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万美金众筹到2000万投资, 光线成《大护法》最大“赌徒”

首席娱乐官 2017-07-14 14:49 阅读:56

《神偷奶爸3》、《青禾男高》热映余温未退,又迎来《悟空传》这部国产大IP同期竞争,今年光线彩条屋出品的又一部“大”字系列动画电影《大护法》在排片和票房上难占优势。上映首日(7月13日)《大护法》排片占比为13.1%,截止到23:00其票房还不足1000万。

前年《大圣归来》开播时排片不到10%,单日票房也不足2000万,不过随着口碑发酵其最终也获得近10亿票房成绩,当然这还是在国产片“混”得风生水起的前两年。今年国产片整体“颓势”状态下,《大护法》能否再次燃爆暑期档,就要看它的口碑发酵了。

目前, 《大护法》在豆瓣、猫眼、淘票票评分分别为7.9分、8.5分、8.0分。

一个多月前,《大护法》就开始在12个城市、10所高校举办了观影,上映前两日还在北京举办了十几场点映交流互动。尽管这部电影由于挖坑较多,使得剧情节奏略显凌乱外,其重口味画面和暗黑风格的深刻主题,还是赢得了行业人士和普通观众的称赞。值得注意的是,《大护法》电影海报和预告结尾均出现了“PG-13”的分级标识,导演不思凡也多次在交流活动中强调,“不建议13岁以下观众观看。”

关于这部电影创作和投资的幕后故事,比如“红胖子”大护法、风流好色的太子原型创作,以及这部电影如何从众筹方式到加入光线彩条屋等历程,《首席娱乐官》(ID:yuleguan001)记者在电影上映前跟导演不思凡和光线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聊了聊。

 自主分级PG-13 

 比《绣春刀》还重口、暴力的成人动画 

“暴力”、“重口味”,这是不少国产动画爱好者给《大护法》的评价,电影上映之前也一直打着“暴力美学”的概念,并称这是国内首部自主限制分级的动画电影,光线也为这部电影设定了PG-13分级。“我们进行分级不是追求噱头,的确不适合小朋友看,这部分票房收入我们不赚,”易巧在采访时回答了这个疑问。

当下国产动画电影本就因为“低幼”、“合家欢”特点在市场艰难立足,而不思凡的出发点却很简单:做一次尝试。《大护法》整体画风,既有中国风里常见的山水元素,又有着朴实基调、奇幻色彩浓厚的日漫风,主题上的黑暗与动作戏的血腥让观众看得欲罢不能。以打斗动作戏著称的电影《绣春刀》导演路阳,在看过影片后也不禁感慨,“本来以为我们的片子已经很重口了,没想到《大护法》更重口!”

《大护法》多处有枪决、爆头、穿胸画面,不过许多R级镜头也经过了“和谐”处理,风流太子做的香艳性感裸女图,也是运用了中国水墨图意向手法,“花生人”被枪决后的流血画面也是冷色系。

这部电影原本120分钟,最后删减到95分钟,不过关于暴力方面的内容删减的很少,主要在于让电影在叙事上更简洁流畅,“主角大护法的旁白就删掉了近三分之二,我个人喜欢武侠,但武侠不是不是暴力,在我看来不过是艺术体操”,不思凡提到做这部电影初衷以及它对“暴力美学”的理解。

素有“江湖第一剪”的林安儿也亲自为这部电影保驾护航,作为周星驰、徐克的御用剪辑师,拥有《十面埋伏》、《功夫》、《十月围城》、《智取威虎山》等代表作的她推掉了很多片子。见多了港片里的暴力、血腥元素,在看到《大护法》时依然被震撼了,“里面关于血腥画面内容,在色彩上运用的非常好,这让我感受到最大的刺激,至于大家所提到的暴力元素,我觉得还可以再来一点。”

出乎意料的是,《大护法》粤语配音版本倒是获得了不少称赞,这版由监制林安儿主导完成,与普通话版本有一些不同。比如在台词上,电影中的部分台词根据粤语区语言习惯进行了调整,配音演员也是采用的“面对面”交流式配音,代入感更强一些。

“之前《大圣归来》也做过粤语配音版本,但针对粤语地区专门做推广还是第一次。”易巧透露,在前期做预告片剪辑时,他们其实尝试了东北、成都、上海、广东等各个地区的方言,最后发现与广东地区是最吻合的。在经过5个星期的时间录制后,粤语版本的《大护法》诞生了,录音耗费时长是普通电影的2到3倍。

 豆瓣评分冲到7.9 

 能像《大圣归来》实现口碑逆袭么?

《大圣归来》从无到有“取经”8年,《大鱼海棠》也打磨了长达12年,相比这两部“大”字系列电影,《大护法》显得很幸运:其开发到制作,导演不思凡及背后创作团队好传动画用了不到三年时间。

不过,看过不思凡以前创做的《黑鸟》、《小米的森林》等其他短片动画系列会发现,《大护法》里面出现的许多元素在之前的动画系列里也曾出现过,不思凡也表示《大护法》的故事其实是自己多年的一个积累,“《黑鸟》也好,《小米的森林》也好,其实都是处在同一个世界里的,《大护法》也是在这个世界里刨出来的又一个区域。”

比如《大护法》中给花生人贴上假眼睛、加嘴巴,在《小米的森林》里就出现过一个背着桶客串的角色也是这么处理的。《小米的森林》里有一个配定人,《大护法》的结尾也留下了“配定”两个字。“我做的故事很多都是相互穿接的,希望在不同作品里面留下蛛丝马迹,有一些坑其实已经填掉了。”

也正因为如此,《大护法》也显现了它的不足。对于没看过不思凡以前作品的观众来说,这部电影就显得剧情深奥、衔接不上,甚至有些拖沓,主角大护法在后半场的主线也十分薄弱,结局给人草草收尾之感。


从剧情结尾埋下的许多梗,很多观众也预测到这部电影将会拍成续集系列。《首席娱乐官》在采访时,也从易巧口中得知,不仅《大护法》将要拍成一个系列,之前出品的《大鱼海棠》及纳入麾下的《大圣归来》也将拍成续集系列。

尽管这部电影存在着很多bug,但观众和行业人士依然给出了鼓励和称赞。“华丽”、“诡异”、“逗逼”、“中二”,让《大护法》成为国产动画电影里的一个“另类”。上映首日,早上豆瓣评分还在7.4分左右,到了晚上就冲到了7.9分。

观众说,《大护法》是难得一部拍给成年人的动画,本身就是一种突破很难得。也有观众被电影里构建的暗黑世界观所震撼,“很有现实批判性和讽刺性,简直一出活生生的革命史。”

这让人想到了两年前,《大神归来》在开映前期票房表现也是不如意,后来在凭借着“自来水”口碑效应实现逆袭。去年国庆档的《湄公河行动》、今年上半年的《摔跤吧!爸爸》也是口碑逆袭的经典案例,而《大护法》从点映开始就收获了不错口碑,在正式上映后口碑也呈上升趋势,对《大护法》来说,逆袭仍有无限可能。

导演不思凡却表现的很谦虚冷静,他给自己的这部作品打了“及格”,“这三年的时间其实作者本身都会成长,回头再来看看作品,还是会有遗憾。”

 从2万美金众筹到2000万投资 

 《大护法》6000万票房能够回本 

2015年,光线虽然错过了《大圣归来》,好在“亡羊补牢”签下了导演田晓鹏所在的十月文化。也是在那年,光线旗下的彩条屋影业开始成立。两年来彩条屋投资了包括彼岸天、蓝弧文化、玄机科技、通耀科技等在内的17家公司,其中有12家动画制作公司,包括《大护法》制作团队好传动画。

其实,在2015年好传动画公司已与优酷网、土豆网签署了合作协议,当时《大护法》获得了500万元的投资。等到易巧找到好传动画和不思凡时,《大护法》这部电影已经取名为《大护法之黑花生》,而且处于成片的状态。最后在易巧的坚持下,最终还是由彩条屋拿到了这个电影项目。期间,《大护法》还在国际网站上Kickstarter进行过众筹尝试,最终这部影片众筹到了2万美金。

《大护法》导演不思凡

虽然数目较小,不过易巧表示当时这么做也是出于对市场的一次测试,“我们并不是想筹钱来做这部动画,只是想看一下一部迥异的动画片,大家对它的接受度和喜爱度,算是给自己找信心。”易巧透露了这次众筹的真正目的。

从《大护法》背后的三家出品方来看,光线显然是最大“赌徒”。光线不仅直接投资了这部电影,旗下公司彩条屋影业也是出品方之一,唯一的好传文化,光线也在2016年对其进行了1050万的投资,占股30%。


不过,光线对于好传动画的投资,显然也是缘于对导演不思凡和《大护法》的喜爱。而不思凡导演在采访时也透露,自己也拥有一家“虫左道右”工作室,并成为《大护法》的监制团队,以近年来彩条屋投资的动作来看,未来也有很大可能成为光线彩条屋旗下的工作室之一。

《大护法》主创团队易巧(右一)、不思凡(中)、尚游(左一)与观众分享交流

据易巧透露,《大护法》最终投资其实不到2000万,按照市场上三倍票房即可收回成本来看,《大护法》只要实现6000万票房营收就可回本。而《冈仁波齐》这部文艺片在市场低迷情况下依然坚挺到了现在,票房已逼近1亿,对于口碑处于上升期的《大护法》来说,想要收回成本,未来三天的口碑发酵和逆袭显得尤为重要。

“《大护法》在国内算是中等成本,但从制作水准上已经超过了市面上很多5000万、6000万电影。”最后,易巧表示了对这部作品的信心。

 对话: 

 《大护法》导演不思凡&彩条屋总裁易巧 

首席娱乐官:很多观众说太子的形象,很像徐锦江老师在《仙剑1》里面的形象,您当时设计的时候是什么灵感?

不思凡:我觉得这个形象蛮好玩的,而且可能我们工作室都对徐锦江老师的表演非常感兴趣。灵感是来自于他,其实是有改造的,而且他也看过片子了,他挺喜欢的,发微博还帮我们转发了,算是一种致敬。

首席娱乐官:一般我们说到太子,会想到很风流倜傥那种?

不思凡:我写不出比他更风流的人了,你难道不觉得么?

首席娱乐官:这部电影叫《大护法》,很多人说是沿袭《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系列? 

易巧:这个我觉得有巧合,也有缘分在里面,一开始确实叫《大护法之黑花生》后来觉得这个名字太不友好了,可能很多南方人会崩溃。为了更清晰、有辨识度,就把它简缩成了《大护法》,因为这是整个系列的大名字,第一部的话大名字出来是十分重要的。

正好巧合的,《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都有一个大字,我觉得这可能也预示着很多优秀的导演和优秀的作品都是在同一个时代出来,从电影史上,从艺术史上都可以看到。好的艺术家都是同一批次出来的,所以我觉得是冥冥之中是一种缘分。

首席娱乐官:我们下部动画电影名字会不会也是“大”字系列?

易巧:不会,有一句话叫事不过三,我觉得三代出来这是历史的机缘,如果再出“大”字系列就有点不靠谱了。这三年是最难打的三年,因为以前我们被中国的第一部动画伤害太久了,我觉得这延续的三年,有不一样的类型出来,而且都能够获得中国观众的亲睐的话,那中国的动画可以说打开一条路了。不能说一部电影能打开一条路,但是三部,三年这是可以打开一条路,足够可以让中国的动画有新的认知,觉得真的可以看了,而且不是特例,三年都坚持下来了。

首席娱乐官:在项目开发这一块,按照这样的节奏,是不是每年就出一部动画电影?

易巧 :前四年基本上是一年一部,基本都在暑期档。因为动画的制作周期太长了,我这边有原则我必须要超过三年制作周期。我希望集中精力一年做好一部片子,如果太贪心,觉得市场起来了,觉得观众在每个档期都想看动画片。我们一年推出一部高质量的作品就已经非常吃力了,所以我希望把所有的经历都放在这一部里面去。

但是到2019年、2020年,我觉得那是动画的爆发期,那个时候《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甚至《大护法》已经走入了系列化的周期,而且其他更多的团队有坚持,有才华的团队也已经在前两三年前开始筹备了,所以在2019年到2020年我觉得是一个大的爆发,可能那时候一年会有超过三部的作品上映,而且都是非常高质量的。

首席娱乐官:我们也做电影宣发这一块,跟猫眼有什么不一样吗?这部电影也是猫眼在做发行?

易巧 :本质上没有什么不一样,也是独立的发行公司,只是大家分工不一样,比如说我们更偏重的是制作。中国人往往会有一个大毛病就是贪心。比如说全产业链,一家公司从头到尾全部吃透,整个游戏、制作、周边、宣发都做,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任何一家公司,在目前的状况下都不可能做到全产业链,你也不是一天走成的,人家已经走了一百年了才走到今天这样的全产业链,所以我现在是希望在每一个环节打通,每个团结跟最好的合作伙伴去合作。

我们公司把制片领域抓好,宣传是我们自己做,发行是光线联合猫眼,我们把最好的资源用到《大护法》上面去,因为它不容易做,而动画片在市场上本来就是偏弱势的类型。所以我希望在发行这一块能够给院线和观众足够的信心。

周边是跟光线的光线电商在合作,光线电商的合作模式更多是线上跟淘宝合作。然后我们会出策划,会出方案,更多跟商家合作,会制作版权的授权,这样推广。我希望所有的这一切都导向我们的电影,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电影的品牌能够形成和树立。至于周边的我觉得都是从属的。

 首席娱乐官:《大护法》衍生品这一块还是由猫眼这边来做吗?

 易巧:不是,光线电商,这个独家的权利是在光线电商,猫眼是我们销售平台之一,我们会跟很多的商家合作,出商品,这个商品可能会在淘宝卖也可能在其他的平台上卖。《大护法》现在已经线上出了两波了,后面还会有不同品质的周边产品出来。

《大鱼海棠》之前创造一个记录,销售量超过五千万,这个在国内所有的动画里面是最高的,甚至跟很多国外的影片相比是好很多的。今年,从目前的销售角度看,《大护法》的销售量也非常好,现在商家都在追加产品的种类和数量,预计今年可能暑假《大护法》也会成为最好的一个。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