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拍出《新警察故事》《宝贝计划》,现在却坦言看不懂内地观众

壹娱观察 2017-07-14 10:54 阅读:7802

(点击左上角关注壹娱观察。本文为“壹娱观察”独家首发,有需要开通白名单转载的公号请后台留言联系)


文/陈楠


眼前的陈木胜微笑着回答被问了无数遍的问题:动作片导演陈木胜为什么会180度转弯,选择拍自己并不擅长的“合家欢喜剧片”?

 

                           

由陈木胜执导,古天乐、马丽、刘楚恬、黄星羱等主演的奇幻喜剧电影《喵星人》上映在即,陈木胜携一众主创在各地路演,为新片造势。

 

7月7日,北京烈日高温,陈木胜面对记者第一百零一次耐心地回答:“这个题材是公司boss之一古天乐提出来的,他找到我说想拍一个关于猫的故事,一部合家欢电影。我听到这个故事的大纲后觉得很好玩,因为现在市场上拍给小朋友看的合家欢电影太少了。”

 

这份优雅一方面源自自身涵养,一方面是强烈的表达诉求——希望内地记者和观众能够理解他的选片理由,并接受他通过影片故事传达出的观念。而这种单方面的强烈表达诉求,或多或少来自于陈木胜对内地观影文化的“看不懂”(我不懂你,希望能说服你来懂我)。11个月之前,陈木胜刚刚带着他的武侠野心之作《危城》登陆内地院线,但1.6亿的票房堪称惨淡,精心烹制的“文艺剧情”在年末的颁奖礼上也是颗粒无收。

 


所以,奇幻喜剧《喵星人》是商业片出身的陈木胜对内地观影文化的又一次试探,也是他对自我的又一次试探。“我自己也想尝试一下,看看自己在拍合家欢电影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陈木胜说。

一个想讲故事的动作片导演

 

导演陈木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喵星人》之前,观众眼中的陈木胜是香港知名导演,擅长拍摄动作、警匪等题材,被内地观众熟知的代表作有《危城》《三岔口》《新警察故事》《特警新人类》《我是谁》等,不胜枚举;由其监制、编剧的《宝贝计划》算是仅有的一部喜剧片,但因成龙在戏中一场接一场的武打场面,仍被定义为成龙式的喜剧动作片。

 

早年一连串成名作让陈木胜在观众眼中逐渐成为了类型片(剧情/动作/犯罪)导演,但这个标签并不是他自己主动选择的

 

年轻的时候,我不能在题材方面过多选择,因为我觉得导演一定要有自己的风格,电影才能是一个有风格的电影。然后十几年间我都冲着警匪片这个方向去拍,希望自己能在这个类型里拍到让所有人都认识陈木胜这个人。等我到了某个阶段,已经没有人能怀疑我不能拍警匪片了,我就可以尝试一下拍其他类型的片子。”7月初的北京高温酷热,陈木胜在下榻的酒店里接受了连珠炮时的媒体采访,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是当天下午的第四个采访者,以“片场爆脾气”著称的陈木胜耐心地回答完千篇一律的问题,和记者侃侃而谈起了自己的从业经历和感受。


在事业上升期中,陈木胜几乎和香港当时最炙手可热的演员都有合作,刘德华、郭富城、梁朝伟、刘青云等,和他的代表作一样难以计数。其中对他的事业有里程碑意义的人是成龙。1998年,两人第一次合作的《我是谁》不仅收获当年香港票房第二的成绩,还在第18届香港金像奖提名了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等多个重要奖项。“《我是谁》是成龙一直想拍的故事,对于一个年轻导演来说,能跟成龙合作让我学到很多,上升的空间也很大。”这一年陈木胜37岁,6年之后他将再次和成龙合作,但这一次故事的主讲人已经变成了他自己。

 


对于一个导演来说,拍别人的故事永远没有拍自己的故事积极性大,因为你在讲别人的故事。所以等到了第二次跟成龙合作,就是《新警察故事》的时候,这个电影已经变成了我自己的故事。”陈木胜在被观众和片方逐渐认可的过程中,开始有意识地拿回执导筒,在影片中更多地加入自己的思考。“每一个人拍成龙的电影的时候都把成龙拍成一个英雄,但在《新警察故事》里,成龙变成了一个落难的英雄,一个普通人如何去挣扎,去做一个伟大的事情而已。在他身上你看不到大侠的影子,有的只是一个过分自大的警察。”

 

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阻碍陈木胜表达自我意志的恰恰是助他成名的动作片。“就算是《新警察故事》,我想讲的故事到最后也没有讲的太完美,因为动作片已经有固定的叙事结构,而我作为导演必须要兼顾这些结构。比如故事说到这里,我们又要开打了,观众也已经对动作片讲故事的节奏烂熟于心。所以对于一个想讲故事的导演来讲,去拍动作片和警匪片其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因为它会把你拉走的,把你想讲故事的节奏拉得很远。然后观众就只会关注这个动作场面够不够大,爆破够不够强,导致把导演想讲故事的心态会削减很多。现在拍动作片的导演很多,年轻的也好老的也好,懂得拍动作片的人很多,但是懂讲故事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当一个动作片导演开始努力讲故事,我们将看到什么?

 

2016年8月,陈木胜推出动作武侠片《危城》,在同样连珠炮的媒体采访中,陈木胜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一个话题:将武戏交给洪金宝,自己全力扑在文戏上,在武打戏中注入人文精神,试图讲述一个大侠成长的过程,同时向观众输送对侠义和勇气的思考。片中主要人物的人设都具有矛盾复杂性和以古喻今的代入感,主角马锋的角度即是陈木胜希望传递的故事内核:审视人生、正义、梦想和价值观。这让《危城》在一众打打杀杀的粗犷老派武打片中显得非常“文艺”。

 

“想这个剧本的时候确实想做一个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因为拍电影那么多年,很多想法其实在过去动作片那么窄的空间里面没办法充分表达,也想多讲一些人性、多一些感情、多一些情绪,让观众除了看动作以外能够得到更多文戏上的认同,这是我给自己的目标。”陈木胜在宣传《危城》时说, “对一个导演而言,最重要应该还是保持在创作上,虽然现在后期宣传要配合的东西比以前多得多,但困扰我最多的应该还是题材。”

 

日本作家横山秀夫在他的小说《半落》中通过细腻的故事塑造出了一群50岁左右的男性社会群像,他们都处于人生的“转弯慢行”通道,既有对过去数十年人生奋斗的回顾和感慨,又有对未来人生的思考和定义。如果按照书中“人生五十年”这种一笔入魂式的高度概括来看待陈木胜50岁前后所做出的选择,那么他无疑是在“弯道变线”

 


遗憾的是,《危城》从市场角度来看是陈木胜的“变线失败”之作,但在这之后陈木胜马上又推出了新的尝试——奇幻喜剧《喵星人》。“我自己就对自己说,如果你想做一个好的导演,你想进步的话,应该要在讲故事上下很多功夫其实我个人对很多题材都有兴趣,我甚至有想过自己的年龄再大一点的时候,我一点动作片都不拍了,就专门拍一些温情的爱情、亲情类的故事,让所有观众都看哭的那种电影。”陈木胜告诉记者。

 

其实在《喵星人》之前,陈木胜早在2014年就监制了一部香港温情电影《可爱的你》。影片讲述一所私立学校校长放弃优越的生活,毅然应聘一所面临关闭的幼儿园,倾注心血最终帮助五个孩子及其家庭走出困境的故事。影片是小制作催泪片,并没有做很多的宣传,观众对影片的评价也是褒贬各半。

 

 

我现在在讲故事上还在学习阶段,还没有成熟。”即使转向温情路线,陈木胜依然是冷静的自省者:“现在不是观众对陈木胜的期待还有多少,而是对陈木胜的宽容度还有多少。

 

忐忑的“犀犀利之父”

 

“你们的观影感受如何?喜欢这个故事吗?喜欢里面的肥猫犀犀利吗?”这是陈木胜一遇到看过电影的人就会忐忑问出的问题。

 

《喵星人》是陈木胜“弯道变线”的重要作品,为了这一次“变线”成功,他至少为影片做了三重保障

 

第一重保障:在暑期档推出适合儿童观看的合家欢电影

 

“我跟古天乐都觉得,我们要拍一个给小朋友看的电影,就算是在市场上有挑战,我们也要去尝试。 你看现在很多合家欢电影,投资几千万,请几个喜剧演员来演一下,嘻嘻哈哈就过去了,但真的没有什么合家欢电影是给小朋友来看的。所以这个电影完全是服务小朋友的,里面有很多教育意义。可能其他投资商听到以后会觉得这个有风险,但古天乐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坚持要为小朋友拍电影。然后我就想,如果古天乐都在做这个事,为什么我不能做呢?

 

写剧本的时候我们是用小孩的角度来想的,剧本也是一点点推出来的。从故事的创作,角色的制作,我和古仔都是一条心思,希望拍摄一部让大家开心的喜剧。所以无论我怎么设计鬼马的情节,什么搞笑的造型,古仔都会去做,特别尽情地去发挥他的喜剧天赋。我俩都是带着一个童心去拍这部电影的。”

 

第二重保障:重金砸特效

 

“犀犀利这只肥猫,我们在它身上花了大价钱,光特效成本就超过五千万,有1000多个特效镜头。它的表情、毛发、场景都是三家公司完成,有些毛发部分甚至要拿到外国去做。”

 

第三重保障:古天乐+马丽“南北喜剧”阵容

 

“马丽是内地很有名的喜剧演员,古仔也演过不少喜剧角色,两个都是喜剧高手,两个不同背景和文化的演员撞到一起,创造了很多意料之外的笑点。在现场两人就像老朋友,拍的非常开心,完全没有第一次合作的那种尴尬,拍了以后还想在这样继续拍下去。”

 


但即便多重保险加身,陈木胜依然是忐忑的,像极了等待大考分数的学生,不安的源头之一就是对大陆观影人群的“看不懂”。“现在看电影的文化一直在改变,内地看电影的文化我也还在摸索,还看不懂,真的看不懂。”2016年在宣传《危城》时陈木胜曾反问记者,“有些人说现在看电影就是不要用脑,就两个小时放松哈哈哈过瘾就好了,我也在想,真的吗?真的所有人都想这样吗?

 

这种“看不懂”一直延续到《喵星人》,记者在和陈木胜对谈的半个小时中,他再次提到了自己对大陆观影文化的不理解:“现在看电影的文化已经改变了太多。以前我们看电影,如果电影超过两个半小时,我们可能仍然去揣摩导演想要表达什么。比如电影某一个镜头很长,某一段节奏特别慢,观众可能会去思考为什么要这么拍,有什么含义。现在的观众已经不会给你这么多宽容度,特别是对国产电影,相同的情节发生在好莱坞电影里,观众可能会买账,但如果到了国产电影观众就会开骂我也搞不懂这里面的原因,可能他们觉得我们的观影时间就不应该有别人那么长。”

 

陈木胜是天生的少白头,现在50多岁已经是满头银霜,但他仍然保持着考生心态。正式采访结束后,他得知壹娱观察记者已经在电影院里看完了《喵星人》点映场,特意追到记者身边,想问又担心结果,最终忐忑地问道:“大陆观众对剧情会不会有看不懂的地方?你们会喜欢这部电影吗?”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请联系:壹娱观察

壹娱观察,想做中国电影产业和泛娱乐产业的望远镜和声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780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