著广泛的粉丝,褒贬不一自是当然,郭子健也深知面对这么宏大的原著故事,在改编和创作上难免缺失和遗憾,但有一点他是非常自信的——他为这部内地的超级英雄电影注入的原著精神、注入的创新视效。

 

“至于电影最终票房表现是怎么样,我控制不了,我从来都只可以从自己可以控制的方向里面工作。如果有压力的话应该是我对不对得起观众,对不对得起我自己制作这个电影的心。”就像《悟空传》里另一句被奉为经典的台词,“我来过,我战斗过,我不在乎结局。”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壹娱观察,想做中国电影产业和泛娱乐产业的望远镜和声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02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