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下半场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吗?

熊出墨请注意 2017-07-13 21:27 阅读:105
摘要:短视频和直播领域的华山论剑比武大会,刚刚决出了新一届的武林盟主。若干年后,当行业内人士回忆起这个颇具分水岭意义的时间段之后会发现,这两大行业的竞争格局,自此已经掀开了新的一页。7月12日,移动互联网行

短视频和直播领域的华山论剑比武大会,刚刚决出了新一届的武林盟主。若干年后,当行业内人士回忆起这个颇具分水岭意义的时间段之后会发现,这两大行业的竞争格局,自此已经掀开了新的一页。

7月12日,移动互联网行业知名数据分析机构QuestMobile发布的《移动互联网2017夏季报告》中显示,一下科技旗下的短视频品牌秒拍和直播平台一直播,分别霸占了两大领域的排行榜首位置,成为该公司抢占风口赛道的双杀利器。

文/熊出墨请注意

下半场的红利收割者

报告中按照全网流量生态下的全部用户价值对APP进行了排名,客观地反映了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发展状况。一下科技旗下产品“一直播”以5970万月度用户规模登顶直播榜榜首,而秒拍则以2.89亿的月度用户规模排名短视频行业第一。

不仅如此,QuestMobile报告数据中显示,2017年6月一直播的5970万月度用户规模竟然领先了第二名YY近4000万。凭借这样的用户规模,一直播在APP TOP 1000实力榜上跻身5000万级俱乐部,并且在直播类独立APP中排名第一。与此同时,73.1%的中高消费水平用户占比也为其变现和商业价值的持续性挖掘打下了异常坚实的基础,这也成为风投机构趋之若鹜的原因。

一直播为什么会突然有如此大的井喷式爆发,直播市场不是很多公司都在烧钱贴补甚至亏损吗?来自业内的线报正视,公开信息显示,一线知名直播平台斗鱼去年巨亏了7亿,超过了此前对投资人承诺的预期最高亏损线一倍以上,而这家公司也曾经是估值上百亿的当之无愧的独角兽企业。之后,映客又被宣亚收购,直播领域的高门槛、高投入、高风险特性已经显露无疑,为什么在整体增长放缓的行业背景下,一下科技旗下的两大品牌还能有逆转崛起的表现?

拼流量、拼补贴的秀场模式,在直播行业来说屡见不鲜,几乎是判断一个互联网项目的决定性标准。映客、花椒们都对此乐此不疲,并且也充分享受到了第一波直播行业的红利,而YY和陌陌做的是娱乐直播,斗鱼、虎牙等平台做的是游戏直播,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娱乐用户的付费习惯比游戏用户要强得多。但即便是娱乐用户,哪家平台的粘性更大,更加具有生态链和圈层特征,也是泾渭分明的态势。

2017年上半年,直播行业独立APP的用户规模呈现出持续下滑的趋势,同短视频行业类似,很多超级APP如淘宝、优酷、陌陌、今日头条等也新增了直播功能或者独立出直播产品来拓展和吸纳直播类的用户,这也变相加剧了直播赛道的市场竞争。(关于直播下半场的模式变化,熊出墨请注意在此前也有一篇推文详解,点右侧直达。《直播下半场格局突变  谁在收割市场?》)

但实际上,一入直播深似海,从此盈利是路人。直播行业的极高门槛让很多后来者吃尽了苦头。经过了一年多爆发式增长之后,诸如光圈直播、趣直播等小平台开始溃不成军,用户规模大幅度减少,陆续退出这一行业,虽然以一直播、映客、花椒为代表的一线阵营变化并不大,但二线阵营中熊猫等尽管也不断融资助阵,依然很难有再次超越的机会。

弯道超车之谜?



在直播平台中,主播们往往能通过代言产品、植入广告等形式来促进商家产品的销售,很多网红自己还开有网店,希望短期内将自己的影响力在粉丝中进行直接变现,这成为目前各大直播平台中的主播们除了从平台分成和粉丝的打赏外,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不过,这种被称为网红主播秀场模式在兴起了1年多时间之后,弊端也很快显现出来。首先,直播行业对主播的专业化程度要求越来越高,直播平台变多以后,网红遍地都是以后,不再是光凭外表就可以获得粉丝持续追捧了,而是对自身素质和专业领域的要求更高,比如美妆等领域诞生的一批教主级网红主播,大多数与其原本的专业能力基础有很大关联。用户停留在你的直播间里不走甚至愿意花钱给你,是因为能够获取某些方面的满足或者提升。

其次,网红主播并不隶属于某一平台,往往可以同时在多家平台开直播间,这就造成了平台的粘性不足,粉丝的忠诚度也不高,很多产品能够持续变现的能力不足,直播节目变成了“一次性”新鲜消费的行为。

在今年初,今日头条推出火山直播之后,一度大肆从映客、花椒等平台挖角当红女主播,曾经引起了业界的一阵骚动。而由于直播节目尺度偏大,管理粗放,砸钱凶猛,今日头条的流量导入也非常到位,这都让火山直播一度呈现出“喷发”式蹿红速度。而随着主管部门对内容审查的加强,火山直播开始在短暂的爆红之后迅速呈现出下滑的颓势。

而曾经持续排名第一的映客也面临着同样的尴尬局面。根据易观千帆的监测数据能够看到,从2017年1月开始,包括映客、YY Live、花椒直播等在内多家排名靠前的直播平台,月活用户数量均出现了明显下滑,一个月期间就减少了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其中,映客的下滑幅度最大,月活跃用户从1686.28降到1386.28,径直减少300万月活。

QuestMobile报告数据也显示了同样的问题:6月份映客被收购之后,下滑趋势已经开始显现,不但被YY超越丧失了第二把交椅,还在用户渗透率方面也被一直播完胜。曾经的多项第一数据排名已经成为昨日黄花。

在今年4月份,易观发布的一季度直播报告中, 一直播就开始以26.7%的移动全网渗透率排名榜首,这也是继易观《中国移动直播行业年度综合分析2017》报告后,一直播再度蝉联移动全网用户率第一名。在经历了2016年的行业洗牌后,直播行业第一阵营格局已定,一直播持续扩大领先优势,坐稳行业头把交椅。

为什么一下科技这样一家成立没几年的公司,交出的数据报告却如此让投资人振奋?

从Facebook live、Snapchat等国外优秀移动直播平台的发展能看出,基于成熟社交网络的移动直播发展的最快,用户粘性也最好。而国内的一直播在这方面做得已经比较领先,它很早就与微博形成国内最大的移动视频社交生态联合体,微博特有的社交媒体属性在快速转发扩散中完成红人视频内容的二次传播,传播内容引发新的社交内容产生。从这个角度来看,一直播和微博联手打造的网红经济不再是一个APP的孤岛,而是完成了从内容即时生产、即时消费、即时传播到内容再生产再消费的闭环。

一直播负责人雷涛认为,未来直播会成为所有平台的标配,不管是报纸、电台、应用,都会提供直播内容。直播未来最大的前景在于和所有垂直领域的结合。在他看来,如今要想成为直播大平台,有两个必要条件必须满足:第一是大的流量能够解决,第二是必须自带社交关系。从技术上来看,一直播SDK内嵌微博实现100%数据互通和排他性合作,这是所有直播平台梦寐以求的“移动直播+移动社交”模式。

未来的N种可能?



那么直播平台既然已经格局确定,接下来的走势又会是怎样?

“我个人觉得,只做直播去年8月份已经见顶了。2017年是把直播工具运用于各行各业的开始,也就是做直播+,用于教育、医疗、娱乐等各个行业,用直播去完善其他行业的业务和服务。”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说。

而在旗下拥有多家短视频、直播平台的天鸽互动公司CEO傅政军看来,直播行业开始整合与兼并应该是大势所趋,中小平台现在难自己独立实现IPO,趋势就是合并。与出行领域类似的是,直播、短视频行业其实都是巨头混战,但最终市场只能容下2-3家盈利品牌,那么到底是滴滴这样的巨无霸吃掉后面的几个追赶者,还是其他几个追赶着自己合并抱团来对抗领军企业呢?目前业内争论不一。

随着映客被宣亚收购,实现借壳上市之后,其他几家平台的独立IPO之争就开始浮出水面。一直播、花椒等到底谁能抢跑到前面,也是大家关注的热门话题第一。

实际上,一下科技旗下的重武器还不止一直播这一门火炮,秒拍、小咖秀等个个拉出来都是独门武器,秒拍在短视频领域秒杀快手成为现实,也让这一领域出现了更多的窘境。快手曾经先后引进了百度和腾讯两大巨头的投资,但却没有获得两大巨头的更多资源支持,对于快手这样需要规模化成长的创业品牌来说,最缺的绝对不仅仅是钱,而百度和腾讯能做的,又恰恰只能是钱。这也是在短视频领域曾经风光无限一年时间后,快手突然被秒拍弯道超车的原因。

同样是借助于社交领域的渗透,秒拍确立江湖地位的方式如出一辙。据艾瑞发布的《2017网红生态白皮书》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网红在微博的粉丝总量达到4.7亿,比去年同期增长20.6%。2016年10月到2017年5月,微博上美食和游戏领域直播的日均观看人数增幅超过300%,时尚、美妆领域直播的日均观看人数增幅也超过100%。而秒拍借助排他性优势,通过微博这个流量入口以及一下科技擅长的明星策略迅速树立了行业壁垒,将其他对手远远甩在身后。

据悉,目前一直播和秒拍的明星用户已超过3000位,并有10000名网红主播和垂直大V保持着超高的日常活跃度。在众多平台抢占IP风口的当下,一下科技的社交基因和明星资源则彰显的愈发明显。

未来到底是秒拍和一直播被BAT巨头收至麾下,还是不断扩大生态资源,继续做垂直风口领域的霸主,目前尚难以判断,但一下科技的霸占赛道入口举动,江湖地位已经无法动摇。

文/熊出墨请注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0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