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大护法》只是光线搬来的暑期档“救兵”

ACGx 2017-07-14 18:37 阅读:45

题图 / 大护法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中国动画产能给力的话,《大护法》或许就不用进院线了

7月13日,由光线传媒、好传文化出品的国产动画电影《大护法》,正式登陆中国的各大院线。

在片方此前所做的推广中,《大护法》被定位为“成人童话”,将在2017年暑期接档《大圣归来》、《大鱼海棠》这两位“前辈”。据猫眼提供的信息显示,《大护法》上映首日用13.2%的排片,换来了仅占大盘4.4%,共计729万的票房,显然已经很难延续《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创造的票房奇迹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大护法》其实并不能说是一部纯粹的商业动画电影,导演不思凡在故事题材中留下的浓浓个人印记,反而更让它像是一部小众的动画电影。


从“黑花生”变为《大护法》

《大护法》原名《大护法之黑花生》,是导演不思凡于2013年,在好传动画创始人尚游的支持下创作的动画作品。此前,不思凡曾推出了《黑鸟》、《小米的森林》、《妙先生》等一系列带有诡异风格的动画短篇,而《大护法之黑花生》则正是其试图找回当年创作这些动画时那种纯粹、放飞自我的感觉。

为了能让《大护法之黑花生》顺利“出世”,在2015年,好传动画与优酷土豆签署了500万元的投资协议,并于同年在kickstarter上众筹到了2万美金。

《大护法之黑花生》kickstarter众筹

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出品方在微博上所说“这个夏天黑花生期待与大家的见面”,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最开始其实是打算在2015年就发布这部动画。不过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这部动画的官微账号鲜有发声,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2016年7月和8月,《大护法之黑花生》分别在北京、杭州举办了两场时长110分钟的点映会,并被不少专业观众评价为是一部意识流、成人向、影射现实的动画电影,它的出现对中国动画的发展具有非常正面的意义。

ACGx注意到,在2016年《大护法之黑花生》点映会出现的动画海报上,仍然写着四个大字——“全网爆发”。

点映会海报

我们有理由相信,至少在2016年8月之前,《大护法之黑花生》这部反商业的小成本动画电影,很有可能是只打算通过网络与观众见面。很快,这部动画作品的命运被改变:2016年下半年,光线以1050万人民币入股了好传动画,占股30%。

2017年4月10日,《大护法之黑花生》更名为《大护法》,并正式宣布将在7月13日于全国院线上映,还增加了“中国特色”的3D效果。而此时,光线影业、彩条屋影业的名字也是第一次,以出品方的名义出现在了《大护法》的电影海报上。


“成人”动画电影的红利

按照出品方的说法,《大护法》是全国首个自主分级动画电影,无论是预告片还是电影海报上,均出现了“PG-13”的字样。

“PG-13”其实是来源于美国的电影分级制度,指的是这部影片中出现了不算严重的暴力、裸体、性感、粗话等不适合13岁以下儿童观看的内容,需要家长辅导观看。

有趣的是,《大护法》在进行“主动分级”的同时,还不断强化自身“成人动画”的属性。每一次发布的预告片内容中,都出现了包括“爆头”在内的大量暴力镜头,每一次发布的电影海报,均在画面上透露着非常诡异的气氛和配色。以至于有观众在S1论坛的相关帖子中说,虽然宣传片看得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这动画到底想讲什么,但是却记住了各式各样满屏的爆头……

《大护法》“暴力与美”预告片中的镜头

所以无论是“PG-13”也好,“成人动画”也罢,这些更像是光线在电影宣发方面的推广策略。尤其是对于《大护法》这样一部个人风格特别鲜明的动画作品,这或许也是唯一可能引起中国的动画观众关注的方法了。

在距离电影上映还有一周多时间的7月4日,《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相继为《大护法》发出了联动海报,为这位“大字辈”的最新动画电影导入了不少流量。

《大护法》的联动

这三部动画电影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很多动画观众心中的“成人动画”。

在刚刚过去的10多年时间里,中国的动画电影市场都陷入了被低龄向儿童动画支配的恐惧,很多非成人向的动画尝试却最终都失败了。于是,如何让中国动画重回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往日荣光,便成为了不少动画从业者,乃至中国动画观众内心深处的美好夙愿。

自从2015年《大圣归来》创造了9.56亿人民币的票房奇迹后,中国的动画电影开始逐渐被资本关注,并呈现出了两种极端:一种是大打“合家欢”概念,不断强调家长与孩子都能从中获得更多的欢乐;而另一种则是极力去“低龄化”,强调动画内容本身深刻的爱情、社会讽刺等适合成年观众观看的故事元素。

在不少观众眼里,《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应该是属于后者。以至于在与之相关的讨论中,无论是褒是贬,这三部动画电影都免不了会被拿去与中国经典动画电影《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相对比。可以说,至少在不少观众的眼里,“成人”动画电影的出现,才是中国动画在发展道路上的正确未来。

所以即便是《大护法》的题材本身带有强烈的、反商业的个人风格,而观众也未必都能看懂导演希望表达的思想内容,但是在“成人”动画电影的红利期内,这种营销方式其实也能让原本没什么市场的小众作品,在电影市场上获得自身的一席之地。

把小众的《大护法》带进影院,并不只是“情怀”加成,还可以填补光线影业暑期档缺乏有力的动画电影的空白。


动画电影产能的隐忧

2015年10月,彩条屋影业正式成立。迄今为止,这家光线影业旗下以动画、漫画、奇幻元素为核心的综合影视公司,已经投资了20家动画公司,并号称要做成“中国版皮克斯”。

皮克斯的成功之处在于,这家动画公司能把技术、艺术和商业有机地结合起来。简单来说,其实就是至少保证每年都能向市场推出至少一部商业性极强的动画电影,并且这部动画电影在内容质量方面能够有所保证。

皮克斯

相比起来,有相当一部分中国的动画公司在画面技术上(尤其是3D动画),已经能够达到国际水平,即便是在某些制作环节有所欠缺,“不差钱”的电影公司也同样能够通过外包合作来解决这一问题。但是在动画叙事方面,几乎每一部国产动画电影都会面临“不会讲故事”、“剧情有硬伤”等各类尖锐的批评。

通过动画讲故事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创作。而艺术创作经验,则是需要通过一部又一部的作品才能逐渐积累起来的。

2017年7月10日,十月文化通过网络发表了一篇《致大圣粉丝的一封信》。在这封信中十月文化说,《大圣归来》用了4年来筹备,又用了4年来制作,而对于很多粉丝关心的《大圣归来2》,他们希望能够担得起粉丝长久的陪伴,并表示“宁愿失约,不愿辜负”。

对于这种悉心打磨作品的精神,ACGx是十分钦佩和赞赏的,但这同时也在侧面反映出了国产动画电影普遍面临的问题——产能严重不足。事实上,几乎所有主打“成人向”的国产动画动画电影,都因品质要求高的原因,面临着开发周期往往长达数年之久的问题。

2015年就公布的《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

一边是动画公司还需要进一步磨练培养的需求,而另一边则是动画产能不足带来的负面影响,通过彩条屋投资了20家动画公司的光线影业,也只能竭尽所能每年推出至少一部“不求叫好但求叫座”的动画电影,从而保证其动画电影业务的正常运转。

虽然有“成人”动画带来的红利,《大护法》的最终票房表现或许不会太差,但作为光线影业在2017年推出的第一部商业动画电影,用这样一部个性鲜明的动画作品显然并不是最佳的选择。这部动画电影上映的背后,或许也有光线影业在发展道路上的些许无奈。

接下来,《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将在8月以网络动画大电影的形式,与爱奇艺共同进行动画付费尝试,王长田也曾表示彩条屋影业投资的这20家动画公司,将陆续涉足于网络动画大电影的业务。或许在动画时长、动画质量等方面要求都更低一些的网大领域,这些20家动画公司将能获得更多的动画制作机会,在解决动画电影产能问题的同时,并不断提升自己讲故事的能力。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在“成人”动画的红利结束之前,光线影业真能改善动画电影产能不足的现状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