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读懂”数据就“读懂”智能时代

郑凯Kay 2017-07-13 22:50 阅读:27

文/郑凯

《未来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说,“中国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够让科学家变成摇滚明星的地方,这样一个舞台这样一个场景,我是一个科学家不是摇滚明星。”

可是,我却认为,在这样的一个互联网的时代,明星的内涵其实已经发生了改变。在XWorld这样崇尚数据力量的舞台上,百分点集团董事长兼CEO苏萌就是当之无愧的“明星”,能够让数据展现力量的“明星”。

也许赫拉利说的没错,“人工智能不仅仅是21世纪最重要的科学进化,也不仅仅是我们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科学进化,甚至是整个生命创始以来最重要的变化。”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在20世纪深蓝就击败过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在20世纪电影里的情节已经告诉我们人工智能会创造很多变化。早在1956年,人工智能的概念就已经被定义,而早在1996年机器学习的技术就已经被当作驱动人工智能的关键。

那么,为什么直到21世纪,我们似乎才意识到这一点?

因为,今天大数据的成就,缩短了人工智能走向现实的路径。大数据和算法的快速发展,驱动了人工智能成为时代的印记,数据“明星”的产生,让将人工智能的时代推向了高潮。

人工智能是人类通过数据在改变自己

无论我们对人工智能抱以何种的态度,它都来了,就像赫拉利说的那样,在未来人工智能会替代人类继续对宇宙深处的探索。

而最打动我的是赫拉利讲到的两个非常切实的例子,这些围绕在我们身边发生的故事,更能鲜活的呈现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

首先是读书,赫拉利说,“人类在阅读一本书,你在读的那本书的同时,它也在读你。当你在读书的时候,你的智能电话,你的智能平板,也在读你,跟踪你,监测你,搜集你的数据,这个设备可以了解到哪一页你会很快的翻过去,哪一页你是慢慢读的。”

这说明什么?人工智能环境下的阅读从单向的知识获取,变成了人机互动,我们所有的习惯以数据的形式传递给了机器,最终是我们通过数据,改变了我们自己。

另外一个例子,在人工智能领域被认为将产生最大的落地成就:医疗。如赫拉利所说,“人工智能在疾病诊断方面能够做得更好,提出治疗方案比平均水平的医生更好。因为,对于一个医生来说他拥有的数据是有限的,但是对于人工智能来说这都是无可限量的,可以收集信息分析信息,熟知全世界所有疾病。”

有没有发现?人类医生和人工智能之间,最根本的区别之一在于:数据量的大小。所以,我们再次通过数据的积累,战胜了我们自己,也颠覆了我们自己。

通过这些例子,我们不难发现人工智能时代的基础,就是大数据。最近有一些观点认为,人工智能的火热,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大数据的魅力,这其实是个误区,数据会产生很多魔力,而且中结出最美的果实就是人工智能。

数据权力背后的泛中心化理念

作为一家聚焦于大数据的企业掌门人,苏萌会怎么判断人工智能与大数据之间的关系呢?

“人工智能的核心还是大数据,没有了数据我们做不了任何人工智能,我的观点是人工智能其实是大数据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苏萌说。他更在演讲中指出,“数据已经变成新的商业时代中最主要的生产要素,自从互联网发展,我们已经变成了数据信息的新篇章。”

例如,不久前顺丰和菜鸟网络的那场著名的纠纷,本质上就是一场数据主导权的争夺战。过去,我们衡量一个企业的竞争力,通常以研发和技术积累为标准,而在未来数据量和数据源可能会成为新的商业规则,我愿意称之为数据权力。

客观的说,今天我们重新所定义的巨头,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表现出明显的数据权力特征。比如美国的google、facebook、亚马逊以及中国的阿里、腾讯和百度。他们之所以成为互联网时代的巨头,最大的原因在于他们掌握了数据源,并围绕这些数据构建了难以逾越的竞争力。

正如苏萌认知的那样,“在数据时代超级大公司在朝着垄断方面发展,接下来必然会形成中心化的商业”,苏萌也告诉我他的担忧,”以前,企业的兴衰更迭有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新技术代替旧技术,而在大数据+人工智能推动的智能时代,一旦某些核心的数据巨头形成了一定的对数据和核心技术的垄断,当数据被垄断在巨头手里,他的技术会越来越好,这个时候他造成的中心化是不可逆的。”

是的,数据经济时代极易形成不可逆转的中心化,如果做不到中心动态化,就会造成一定的危险。所以,苏萌提出了一个全新的理念:泛中心化。“泛中心化不意味着没有中心,而是通过不断的博弈来实现动态均衡的中间过程,中心化意味着控制,而泛中心化意味着独立,很显然泛中心化的商业形态具有更强的自我迭代和自我修正的能力。”苏萌说。

由泛中心化思路出发,从百分点服务几千家企业的经验中,苏萌总结出未来商业组织的三大生存之道:独立,融合以及智能。其中,独立指的是数据主导权以及在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下企业能够进行长尾的创新;融合,指的是生产要素的连接,生产方式的协作,以及业务边界的淡化;而智能的核心在于决策智能和运维智能。

我是这么理解这三大要素的,首先独立意味着掌握一定的数据主权,但又可以让数据流动交叉产生价值。其次融合意味着跨界,企业通过数据的交融,不一定局限于过往的业务范畴。最后是智能,这是对独立和融合两点的技术保证。所以,这三点生存之道,实则指出了拥有数据主导权的企业,通过数据的开放和共通,联接上下游,创造新商业模式的过程。

苏萌的这套理论,显然既有高屋建瓴的思想特征,也有实际落地的思考。

“学院派”企业的数据情怀

苏萌个人带给我们感受,其实和百分点的企业发展有异曲同工的意味。这家从一开始就被打上“学院派”标签的创业公司,聚集了全球各大名校的博士,研发团队也是以高学历著称。学院派的作风,带来给百分点很多的理论思考,这让百分点在业务发展的过程中,为大数据产业做出了很多不一样的贡献。

前文所述的泛中心化理论就是典型的代表,包括去年百分点还推出了“数据决策力”的概念。不得不说,大数据发展的历程中,技术和产品的迭代我们好不陌生,而对大数据和企业结合之后,输出理论依据的,真的独此一家。

我认为,这是一家“学院派”企业的数据情怀。在商业时代,不乏能征善战的商业奇才,也有很多领袖绝伦的技术英才,但只有形成了理论和方法论,具有独创性,并能够沿着这一路径持续增长,并能够成为行业的标准的企业才是真英雄。

百分点集团COO刘钰说,“百分点是一家非常独特的公司,我们过去四年每年实现业绩300%的成长,在这么忙的状态下,我们还是经常进行理论化的提炼。虽然我们今天只是一家并不算大的企业,但我们时常探讨商业的未来和人类社会的未来”。

不难发现,这是一种使命感,每一家有伟大的梦想的公司,都有自己的坚持,也必然需要使命感,才有机会走向伟大。客观的说,百分点今天所作所为,是符合了这一特征的。

那么,回到百分点发展的未来,苏萌认为,“商业化在驱动着我们朝不同的技术方向走,百分点在朝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结合这条路走,目前看无论是制造、媒体还是金融、公共事务,都在朝着大数据+人工智能方向发展。”林肯说,“最好的预测未来的方式就是去创造它”。苏萌和他的百分点,看来也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