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阳光等影视公司扎堆IPO,50%或将被否,影视板块寒冬季才刚刚开始

首席娱乐官 2017-07-13 14:37 阅读:5

文娱产业的爆发式增长和业内的“资本狂躁症”共同催动了影视公司入主资本市场的潮流。六月份,开心麻花、新丽传媒、和力辰光三家影视公司加入了排号IPO的队伍中,排队情况如下:

另外,博纳影业曾对外发布公告称处于IPO辅导期,正午阳光也正式启动IPO计划。对于这些影视公司IPO结果的预测,《首席娱乐官》采访了知名文化科技投资人曹海涛,他表示:“我对影视公司IPO持一个中性的看法,成功率在50%。”也就是说,至少一半的影视公司IPO会被否决,因为这个影视寒冬季才刚刚开始。

新丽传媒、开心麻花、和力辰光申请IPO

但IPO是不是影视公司资本化的最佳路径?

此前,《首席娱乐官》曾在《<如懿传>周迅、霍建华片酬共1亿,新丽传媒“哭穷”再战IPO》一文中详解了其三次IPO之路,以及新丽传媒这几年公司内部发生的变化。在新丽传媒向证监会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还向我们指出了一些行业风向标。

除最受瞩目的演员片酬被公布外,新丽传媒的各位股东也被曝光,陈凯歌、黄怡(海清本名)、李光洁、张小童(张嘉译本名)、宋佳、苏芒等人赫然在列,还有著名电视剧导演沈严、姚晓峰也有参股。更有王长田以光线传媒的名义加盟,成为新丽传媒第二大股东,战友27.64%的股份,马化腾也以世纪凯旋参股。

虽然新丽传媒付给演员的片酬不及传闻中高到离谱,也有星光熠熠的股东阵容,但电视剧制作的成本逐年上升,毛利却越来越低,侧面说明了电视剧利润空间确实在缩小。

反观近两年凭借《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在影视行业内风头正盛的开心麻花,股东榜中并未发现功勋演员沈腾、马丽的身影,反而是《夏洛特烦恼》的导演闫非、彭安宇(彭大魔本名)以签约艺人的身份各占4.84%的股份。

闫非和彭安宇均为开心麻花签约导演、编剧,开心麻花对于这二人的重视要归结于开心麻花在2015年的业务方向转型,从以演出及衍生为主转向影视及衍生为主,源于《夏洛特烦恼》让开心麻花在影视行业一炮打响,最终收获14.41亿票房。2016年,开心麻花再次尝试话剧改编电影,然而《驴得水》的票房止步1.73亿,导致2016年度的其在影视行业的收益仅为话剧演出的十分之一。

开心麻花2016年度净利润下滑四成或成为其IPO之路的最大阻力,不过,开心麻花在话剧演出上的收益呈递增趋势,倘若将重心重新放在演出及衍生业务上,增加盈利不成问题。

但是,开心麻花当前依然在保证话剧的稳定收入的前提上,重点发展电影,并且在2016年度交付天津水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2000万元用于电影制作,要知道开心麻花整个2016年度在影视及衍生业务的收益也不过2857万元。

据了解,天津水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沈腾,沈腾作为开心麻花的功勋演员,不仅在导演、演出多部话剧,还是一手将开心麻花送上大荧幕的人。而天津水月文化传媒则由开心麻花参股,目前未有作品产出,但去年已亏损28.72万元。可以说,开心麻花的漫漫电影路还需继续摸索。

最近,《冈仁波齐》很火,用1500万的成本换回超过8000万的票房,在豆瓣也拿到了7.8的高分,今天中午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陈友军发朋友圈表示对《冈仁波齐》的欣赏。

在已披露的主要客户情况中,2014年度和2015年度和力辰光的最大客户均为乐视,占公司全部营业收入的74.70%和64.22%。当乐视深陷欠款危机、贾跃亭宣布未来重心将全面转向乐视汽车时,和力辰光急需寻找视频网站的下一个合作伙伴,谋求未来出路。

值得注意的是,和力辰光一直以来饱受争议的是过度依赖郭敬明的文学作品与年轻粉丝。早在《小时代》系列上映前,郭敬明就已经获得和力辰光5%的股份,并以签约的形式预定未来9部影视作品的合作。因此,和力辰光和郭敬明早已牢牢绑定在一起,“郭敬明IP+偶像演员”是它一大发展方向。

小官还发现,廖凡也与和力辰光签订每年至少一部影视剧的合约,并享有优先投资权。加之和力辰光具备《北平无战事》这样的制作能力,又有《归来》、《冈仁波齐》这样的情怀,和力辰光今后在创作上不缺乏制作精品的潜力。

另外,和力辰光开始试水风险监理业务,旗下控股子公司和力监理承接单个影视剧项目并为其进行风险管理,通过专业的判断进行该影视剧项目影视保险业务的排风,将在主控作品《心理罪》、《雪地惊魂》、《最佳女配》等项目中启用。

新丽传媒大佬集结,利润空间却每况愈下;开心麻花转战电影,第二部就在市场上遇挫;和力辰光在流量与精品间摇摆不定。这三家影视公司虽然各有难处,但仍是支撑行业发展的重要一员,它们处境是众多计划IPO的影视公司的一个写照。

我们不妨从源头考察其一心只向IPO的缘由,通过曹海涛的观察,他发现所有的影视公司上市都有两个最主要的原因:第一,影视公司是资本运营型的,它太需要钱来持续运作与发展;第二,股东完成投资后要求退出,只能通过上市或者并购的方式来完成。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股东极力促进IPO,渴望以此套现,拿回自己的盈利;影视公司希望增大估值,拿到融资拍更多的影视作品。但通过IPO来资本化到底是不是影视公司的最佳路径呢?从纳斯达克退市的博纳,以及正在启动IPO计划的正午阳光或许能给出说明。

影视寒冬季才刚刚开始

99%的影视公司上市都是被“两个人”逼的

纵观中国证券市场,并购往往是上市公司股价快速上涨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谁能在上市公司重大并购消息之前,买到该公司股票,通常就会有预想不到的收益。然而,从去年五月份开始跨界并购冲突趋严,IPO对影视行业并未完全放开,直到去年年末跨界并购被叫停,影视资本市场迎来了真正的冬天。

跨界并购中一些固有的利益冲突比较严重,弄不好就会变成稍瞬即逝的狂欢。当跨界并购被叫停,投资人找不到退出渠道后,往往选择对影视公司避而远之,而依靠大量资金维持运作的影视公司则会越来越做。

即使处于寒冬季,影视公司上市的热情依然难以消减,侯鸿亮就曾在采访中透露:“如果山影当时不是说要上市,我可能也不会离开。”上市就意味着更加市场化,但在体制内做不了真正的市场化,而正午阳光确实给了一批影视创作者更好的市场化空间。

《欢乐颂2》花式植入品牌广告超过50家,将正午阳光的市场化目标推向了极致。与此同时,正午阳光正式启动IPO计划,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

正午阳光成立于2011年,凭借《琅琊榜》在2015年一战成名,形成了以制片人侯鸿亮,导演孔笙、李雪、张开宙,演员王凯、靳东等人为核心的制作团队,稳定、高质量是其团队的重要品质。正午阳光在这个时机选择上市,也逃不过对于制作资金的需求,它自身的资金可以支持拍一两部,但拍更多的作品就要需要从外部获得资金。投资人完成投资之后要求退出,公司必然要上市。

“99%的企业上市都是被两个人逼的。”曹海涛总结了影视公司IPO的动因。其一投资人在投资完成后要求退出;其二是竞争对手,影视公司需要不断融资才能邀请演员、购买IP,从而打败竞争对手。

无论IPO是否可以成功,曹海涛都建议影视公司应注意以下两点:

1.提高资本的财务使用和管理能力。

大部分影视公司的管理者对资本的意识稍弱,没有驾驭大资本的能力,导致很多影视公司对财务的管理能力不强。乐视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它在战略上的错误就是对资金的驾驭和资本的财务使用管理能力不强。因此,影视公司应提高对资本的财务使用和管理能力,包括资本的使用、归还、预期、投资规模等方面。

2.影视公司应做稳而不是做大。

最近市场上至少一半的影视公司都处于停滞不前的阶段,太多的影视公司希望做大,以拍大剧的方式来打败竞争对手,但拍大剧的风险也显而易见,大剧涉及的产业链广,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偏差,都会导致资金链断裂,甚至整个公司难以翻身。

目前,影视公司都要面对外部资金引进的困难、内部竞争对手的挑战,IPO成为资本化道路上不可或缺的一环。但IPO之后的发展如何呢?投资人撤出,市值下跌,竞争力降低,中小手中握着的是一把黄金还是一地鸡毛还有谁关心呢?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
0